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卷一·本紀第一

          太祖一

      太祖啟運立極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諱匡胤,姓趙氏,涿郡人也。高祖朓,是為僖祖,仕唐歷永清、文安、幽都令。朓生珽,是為順祖,歷藩鎮從事,累官兼御史中丞。珽生敬,是為翼祖,歷營、薊、涿三州刺史。敬生弘殷,是為宣祖。周顯德中,宣祖貴,贈敬左驍騎衛上將軍。宣祖少驍勇,善騎射,事趙王王镕,為镕將五百騎援唐莊宗于河上,有功。莊宗愛其勇,留典禁軍。漢乾祐中,討王景于鳳翔,會蜀兵來援,戰于陳倉。始合,矢集左目,氣彌盛,奮擊大敗之,以功遷護圣都指揮使。周廣順末,改鐵騎第一軍都指揮使,轉右廂都指揮,領岳州防御使。從征淮南,前軍卻,吳人來乘,宣祖邀擊,敗之。顯德三年,督軍平揚州,與世宗會壽春。壽春賣餅家餅薄小,世宗怒,執十余輩將誅之,宣祖固諫得釋。累官檢校司徒、天水縣男。與太祖分典禁兵,一時榮之。卒,贈武清軍節度使、太尉。

      太祖,宣祖仲子也,母杜氏。后唐天成二年,生于洛陽夾馬營,赤光繞室,異香經宿不散。體有金色,三日不變。既長,容貌雄偉,器度豁如,識者知其非常人。學騎射,輒出人上。嘗試惡馬,不施銜勒,馬逸上城斜道,額觸門楣墜地,人以為首必碎,太祖徐起,更追馬騰上,一無所傷。又嘗與韓令坤博土室中,雀斗戶外,因競起掩雀,而室隨壞。漢初,漫游無所遇,舍襄陽僧寺。有老僧善術數,顧曰:"吾厚贐汝,北往則有遇矣。"會周祖以樞密使征李守真,應募居帳下。廣順初,補東西班行首,拜滑州副指揮。世宗尹京,轉開封府馬直軍使。世宗即位,復典禁兵。北漢來寇,世宗率師御之,戰于高平。將合,指揮樊愛能等先遁,軍危。太祖麾同列馳馬沖其鋒,漢兵大潰。乘勝攻河東城,焚其門。左臂中流矢,世宗止之。還,拜殿前都虞候,領嚴州刺史。

      三年春,從征淮南,首敗萬眾于渦口,斬兵馬都監何延錫等。南唐節度皇甫暉、姚鳳眾號十五萬,塞清流關,擊走之。追至城下,暉曰:"人各為其主,愿成列以決勝負。"太祖笑而許之。暉整陣出,太祖擁馬項直入,手刃暉中腦,并姚鳳禽之。宣祖率兵夜半至城下,傳呼開門,太祖曰:"父子固親,啟閉,王事也。"詰旦,乃得入。韓令坤平揚州,南唐來援,令坤議退,世宗命太祖率兵二千趨六合。太祖下令曰:"揚州兵敢有過六合者,斷其足!"令坤始固守。太祖尋敗齊王景達于六合東,斬首萬余級。還,拜殿前都指揮使,尋拜定國軍節度使。

      四年春,從征壽春,拔連珠砦,遂下壽州。還,拜義成軍節度、檢校太保,仍殿前都指揮使。冬,從征濠、泗,為前鋒。時南唐砦于十八里灘,世宗方議以橐駝濟師,而太祖獨躍馬截流先渡,麾下騎隨之,遂破其砦。因其戰艦乘勝攻泗州,下之。南唐屯清口,太祖從世宗翼淮東下,夜追至山陽,俘唐節度使陳承詔以獻,遂拔楚州。進破唐人于氵鑾江口,直抵南岸,焚其營柵,又破之于瓜步,淮南平。唐主畏太祖威名,用間于世宗,遣使遺太祖書,饋白金三千兩,太祖悉輸之內府,間乃不行。五年,改忠武軍節度使。

      六年,世宗北征,為水陸都部署。及莫州,先至瓦橋關,降其守將姚內斌,戰卻數千騎,關南平。世宗在道,閱四方文書,得韋囊,中有木三尺余,題云"點檢作天子",異之。時張德為點檢,世宗不豫,還京師,拜太祖檢校太傅、殿前都點檢,以代永德。恭帝即位,改歸德軍節度、檢校太尉。

      七年春,北漢結契丹入寇,命出師御之。次陳橋驛,軍中知星者苗訓引門吏楚昭輔視日下復有一日,黑光摩蕩者久之。夜五鼓,軍士集驛門,宣言策點檢為天子,或止之,眾不聽。遲明,逼寢所,太宗入白,太祖起。諸校露刃列于庭,曰:"諸軍無主,愿策太尉為天子。"未及對,有以黃衣加太祖身,眾皆羅拜,呼萬歲,即掖太祖乘馬。太祖攬轡謂諸將曰:"我有號令,爾能從乎?"皆下馬曰:"唯命。"太祖曰:"太后、主上,吾皆北面事之,汝輩不得驚犯;大臣皆我比肩,不得侵凌;朝廷府庫、士庶之家,不得侵掠。用令有重賞,違即孥戮汝。"諸將皆載拜,肅隊以入。副都指揮使韓通謀御之,王彥升遽殺通于其第。太祖進登明德門,令甲士歸營,乃退居公署。有頃,諸將擁宰相范質等至,太祖見之,嗚咽流涕曰:"違負天地,今至于此!"質等未及對,列校羅彥瑰按劍厲聲謂質等曰:"我輩無主,今日須得天子。"質等相顧,計無從出,乃降階列拜。召文武百僚,至晡,班定。翰林承旨陶谷出周恭帝禪位制書于袖中,宣徽使引太祖就庭,北面拜受已,乃掖太祖升崇元殿,服袞冕,即皇帝位。遷恭帝及符后于西宮,易其帝號曰鄭王,而尊符后為周太后。

