<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南北史演義》

    年代:清

    作者:蔡東藩

    《南北史演義》為民國蔡東潘在“演義救國”思想指導下創作的系列長篇歷史小說之一,敘述了南北朝一百七十年間由分裂到對峙統一的史實,觀點平實,內容豐富,論述有法,用語雅潔,自評自注,理趣兼備,洵為通俗史著的經典。 漢晉以降,外族漸次來華,雜居內地。嗣是五胡十六國,迭為興替。后來弱肉強食,彼吞此并,輾轉推遷,又把十六國土字,渾合為一大國叫作北魏。后來北魏又起內訌東分西裂,無暇顧及江南.所以江南尚得保全。及東魏改為北齊,西魏改為北周。西土又分作為三分,周最強,齊為次,江南最弱。鼎峙了好幾年,齊為周并,江南但保留十分之二險些兒要盡屬北周了。就中出了一個大丞相楊堅篡了周室,復并江南;既受周禪又滅陳氏,居然統一中原,合并南北。

    推薦詩詞

    涼州詞(唐·張籍)

    邊城暮雨雁飛低,蘆筍初生漸欲齊。
    無數鈴聲遙過磧,應馱白練到安西。

    賓至(唐·杜甫)

    幽棲地僻經過少,老病人扶再拜難。
    豈有文章驚海內,漫勞車馬駐江干。
    竟日淹留佳客坐,百年粗糲腐儒餐。
    不嫌野外無供給,乘興還來看藥欄。

    駱谷晚望(唐·韓琮)

    秦川如畫謂如絲,去國還家一望時。
    公子王孫莫來好,嶺花多是斷腸枝。

    過吳江有感(清·吳偉業)

    落日松陵道,堤長欲抱城。
    塔盤湖勢動,橋引月痕生。
    市靜人逃賦,江寬客避兵。
    廿年交舊散,把酒嘆浮名。

    宿天臺桐柏觀①(唐·孟浩然)

    海行信風帆,夕宿逗云島。
    緬尋滄洲趣,近愛赤城好。②
    捫蘿亦踐苔,輟棹恣探討。
    息陰憩桐柏,采秀弄芝草。
    鶴唳清露垂,雞鳴信潮早。
    愿言解纓絡,從此去煩惱。③
    高步陵四明,玄蹤得二老。④
    紛吾遠游意,樂彼長生道。
    日夕望三山,云濤空浩浩。⑤

    野望(唐·杜甫)

    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萬里橋。
    海內風塵諸弟隔,天涯涕淚一身遙。
    惟將遲暮供多病,未有涓埃答圣朝。
    跨馬出郊時極目,不堪人事日蕭條。

    送李侍御赴安西(唐·高適)

    行子對飛蓬,金鞭指鐵驄。功名萬里外,心事一杯中。
    虜障燕支北,秦城太白東。離魂莫惆悵,看取寶刀雄。

    晉冀紀行(十四首)(明·徐賁)