      建隆元年春正月乙巳,大赦,改元,定有天下之號曰宋。賜內外百官軍士爵賞,貶降者敘復,流配者釋放,父母該恩者封贈。遣使遍告郡國。丙午,詔諭諸鎮將帥。戊申,賜書南唐。贈韓通中書令,命以禮收葬。己酉,遣官告祭天地社稷。復安州、華州、兗州為節度。辛亥,論翊戴功,以周義成軍節度使、殿前都指揮使石守信為歸德軍節度使、侍衛親軍馬步軍副都指揮使,江寧軍節度使、侍衛親軍馬軍都指揮使高懷德為義成軍節度使、殿前副都點檢,武信軍節度使、侍衛親軍步軍都指揮使張令鐸為鎮安軍節度使、侍衛親軍馬步軍都虞候,殿前都虞候王審琦為泰寧軍節度使、殿前都指揮使,虎捷右廂都虞候張光翰為江寧軍節度使、侍衛親軍馬軍都指揮使,龍捷右廂都指揮使趙彥徽為武信軍節度使,余領軍者并進爵。壬子,賜宰相、樞密、諸軍校襲衣、犀玉帶、鞍馬有差。癸丑,放南唐降將周成等歸國。乙卯,遣使分振諸州。丁巳,命周宗正郭玘祀周陵廟,仍以時祭享。己未,宰相表請以二月十六日為長春節。癸亥,以周天雄軍節度使、魏王符彥卿守太師,雄武軍節度使王景守太保、太原郡王,定難軍節度使、守太傅、西平王李彝殷守太尉,荊南節度使高保融守太傅,余領節鎮者并進爵。甲子,賜皇弟殿前都虞候匡義名光義。己巳,立太廟。鎮州郭崇報契丹與北漢軍皆遁。二月乙亥,尊母南陽郡夫人杜氏為皇太后。以周宰相范質依前守司徒、兼侍中,王溥守司空、兼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魏仁浦為尚書右仆射、兼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樞密使吳廷祚同中書門下二品。丙戌,長春節,賜群臣衣各一襲。三月乙巳,改天下郡縣之犯御名、廟諱者。丙辰,南唐主李景、吳越王錢俶遣使以御服、錦綺、金帛來賀。宿州火,遣使恤災。壬戌,定國運以火德王,色尚赤,臘用戌。癸亥,命武勝軍節度使宋延渥等率舟師巡江徼。是春,均、房、商、洛鼠食苗。夏四月癸酉,竇儼上二舞十二樂曲名、樂章。乙酉,幸玉津園。遣使分詣京城門,賜饑民粥。丙戌,浚蔡河。癸巳,昭義軍節度使李筠叛,遣歸德軍節度使石守信討之。五月己亥朔,日有食之。庚子,遣昭化軍節度使慕容延釗、彰德軍節度使王全斌將兵出東道,與守信會討李筠。壬寅,竇儼上太廟舞曲名。癸卯,石守信敗李筠于長平。甲辰,命諸道進討。丙午,幸魏仁浦第視疾。己酉,西京作周六廟成,遣官奉遷。丁巳,詔親征,以樞密使吳廷祚留守上都,都虞候光義為大內都點檢,命天平軍節度使韓令坤屯兵河陽。己未,發京師。丁卯,石守信、高懷德破筠眾于澤州,禽偽節度范守圖,殺北漢援兵之降者數千人,筠遁入澤州。戊辰,王師圍之。六月癸酉,有星赤色,出心。辛未,拔澤州,筠赴火死,命埋胔骼。釋河東相衛融,禁剽掠。甲申,免澤州今年租。有星赤色,出太微垣,歷上相。乙酉,伐上黨。丁亥,筠子守節以城降,赦之。上如潞。辛卯,大赦,減死罪,免附潞三十里今年租,錄陣歿將校子孫,丁夫給復三年。甲午,永安軍節度使折德扆破北漢沙谷砦。秋七月戊申,上至自潞。壬子,幸范質第視疾。甲子,遣工部侍郎艾穎拜嵩、慶陵。乙丑,南唐進白金,賀平澤、潞。丁卯,南唐進乘輿御服物。八月戊辰朔,御崇元殿,行入閣儀。辛未,遣郭玘饗周廟。壬申,復貝州為永清軍節度。甲戌,命宰相禱雨。辛巳,以周武勝軍節度使侯章為太子太師。壬午,以光義領泰寧軍節度,依前殿前都虞候。甲申,立瑯琊郡夫人王氏為皇后。戊子,南唐進賀平澤潞金銀器、羅綺以千計。九月壬寅,昭義軍節度使李繼勛焚北漢平遙縣。癸卯,三佛齊國遣使貢方物。丙午,奉玉冊謚高祖曰文獻皇帝,廟號僖祖,高祖妣崔氏曰文懿皇后;曾祖曰惠元皇帝,廟號順祖,曾祖妣桑氏曰惠明皇后;祖曰簡恭皇帝,廟號翼祖,祖妣劉氏曰簡穆皇后;皇考曰武昭皇帝,廟號宣祖。己酉,幸宜春苑。中書舍人趙逢坐從征避難,貶房州司戶參軍。己未,淮南節度李重進以揚州叛,遣石守信等討之。甲子,歸太原俘。冬十月丁卯朔,賜內外文武官冬衣有差。壬申,定縣為望、緊、上、中、下,令三年一注。壬午,河決厭次。乙酉,晉州兵馬鈐轄荊罕儒襲北漢汾州,死之。龍捷指揮石進二十九人坐不救棄市。丁亥,詔親征揚州,以都虞候光義為大內都部署,樞密使吳廷祚權上都留守。戊子,詔諸道長貳有異政、眾舉留請立碑者,委參軍驗實以聞。庚寅,發京師。十一月丁未,師傅揚州城,拔之,重進盡室自焚。戊申,誅重進黨,揚州平。命諸軍習戰艦于迎鑾,南唐主懼甚,其臣杜著、薛良因詭跡來奔,帝疾其不忠,斬著下蜀市,配良廬州牙校。己酉,振揚州城中民人米一斛,十歲以下者半之。脅隸為軍者,賜衣屨遣還。庚戌,給攻城役夫死者人絹三匹,復三年。乙卯,南唐主遣使來犒師。庚申,遣其子從鎰來朝。

      十二月己巳,駕還。丁亥,上至自揚。辛卯,泉州節度使留從效稱藩。

      二年春正月丙申朔,上詣太后宮門稱慶。庚子,占城國王遣使來朝。壬寅,幸造船務觀習水戰。戊申,以揚州行宮為建隆寺。太仆少卿王承哲坐舉官失實,責授殿中丞。壬子,商州鼠食苗,詔免賦。謂宰臣曰:"比命使度田,多邀功弊民,當慎其選,以見朕意。"丁巳,導蔡水入潁。己未,遣郭玘饗周廟。靈武節度使馮繼業獻馬五百、橐駝百、野馬十。甲子,澤州刺史張崇詁坐黨李重進棄市。二月丙寅,幸飛山營,閱炮車。壬申,疏五丈河。癸酉,有司奏進士合格者十一人。荊南高保勖進黃金什器。甲戌,幸城南,觀修水匱。丁丑,南唐進長春節御衣、金帶及金銀器。己卯,賜天雄軍節度符彥卿粟。禁春夏捕魚射鳥。己丑,定竊盜律。三月丙申,內酒坊火,酒工死者三十余人,乘火為盜者五十人,擒斬三十八人,余以宰臣諫獲免。酒坊使左承規、副使田處巖以酒工為盜,坐棄市。閏月己巳,幸玉津園。謂侍臣曰:"沉湎非令儀,朕宴偶醉,恒悔之。"壬辰,南唐進謝賜生辰金器、羅綺。丁丑,金、商、房三州饑,振之。癸未,幸迎春苑宴射。夏四月癸巳朔,日有食之。壬寅,詔郡國置前代帝王、賢臣陵冢戶。己酉,無棣男子趙遇詐稱皇弟,伏誅。己未,商河縣令李瑤坐贓杖死,左贊善大夫申文緯坐失覺察除籍。庚申,班私煉貨易鹽及貨造酒曲律。五月癸亥朔,以皇太后疾,赦雜犯死罪已下。乙丑,天狗墮西南。丙寅,三佛齊國來獻方物。丁丑,以安邑、解兩池鹽給徐、宿、鄆、濟。庚寅,供奉官李繼昭坐盜賣官船棄市。詔諸道郵傳以軍卒遞。六月甲午,皇太后崩于滋德殿。己亥,群臣請聽政,從之。庚子,以太后喪,權停時享。辛丑,見百官于紫宸殿門。壬子,祈雨。庚申,釋服。秋七月壬戌,以皇太后殯,不受朝。辛未,晉州神山縣谷水泛出鐵,方圓二丈三尺,重七千斤。壬申,以光義為開封府尹,光美行興元尹。己卯,隴州進黃鸚鵡。八月壬辰朔,不視朝。壬寅,詔諸大辟送所屬州軍決判。甲辰,南唐主李景死,子煜嗣,遣使請追尊帝號,從之。己酉,執易定節度使、同平章事孫行友,削官勒歸私第。辛亥,幸崇夏寺,觀修三門。女直國遣使來朝獻。大名府永濟主簿郭顗坐贓棄市。庚申,《周世宗實錄》成。九月壬戌朔,不御殿。南唐遣使來進金銀、繒彩。甲子,契丹解利來降。荊南節度使高保勖遣其弟保寅來朝。戊子,遣使南唐賻祭。冬十月癸巳,南唐遣其臣韓熙載、田霖來會皇太后葬。丙申,遣樞密承旨王仁贍賜南唐禮物。戊戌,禁邊民盜塞外馬。辛丑,丹州大雨、雹。丙午,葬明憲皇太后于安陵。十一月辛酉朔,不視朝。甲子,太后祔廟。己巳,幸相國寺,遂幸國子監。癸酉,沙州節度使來曹元忠、瓜州團練使曹延繼等遣使獻玉鞍勒馬。十二月壬申,回鶻可汗景瓊遣使獻方物。乙未,李繼勛敗北漢軍,俘遼州刺史傅廷彥、弟勛來獻。辛丑,幸新修河倉。庚戌,畋于近郊。癸丑,遣使賜南唐、吳越馬、羊、橐駝有差。