    荊山揭高厓,涂山聳橫堮。
    長淮出兩間,中斷見斧鑿。
    洪流受束縛,浪起石斗角。
    誰能為此功,在昔大禹作。
    至今遺廟存,香火乃寂寞。
    我來問邑人,往事竟緬邈。
    于時春正深,草木尚荒落。
    登臨欲開豁,睹茲反不樂。
    更傷卞和泣,三獻空抱璞。
    ──右荊山。
    舟行夜達曙,路入硤石口。
    平山帶孤城,一塔起高阜。
    問知古壽春,地經百戰后。
    群孽當倡亂,受禍此為首。
    彼時土產民,十無一二有。
    田野滿蒿萊,無復識畎畝。
    去程不可稽,欲望敢遲久。
    ──右壽州。
    秋日何凄其,嚴風變陽卉。
    嘉節葉重干,時菊芬且蘼。
    臨高一眺望,俯見城郭里。
    三關為襟帶,雙溪流彌彌。
    浮云起天末,鳴鴻在中沚。
    雖非吾故土,但悅山川美。
    獨游意尚適,況茲值多士。
    珍肴出豐廚,吳萸泛芳醴。
    人生雖長壽,良時亦有幾。
    對此不為歡,憂思何由弭。
    鑒此登山悲,飄飖然已矣。
    ──右河口山登高。
    昔聞陽臺名,今上陽臺路。
    我因興古懷,驅車暫停駐。
    余基尚突兀,云雨自朝暮。
    哀猿失故聲,野色剩孤樹。
    當時襄王夢,曾與神女遇。
    幽冥事莫測,萬載誰能悟。
    平原亙千里,巫山渺何處。
    凄涼宋公子,深情見遺賦。
    ──右陽臺。
    客程不論遠,所愁在陰晦。
    惡風滿川來,雨勢晚逾倍。
    船爭急流上,寸進還尺退。
    枯葭夾崩沙,路轉百數匯。
    颯颯孤篷外,瑯瑯萬珠碎。
    篙師左右呼,坐客默與對。
    去心雖云迫,前途苦茫昧。
    德星無復睹,洗耳亦何在?有懷仰高風,令人發深慨。
    ──右潁川。
    前登盤子城,山隘勢欲逼。
    路回土峭絕,傍夾千仞壁。
    石狀如矩斫,巨細總方直。
    無泉土脈死,草木盡改色。
    高巔有堡障,重門閉重棘。
    陰慘行人險,惡意叵易測。
    信知狐鼠輩,得在此中匿。
    我生好壯觀,努力更攀陟。
    立久日將晡,浮云渺鄉國。
    ──右盤子城。
    峰回抱深壑,下視天鑿井。
    昔人建重關,扼險備邊警。
    鍵鑰久已絕,垣石尚森整。
    峨峨尼父祠,門掩眾山靜。
    曾聞此回轍,無復過斯境。
    詢知鄉老言,此事古未省。
    余氓數家在,破屋暮煙冷。
    我行力稍疲,景物不暇領。
    且為投宿來,驚風夜愁永。
    ──右天井關。
    盤盤羊腸阪,路如羊腸曲。
    盤曲不足論,峻陡苦躑躅。
    上無樹可援,下有石亂蹙。
    一步一嗟吁,何以措手足。
    途人互相顧,屢見車折軸。
    少時徒耳聞,今日親在目。
    不經太行險,那識安居福。
    ──右羊腸阪。
    陸行渴懷抱,今渡沁河水。
    奔騰走百灘,聲遠聞數里。
    我來坐其涯,肩擔欣暫弛。
    不意山塢間,偶得見清泚。
    連朝塵沙目,豁爾凈如洗。
    雖云倦行力,對此亦足喜。
    南風吹青蒲,白鷗忽飛起。
    ──右渡沁。
    一水隨山根,宛轉流出迥。
    灘聲繞縣門,孤城數家靜。
    風土殊可怪,十人五生癭。
    土屋響牛鐸,壁滿殘日影。
    行遲欲問宿,連戶皆莫肯。
    亭長獨見留,半榻亦多幸。
    呼童此晚炊,糲飯谷帶穎。
    野蔌不可得,敢望肉與餅。
    途行乃至此,儉素當自省。
    ──右沁水縣。
    巍巍太陰山,厓壁拔嶄峭。
    積水嵌層墟,凜若太古造。
    凍深草木堅,僵立勢難撓。
    高寒橫障空,陽景未嘗到。
    鄰有羲和墓,欲問莫可吊。
    如何于此地,獨不被臨照。
    至今山中烏,無性識晴昊。
    聊為志其事,因之發長嘯。
    ──右太陰山。
    土谷既深入,高山復巑岏。
    微徑才百尺,下轉十八盤。
    俯臨澗壑險,勢陡不可看。
    亂石斗磊砢,置足恐不安。
    長镵那可托,藤蔓無由攀。
    寸步每千慮,舉動如蹣跚。
    心膽掉欲碎,毛發亦為寒。
    戰兢尚未足,何暇發慨嘆。
    平生行路心,此日方知難。
    ──右十八盤。
    空山兩高冢,媧皇此中葬。
    焦土積層褵,勢助殿閣壯。
    大哉補天手,功出千古上。
    至今煉余石,火氣夜猶放。
    轟雷常祓護,烈風日掀蕩。
    陰林慘可畏,怪木高數丈。
    百鳥飛繞枝,欲止不敢向。
    地靈氣所鐘,祭禱土人仰。
    經過謁祠下,幸獲拜神像。
    ──右女媧墓。
    霍山古北鎮,勢尊出群麓。
    山深異風景,春盡樹未綠。
    居人苦多寒,鑿土為住屋。
    屋頂土元厚,亦種麻與菽。
    乃知此方民,猶有上古俗。
    我欲拜其廟,日斜去程促。
    窯煙斂暝色,牛羊半歸牧。
    征徒多險巇,村館早尋宿。
    ──右霍山。

    踏莎行 賦稼軒,集經句。(宋·辛棄疾)

    進退存亡,行藏用舍。小人請學樊須稼。衡門之下可棲遲,日之夕矣牛羊下。去衛靈公,遭桓司馬。東西南北之人也。長沮粲溺耦而耕,丘何為是棲棲者。

    木蘭花慢 別西湖兩詩僧(宋·盧祖皋)

    嫩寒催客棹,載酒去、載詩歸。正紅葉漫山,清泉漱石,多少心期。三生溪橋話別,悵薜蘿、猶惹翠云衣。不似今番醉夢,帝城幾度斜暉。鴻飛。煙水彌彌。回首處,只君知。念吳江鷺憶,孤山鶴怨,依舊東西。高峰夢醒云起,是瘦吟、窗底憶君時。何日還尋後約,為余先寄梅枝。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