      三年春正月庚申朔,以喪不受朝賀。己已,淮南饑,振之。庚午,幸迎春苑宴射。甲戌,廣皇城。詔郡國長吏勸民播種。丙子,瓜沙歸義節度使曹元忠獻馬。庚辰,女直國遣使只骨來獻。詔郡國不得役道路居民。癸未,幸國子監。二月丙辰,復幸國子監,遂如迎春苑宴從官。庚寅,詔文班官舉堪為賓佐、令錄者各一人,不當者比事連坐。甲午,詔自今百官朝對,須陳時政利病,無以觸諱為懼。乙未,滑州節度使張建豐坐失火免官。己亥,更定竊盜律。壬午,上謂侍臣曰:"朕欲武臣盡讀書以通治道,何如?"左右不知所對。甲寅,北漢寇潞、晉,守將擊走之。三月戊午朔,厭次霣霜殺桑。壬戌,三佛齊國遣使來獻。癸亥,禱雨。丁卯,幸太清觀,遂幸開封尹后園宴射。己巳,大雨。詔申律文諭郡國,犯大辟者刑部審覆。乙亥,遣使賜南唐主生辰禮物。丁丑,女直國遣使來獻。丁亥,命徙北漢降人于邢、洺。夏四月乙未,延州大雨雪,趙、衛二州旱。丙申,寧州大雨雪,溝洫冰。戊戌,幸太清觀。庚子,回鶻阿督等來獻方物。壬寅,丹州雪二尺。乙巳,贈兄光濟為邕王,弟光贊為夔王,追冊夫人賀氏為皇后。五月甲子,幸相國寺禱雨,遂幸迎春苑宴射。乙亥,海州火。開太行運路。癸未,命使檢諸州旱。甲申,詔均戶役,敢蔽占者有罪。復幸相國寺禱雨。乙酉,廣大內。齊、博、德、相、霸五州自春不雨,以旱,減膳徹樂。六月辛卯,振宿州饑。癸巳,吳廷祚以雄武軍節度使罷。乙未,賜酒國子監。丁酉,幸太清觀。己亥,減京畿、河北死罪以下。壬寅,京師雨。壬子,蕃部尚波于等爭采造務,以兵犯渭北,知秦州高防擊走之。乙卯,幸迎春苑宴射。黃陂縣有象自南來食稼。秋七月庚申,南唐遣其臣翟如璧謝賜生辰禮,貢金銀、錦綺千萬。壬戌,放南唐降卒弱者數千人歸國。乙丑,免舒州菰蒲新稅。丁卯,潞州大雨、雹。索內外軍不律者配沙門島。己卯,北漢捉生指揮使路貴等來降。辛巳,遣從臣十人檢河北旱。癸未,兗、濟、德、磁、洺五州蝝。

      八月癸巳,蔡河務綱官王訓等四人坐以糠土雜軍糧,磔于市。乙未,用知制誥高錫言,諸行賂獲薦者許告訐,奴婢鄰親能告者賞。詔注諸道司法參軍皆以律疏試判。詔尚書吏部舉書判拔萃科。九月庚午,吐蕃尚波于等歸伏羌縣地。壬申,修武成王廟。丙子,占城國來獻。禁伐桑、棗。冬十月乙酉朔,賜百官冬服有差。丙戌,幸太清觀,遂幸造船務,觀習水戰。己亥,幸岳臺,命諸軍習騎射,復幸玉津園。辛丑,以樞密副使趙普為樞密使。辛亥,畋近郊。十一月癸亥,禁奉使請托。縣令考課以戶口增減為黜陟。丙寅,南唐遣其臣顧彝來朝。丙子,三佛齊國遣使李麗林等來獻,高麗國遣李興祐等來朝。己卯,畋于近郊。壬午,賜南唐建隆四年歷。十二月丙戌,詔縣置尉一員,理盜訟。置弓手,視縣戶為差。戊戌,蒲、晉、慈、隰、相、衛六州饑,振之。庚子,班捕盜令。甲辰,衡州刺史張文表叛。是歲,周鄭王出居房州。

      乾德元年春正月甲寅朔,不御殿。乙卯,發關西鄉兵赴慶州。丁巳,修畿內河堤。己未,遣使賜南唐、吳越馬、橐駝、羊有差。庚申,遣山南東道節度使慕容延釗率十州兵以討張文表。乙丑,幸造船務,觀造戰船。甲戌,詔荊南發水卒三千應延釗于潭。己卯,女直國遣使來獻。

      二月壬辰,周保權將楊師璠梟文表于朗陵市。甲午,慕容延釗入荊南,高繼沖請歸朝,得州三、縣十七。乙未,克潭州。辛亥,澶、滑、衛、魏、晉、絳、蒲、孟八州饑,命發廩振之。三月辛未,幸金鳳園習射,七發皆中。符彥卿等進馬稱賀,乃遍賜從臣名馬、銀器有差。壬申,高繼沖籍其錢帛芻粟來上。癸酉,班新定律。戊寅,慕容延釗破三江口,下岳州,克復朗州,湖南平。得州十四、監一、縣六十六。夏四月,旱。甲申,遍禱京城祠廟,夕雨。減荊南朗州、潭州管內死罪一等,鹵掠者給主。乙酉,遣使祭南岳。丁亥,幸國子監,遂幸武成王廟,宴射玉津園。庚寅,出內錢募諸軍子弟鑿習戰池。辛卯,《建隆應天歷》成,御制序。壬辰,賞湖南立功將士。癸巳,幸玉津園。丙申,兵部郎中曹匪躬棄市,海陵鹽城屯田副使張藹除名,并坐不法。庚子,荊南節度使高繼沖進助宴金銀、羅紈、柱衣、屏風等物。癸卯,辰、錦、敘等州歸順。甲辰,詔疏鑿三門。禁涇、原、邠、慶等州補蕃人為邊鎮將。夏西平王李彝興獻犛牛一。乙巳,幸玉津園,閱諸軍騎射。丙午,免湖南茶稅,禁陜州鹽井。辛亥,貸澶州民種食。五月壬子朔,禱雨京城。甲寅,遣使禱雨岳瀆。乙丑,廣大內。庚午,給荊南管內符印。癸酉,幸玉津園。六月乙酉,免潭州諸縣無名配斂。壬辰,暑,罷營造,賜工匠衫履。乙未,詔荊南兵愿歸農者聽。丙申,詔歷代帝王三年一饗,立漢光武、唐太宗廟。己亥,澶、濮、曹、絳蝗,命以牢祭。庚子,百官三上表請舉樂,從之。減左右仗千牛員。丙午,雨。詔蠟祀,廟、社皆用戌臘一日。己酉,命習水戰于新池。秋七月辛亥朔,定州縣所置雜職、承符、廳子等名數。甲寅,以湖湘歿王事靳彥朗男承勛等三十人補殿直。丙辰,幸新池,賜役夫錢,遂幸玉津園。丁巳,安國軍節度使王全斌等率兵入太原境,以俘來獻,給錢米以釋之。己未,詔民有疾而親屬遺去者罪之。癸亥,湖南疫,賜行營將校藥。丁卯,幸武成王廟,遂幸新池,觀習水戰。己巳,朗州賊將汪端寇州城,都監尹重睿擊走之。詔免荊南管內夏稅之半。甲戌,釋周保權罪。乙亥,詔繕朗州城,免其管內夏稅。丁丑,分命近臣禱雨。己卯,班《重定刑統》等書。八月壬午,殿前都虞候張瓊以陵侮軍校史珪、石漢卿等,為所誣譖,下吏,瓊自殺。丙戌,遣給事中劉載朝拜安陵。丁亥,王全斌攻北漢樂平縣,降之。辛卯,以樂平縣為平晉軍,降卒千八百人為效順軍人,賜錢帛。壬辰,詔九經舉人下第者再試。癸巳,女直國遣使獻名馬。蠲登州沙門島民稅,令專治船渡馬。丙申,北漢靜陽十八砦首領來降。泉州陳洪進遣使來朝貢。齊州河決。京師雨。己亥,契丹幽州岐溝關使柴廷翰等來降。癸卯,宰相質率百官上尊號,不允。九月甲寅,三上表請,從之。丙寅,宴廣政殿,始用樂。丁卯,責宣徽南院使兼樞密副使李處耘為淄州刺史。戊辰,女直國遣使獻海東青名鷹。丙子,禁朝臣公薦貢舉人。賜南唐羊萬口。磔汪端于朗州。戊寅,北漢引契丹兵攻平晉,遣洺州防御使郭進等救之。冬十月庚辰,詔州縣征科置簿籍。己亥,畋近郊。丁未,吳越國王進郊祀禮金銀、珠器、犀象、香藥皆萬計。十一月乙卯,荊南節度使高繼沖進郊祀銀萬兩。甲子,有事南郊,大赦,改元乾德。百官奉玉冊上尊號曰應天廣運仁圣文武至德皇帝。丙寅,南唐進賀南郊尊號、銀絹萬計。丁卯,賜近臣襲衣、金帶、器幣、鞍馬有差。乙亥,畋近郊。十二月庚辰,殿前祗候李璘以父仇殺員僚陳友,璘自首,義而釋之。辛巳,開封府尹光義、興元尹光美各益食邑,賜功臣號;宰相質、溥、仁浦并特進,易封,益食邑;樞密使普加光祿大夫,易功臣號;文武臣僚各進階、勛、爵、邑。甲申,皇后王氏崩。辛卯,罷登州都督。己亥,泉州陳洪進遣使貢白金千兩,乳香、茶藥皆萬計。己巳,南唐主上表乞呼名,詔不允。閏月己酉朔,校醫官,黜其藝不精者二十二人。甲寅,命近臣祈雪。丁卯,覆試拔萃科,田可封、宋白、譚利用等稱旨,賜與有差。辛未,卜安陵于鞏縣。乙亥,折德扆敗北漢軍于府州城下,禽其將楊璘。以太常議,奉赤帝為感生帝。

      二年春正月辛巳,諭郡國長吏勸農耕作。有象入南陽,虞人殺之,以齒、革來獻。京師雨雪、雷。癸未,幸迎春苑宴射。甲申,詔著四時聽選式。回鶻遣使獻方物。戊子,質以太子太傅、溥以太子太保、仁浦仍尚書左仆射罷。庚寅,以趙普為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李崇矩樞密使。壬辰,詔親試制舉三科,不限官庶,許直詣閣門進狀。甲辰,詔諸道獄詞令大理、刑部檢詳,或淹留差失致中書門下改正者,重其罪。乙已,幸玉津園宴射。丁未,詔縣令、簿、尉非公事毋至村落。令、錄、簿、尉諸職官有耄耋篤疾者舉劾之。二月戊申朔,北漢遼州刺史杜延韜以城來降。癸丑,遣使振陜州饑。導潩水入京。丁巳,治安陵,隧壞,役兵壓死者二百人,命有司瘞恤。庚午,府州俘北漢衛州刺史楊璘來獻。甲戌,南唐進改葬安陵銀綾絹各萬計。浚汴河。三月辛巳,幸教船池,賜水軍將士衣有差,還,幸玉津園宴射。乙未,北漢耀州團練使周審玉等來降。丁酉,遣使祈雨于五岳。禁臣僚往來假官軍部送。辛丑,遣攝太尉光義奉冊寶上明憲皇太后謚曰昭憲,皇后賀氏謚曰孝惠,王氏謚曰孝明。夏四月丁未朔,策賢良方正直言極諫科,博州判官穎贄中第。戊申,振河中饑。己酉,免諸道今年夏稅之無苗者。乙卯,葬昭憲皇太后、孝明皇后于安陵。乙丑,始置參知政事,以兵部侍郎薛居正、呂余慶為之。己已,靈武饑,轉涇粟以餉。壬申,祔二后于別廟。徙永州諸縣民之畜蠱者三百二十六家于縣之僻處,不得復齒于鄉。五月己卯,知制誥高錫坐受藩鎮賂,貶萊州司馬。辛巳,宗正卿趙礪坐贓杖、除籍。癸未,幸玉津園宴射。六月己酉,以光義為中書令,光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子德昭貴州防御使。庚申,幸相國寺,遂幸教船池、玉津園。辛未,河南、北及秦諸州蝗,惟趙州不食稼。秋七月乙亥,春州暴水溺民。庚辰,郃陽雨雹。辛巳,幸玉津園。還,幸新池,觀習水戰。辛卯,詔翰林學士陶谷、竇儀舉堪為藩郡通判者各一人,不當者連坐。九月甲戌朔,《周易》博士奚嶼責乾州司戶,庫部員外王貽孫責左贊善大夫,并坐試任子不公。戊子,延州雨雹。乙未,幸北郊觀稼。辛丑,太子太傅質薨。壬寅,潘美等克郴州。冬十月戊申,周紀王熙謹薨。輟視朝。十一月甲戌,命忠武軍節度使王全斌為西川行營前軍兵馬都部署,武信軍節度崔彥進副之,將步騎三萬出鳳州道;江寧軍節度使劉光義為西川行營前軍兵馬副都部署,樞密承旨曹彬副之,將步騎二萬出歸州道以伐蜀。乙亥,宴西川行營將校于崇德殿,示川峽地圖,授攻取方略,賜金玉帶、衣物各有差。壬辰,畋近郊。十二月乙巳,釋廣南郴州都監陳琄等二百人。戊申,劉光義拔夔州,蜀節度高彥儔自焚。丁巳,蠲歸、峽秋稅。辛酉,王全斌克萬仞、燕子二砦,下興州,連拔石圌等二十余砦。甲子,光義拔巫山等砦,斬蜀將南光海等八千級,禽其戰棹都指揮袁德宏等千二百人。全斌先鋒史進德敗蜀人于三泉砦,禽其節度使韓保正、李進等。南唐進銀二萬兩、金銀器皿數百事。庚午,詔招復山林聚匿。辛未,畋北郊。

      《宋史》 元·脫脫等

    推薦詩詞

    越歌(明·宋濂)

    戀郎思郎非一朝,
    好似并州花剪刀。
    一股在南一股北,
    幾時裁得合歡袍?

    黃頭郎(唐·李賀)

    黃頭郎,撈攏去不歸。
    南浦芙蓉影,愁紅獨自垂。
    水弄湘娥佩,竹啼山露月。
    玉瑟調青門,石云濕黃葛。
    沙上蘼蕪花,秋風已先發。
    好持掃羅薦,香出鴛鴦熱。

    夢秦氏贈言(清·曹雪芹)

    三春過后諸芳盡,
    各自須尋各自門。

    河激歌(先秦·先秦無名)

    升彼河兮而觀清。水揚波兮冒冥冥。
    禱求福兮醉不醒。誅將加兮妾心驚。
    罰既釋兮瀆乃清。妾持擑兮操其維。
    蛟龍助兮主將歸。呼來櫂兮行勿疑。

    會蘇曲(明·金宗直)

    會蘇曲,會蘇曲,西風吹廣庭,明月滿華屋。
    王姬壓坐理繅車,六部女兒多如簇。
    爾筐既盈我筐空,釃酒揶揄歌相逐。
    一婦嘆,千室勸,坐令四方勤杼軸。

    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宋·賀鑄)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云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若問閑情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閑 一作:愁)

    臨江仙 停云偶作(宋·辛棄疾)

    偶向停云堂上坐,曉猿夜鶴驚猜。主人何事太塵埃。低頭還說向,被召又重來。
    多謝北山山下老,殷勤一語佳哉。借君竹杖與芒鞋。徑須從此去,深入白云堆。

    踏歌詞(唐·劉禹錫)

    新詞宛轉遞相傳,
    振袖傾鬟風露前。
    月落烏啼云雨散,
    游童陌上拾花鈿。

    人日思歸(南北朝·薛道衡)

    入春才七日,
    離家已二年。
    人歸落雁后,
    思發在花前。

    宮詞(唐·王建)

    蓬萊正殿壓金鰲,紅日初生碧海濤。
    閑著五門遙北望,柘黃新帕御床高。

    殿前傳點各依班,召對西來八詔蠻。
    上得青花龍尾道,側身偷覷正南山。

    龍煙日暖紫曈曈,宣政門當玉殿風。
    五刻閣前卿相出,下簾聲在半天中。

    白玉窗前起草臣,櫻桃初赤賜嘗新。
    殿頭傳語金階遠,只進詞來謝圣人。

    內人對御疊花箋,繡坐移來玉案邊。
    紅蠟燭前呈草本,平明舁出閣門宣。

    千牛仗下放朝初,玉案傍邊立起居。
    每日進來金鳳紙,殿頭無事不多書。

    延英引對碧衣郎,江硯宣毫各別床。
    天子下簾親考試,宮人手里過茶湯。

    未明開著九重關,金畫黃龍五色幡。
    直到銀臺排仗合,圣人三殿對西番。

    少年天子重邊功,親到凌煙畫閣中。
    教覓勛臣寫圖本,長將殿里作屏風。

    丹鳳樓門把火開,五云金輅下天來。
    階前走馬人宣尉,天子南郊一宿回。

    樓前立仗看宣赦,萬歲聲長拜舞齊。
    日照彩盤高百尺,飛仙爭上取金雞。

    集賢殿里圖書滿,點勘頭邊御印同。
    真跡進來依數字,別收鎖在玉函中。

    秘殿清齋刻漏長,紫微宮女夜焚香。
    拜陵日近公卿發,鹵簿分頭入太常。

    新調白馬怕鞭聲,供奉騎來繞殿行。
    為報諸王侵早入,隔門催進打球名。

    對御難爭第一籌,殿前不打背身球。
    內人唱好龜茲急,天子鞘回過玉樓。

    新衫一樣殿頭黃,銀帶排方獺尾長。
    總把玉鞭騎御馬,綠鬃紅額麝香香。

    羅衫葉葉繡重重,金鳳銀鵝各一叢。
    每遍舞時分兩向,太平萬歲字當中。

    魚藻宮中鎖翠娥,先皇行處不曾過。
    如今池底休鋪錦,菱角雞頭積漸多。

    殿前明日中和節,連夜瓊林散舞衣。
    傳報所司分蠟燭,監開金鎖放人歸。

    五更三點索金車,盡放宮人出看花。
    仗下一時催立馬,殿頭先報內園家。

    城東北面望云樓,半下珠簾半上鉤。
    騎馬行人長遠過,恐防天子在樓頭。

    射生宮女宿紅妝,把得新弓各自張。
    臨上馬時齊賜酒,男兒跪拜謝君王。

    新秋白兔大于拳,紅耳霜毛趁草眠。
    天子不教人射殺,玉鞭遮到馬蹄前。

    內鷹籠脫解紅絳,斗勝爭飛出手高。
    直上碧云還卻下,一雙金爪掬花毛。

    競渡船頭掉采旗,兩邊濺水濕羅衣。
    池東爭向池西岸,先到先書上字歸。

    燈前飛入玉階蟲,未臥常聞半夜鐘。
    看著中元齋日到,自盤金線繡真容。

    紅燈睡里喚春云,云上三更直宿分。
    金砌雨來行步滑,兩人抬起隱花裙。

    一時起立吹簫管,得寵人來滿殿迎。
    整頓衣裳皆著卻,舞頭當拍第三聲。

    琵琶先抹六么頭,小管丁寧側調愁。
    半夜美人雙唱起,一聲聲出鳳凰樓。

    春池日暖少風波,花里牽船水上歌。
    遙索劍南新樣錦,東宮先釣得魚多。

    十三初學擘箜篌,弟子名中被點留。
    昨日教坊新進入,并房宮女與梳頭。

    紅蠻桿撥貼胸前,移坐當頭近御筵。
    用力獨彈金殿響,鳳凰飛下四條弦。

    春風吹雨灑旗竿,得出深宮不怕寒。
    夸道自家能走馬,團中橫過覓人看。

    粟金腰帶象牙錐,散插紅翎玉突枝。
    旋獵一邊還引馬,歸來雞兔繞鞍垂。

    云駮花驄各試行,一般毛色一般纓。
    殿前來往重騎過,欲得君王別賜名。

    每夜停燈熨御衣,銀熏籠底火霏霏。
    遙聽帳里君王覺,上直鐘聲始得歸。

    因吃櫻桃病放歸,三年著破舊羅衣。
    內中人識從來去,結得金花上貴妃。

    欲迎天子看花去,下得金階卻悔行。
    恐見失恩人舊院,回來憶著五弦聲。

    往來舊院不堪修,近敕宣徽別起樓。
    聞有美人新進入,六宮未見一時愁。

    自夸歌舞勝諸人,恨未承恩出內頻。
    連夜宮中修別院,地衣簾額一時新。

    悶來無處可思量,旋下金階旋憶床。
    收得山丹紅蕊粉,鏡前洗卻麝香黃。

    蜂須蟬翅薄松松,浮動搔頭似有風。
    一度出時拋一遍,金條零落滿函中。

    合暗報來門鎖了,夜深應別喚笙歌。
    房房下著珠簾睡,月過金階白露多。

    御廚不食索時新,每見花開即苦春。
    白日臥多嬌似病,隔簾教喚女醫人。

    叢叢洗手繞金盆,旋拭紅巾入殿門。
    眾里遙拋新摘子,在前收得便承恩。

    御池水色春來好,處處分流白玉渠。
    密奏君王知入月,喚人相伴洗裙裾。

    移來女樂部頭邊,新賜花檀木五弦。
    緶得紅羅手帕子,中心細畫一雙蟬。

    新晴草色綠溫暾,山雪初消漸出渾。
    今日踏青歸校晚,傳聲留著望春門。

    兩樓相換珠簾額,中尉明朝設內家。
    一樣金盤五千面,紅酥點出牡丹花。

    盡送春來出內家,記巡傳把一枝花。
    散時各自燒紅燭,相逐行歸不上車。

    家常愛著舊衣裳,空插紅梳不作妝。
    忽地下階裙帶解,非時應得見君王。

    別敕教歌不出房,一聲一遍奏君王。
    再三博士留殘拍,索向宣徽作徹章。

    行中第一爭先舞,博士傍邊亦被欺。
    忽覺管弦偷破拍,急翻羅袖不教知。

    私縫黃帔舍釵梳,欲得金仙觀里居。
    近被君王知識字,收來案上檢文書。

    月冷江清近獵時,玉階金瓦雪澌澌。
    浴堂門外抄名入,公主家人謝面脂。

    未承恩澤一家愁,乍到宮中憶外頭。
    求守管弦聲款逐,側商調里唱伊州。

    東風潑火雨新休,舁盡春泥掃雪溝。
    走馬犢車當御路,漢陽宮主進雞球。

    風簾水閣壓芙蓉,四面鉤欄在水中。
    避熱不歸金殿宿,秋河織女夜妝紅。

    圣人生日明朝是,私地教人屬內監。
    自寫金花紅榜子,前頭先進鳳凰衫。

    避暑昭陽不擲盧,井邊含水噴鴉雛。
    內中數日無呼喚,拓得滕王蛺蝶圖。

    內宴初秋入二更,殿前燈火一天明。
    中宮傳旨音聲散,諸院門開觸處行。

    玉蟬金雀三層插,翠髻高叢綠鬢虛。
    舞處春風吹落地,歸來別賜一頭梳。

    樹葉初成鳥護窠,石榴花里笑聲多。
    眾中遺卻金釵子,拾得從他要贖么。

    小殿初成粉未乾,貴妃姊妹自來看。
    為逢好日先移入,續向街西索牡丹。

    內人相續報花開,準擬君王便看來。
    逢著五弦琴繡袋,宜春院里按歌回。

    巡吹慢遍不相和,暗數看誰曲校多。
    明日梨花園里見,先須逐得內家歌。

    黃金合里盛紅雪,重結香羅四出花。
    一一傍邊書敕字,中官送與大臣家。

    未明東上閣門開,排仗聲從后殿來。
    阿監兩邊相對立,遙聞索馬一時回。

    宮人早起笑相呼,不識階前掃地夫。
    乞與金錢爭借問,外頭還似此間無。

    小隨阿姊學吹笙,見好君王賜與名。
    夜拂玉床朝把鏡,黃金殿外不教行。

    日高殿里有香煙,萬歲聲長動九天。
    妃子院中初降誕,內人爭乞洗兒錢。

    宮花不共外花同,正月長生一半紅。
    供御櫻桃看守別,直無鴉鵲到園中。

    殿前鋪設兩邊樓,寒食宮人步打球。
    一半走來爭跪拜,上棚先謝得頭籌。

    太儀前日暖房來,囑向朝陽乞藥栽。
    敕賜一窠紅躑躅,謝恩未了奏花開。

    御前新賜紫羅襦,步步金階上軟輿。
    宮局總來為喜樂,院中新拜內尚書。

    鸚鵡誰教轉舌關,內人手里養來奸。
    語多更覺承恩澤,數對君王憶隴山。

    分朋閑坐賭櫻桃,收卻投壺玉腕勞。
    各把沈香雙陸子,局中斗累阿誰高。

    禁寺紅樓內里通,笙歌引駕夾城東。
    裹頭宮監堂前立,手把牙鞘竹彈弓。

    春風院院落花堆,金鎖生衣掣不開。
    更筑歌臺起妝殿,明朝先進畫圖來。

    舞來汗濕羅衣徹,樓上人扶下玉梯。
    歸到院中重洗面,金花盆里潑銀泥。

    宿妝殘粉未明天,總立昭陽花樹邊。
    寒食內人長白打,庫中先散與金錢。

    眾中偏得君王笑,偷把金箱筆硯開。
    書破紅蠻隔子上,旋推當直美人來。

    教遍宮娥唱遍詞,暗中頭白沒人知。
    樓中日日歌聲好,不問從初學阿誰。

    青樓小婦砑裙長,總被抄名入教坊。
    春設殿前多隊舞,朋頭各自請衣裳。

    水中芹葉土中花,拾得還將避眾家。
    總待別人般數盡,袖中拈出郁金芽。

    玉簫改調箏移柱,催換紅羅繡舞筵。
    未戴柘枝花帽子,兩行宮監在簾前。

    窗窗戶戶院相當,總有珠簾玳瑁床。
    雖道君王不來宿,帳中長是炷牙香。

    雨入珠簾滿殿涼,避風新出玉盆湯。
    內人恐要秋衣著,不住熏籠換好香。

    金吾除夜進儺名,畫袴朱衣四隊行。
    院院燒燈如白日,沈香火底坐吹笙。

    樹頭樹底覓殘紅,一片西飛一片東。
    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教人恨五更風。

    金殿當頭紫閣重,仙人掌上玉芙蓉。
    太平天子朝迎日,五色云車駕六龍。

    鴛鴦瓦上瞥然聲,晝寢宮娥夢里驚。
    元是我王金彈子,海棠花下打流鶯。

    忽地金輿向月陂,內人接著便相隨。
    卻回龍武軍前過,當處教開臥鴨池。

    畫作天河刻作牛,玉梭金鑷采橋頭。
    每年宮里穿針夜,敕賜諸親乞巧樓。

    春來睡困不梳頭,懶逐君王苑北游。
    暫向玉花階上坐,簸錢贏得兩三籌。

    步行送入長門里,不許來辭舊院花。
    只恐他時身到此,乞恩求赦放還家。

    縑羅不著索輕容,對面教人染退紅。
    衫子成來一遍出,明朝半片在園中。

    彈棋玉指兩參差,背局臨虛斗著危。
    先打角頭紅子落,上三金字半邊垂。

    后宮宮女無多少,盡向園中笑一團。
    舞蝶落花相覓著,春風共語亦應難。

    宛轉黃金白柄長,青荷葉子畫鴛鴦。
    把來不是呈新樣,欲進微風到御床。

    供御香方加減頻,水沈山麝每回新。
    內中不許相傳出,已被醫家寫與人。

    藥童食后送云漿,高殿無風扇少涼。
    每到日中重掠鬢,衩衣騎馬繞宮廊。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