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卷一百四十七·志第一百·儀衛五

          ◎儀衛五

      ○紹興鹵簿 皇太后皇后鹵簿 皇太子鹵簿 妃附 王公以下鹵簿

      紹興鹵簿。宋初,大駕用一萬一千二百二十二人。宣和,增用二萬六十一人。建炎初,裁定一千三百三十五人。紹興初,用宋初之數,十六年以后,遂用一萬五千五十人;明堂三分省一,用一萬一十五人,孝宗用六千八百八十九人,明堂用三千三百十九人。以后,并用孝宗之數。

      紹興用象六、副象一。

      六引。第一引,清道二人;幰弩一人,騎;方傘一,雜花扇二,曲蓋一;外仗青衣二人,車輻棒二,告止、傳教、信幡各二,戟十。第二引,清道二人;幰弩一人,騎;鼓一,鉦一,大鼓十;節一,槊二,皆騎;方傘一,雜花扇四,曲蓋一,幢一,麾一,皆騎;大角四,鐃一,簫二,笳二,橫吹二,笛一,簫一,觱栗一,笳一;外仗青衣四人,車輻棒四,告止、傳教、信幡各二,儀刀十,戟二十,弓矢二十,刀盾二十,槊二十。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引,并同第二引。內花扇、大角各二,青衣二人。

      金吾纛槊隊。纛十二,押纛二人,押衙四人,上將軍四人,將軍四人,大將軍二人,犦槊十二,并騎。朱雀隊。朱雀旗一,牜暴槊二,弩四,隊前后引、押各天武都指揮使一人,騎。龍旗隊。引旗一,風師、雨師、雷旗、電旗各一,五星旗五,攝提旗二,北斗旗一,護旗一,左右衛大將軍一人。金吾引駕騎,神勇都指揮使;次弩、弓矢、槊各四,并騎。

      太常前部鼓吹。鼓吹令二,府史四人,管轄指揮使一人,帥兵官三十六人,掆鼓十二,金鉦十二,大鼓六十,小鼓六十,節鼓一,鐃鼓六,羽葆鼓六,歌工二十四,拱宸管二十四,簫、笳各三十六,長鳴六十,中鳴六十,大橫吹六十,笛十二,觱栗十二,桃皮觱栗十二。

      持鈒前隊。驍騎都指揮使一人,將軍二人,軍使四人,并騎。稱長一人,靈芝旗二,瑞瓜旗二,雙蓮花旗二,太平瑞木旗二,朱雀旗一,甘露旗二,嘉禾旗二,芝草旗二。絳引幡一,黃麾幡一,青龍、白虎幢各一,金節十二,罕、畢各一,叉一,鈒戟五十。

      六軍儀仗。第一隊,軍將二,卒長二,騎。熊虎旗二,赤豹旗二,吏兵旗、力士旗二,戈六,矛四,戟四,鉞四,白柯槍五十。平列旗二十,在仗外分夾旗槍。第二隊,軍將二,卒長二,騎。龍君旗、虎君旗各三,黃熊旗四,赤豹旗二,吏兵旗、力士旗各一,戈六,矛四,戟四,鉞四,白柯槍四十。平列旗二十,分夾仗外。第三隊,軍將二,卒長二,騎。通直官二,吏兵旗、力士旗各一,熊虎旗二,龍君旗、虎君旗各一,天王旗四,十二辰旗各一,戈六,矛、戟、鉞各四,白柯槍三十。平列旗二十,分夾仗外。

      龍墀旗隊。天下太平旗一,排仗大將二人夾之;五方龍旗各一,赤在前,黃在中,黑在后,青左、白右。次金鸞旗一,左,金鳳旗一,右;獅子旗二;君王萬歲旗一;日旗一,左,月旗一,右。御馬十匹,分左右,為五重。中道隊。左右衛大將軍一人檢校,騎。日月合璧旗一,慶云旗二,五星連珠旗一,祥光旗、長壽幢各一。

      金吾牙門第一門。牙門旗四,次監門使臣六,分左右,騎。金吾細仗。青龍旗一,左,白虎旗一,右;五岳神旗五,分前、中、后、左、右,為三列;五方神旗五,陳列亦如之。五方龍旗二十五,相間為五隊,每隊赤前、黃中、黑后、青左、白右。五方鳳旗二十五,相間為五隊,陳列亦如之。五岳旗在左,五方旗在右;五龍旗在左,五鳳旗在右;四瀆旗,江、淮在左,河、濟在右;押二人,分左右,騎。

      八寶輿。鎮國神寶左,受命之寶右;皇帝之寶左,天子之寶右;皇帝信寶左,天子信寶右;皇帝行寶左,天子行寶右,為四列。每寶一輿,每輿一香案,輿、案前燭罩三十二。引寶職掌八人,侍寶官一人,內外符寶郎各二人,扈衛一百人。碧襕二十人,夾扈衛之外。

      殿中傘扇、輿輦。方傘二,朱團扇四,金吾四色官六人,押仗二人,騎,金甲二人,執鉞,進馬官四人,騎,千牛衛大將軍一人,千牛衛將軍八人,金吾引駕官二人,導駕官四人,并騎導。大傘二,鳳扇四,夾傘而行。腰輿一,鳳扇十六,夾輿。華蓋二,排列官一人,香鐙一,火燎一,小輿一,逍遙子,平輦。

      駕前諸班直。駕頭、鳴鞭、誕馬、燭罩三百三十人。前驅都下親從官一百五十人,東西班六人,殿前指揮使四十人,東第三班長入祗候五十二人,班直主首九人,茶酒新舊班一百六人,開道旗一,纛一十二,鈞容直二百七十人,吉利旗五,五方龍旗五,龍旗二十,門旗六十,殿前指揮使、引駕骨朵子直四十人。駕頭,駕頭下天武官二十二人,都下親從一十六人,茶酒班執從物殿侍二十二人,又都下親從二十二人,劍六人,麋旗一,人員一,殿前指揮使、行門二十二人,鳴鞭十二人。次御龍直百二十人,快行五十人,日、月、麟、鳳旗各一,青龍、白龍、赤龍、黑龍旗四,人員二,引駕千牛上將軍一人。

      玉輅奉宸隊。分左右,充禁衛,圍子八重:崇政殿親從圍子二百人,為第一重;御龍直二百五十人,為第二重;崇政殿親從外圍子二百五十人,為第三重;御龍直、骨朵子直二百五十人,為第四重;御龍弓箭直二百五十人,為第五重;御龍弩直二百五十人,為第六重;禁衛天武二百五十人,為第七重;都下親從圍子三百人,為第八重。天武約攔二百人,在禁衛圍子外,編排禁衛行子二十一人,快行五十九人,管押相視御龍四直八人,照管行子御龍四直二十四人,天武六人,禁衛內攔前崇政殿親從三十二人。

      駕后部。扇筤,大黃龍旗一。駕后樂:東西班三十六人,鈞容直三十一人,并騎。扇筤,扇筤下天武二十二人,都下親從十六人,茶酒班執從物五十人,騎。

      大輦。輦下應奉并人員合六百一十四人,分五番;御馬十疋,為五重。

      持鈒后隊。神勇都指揮使二人,騎,重輪旗二人,大傘二,朱團扇八,鳳扇二,小雉扇二十二,華蓋二,俾倪十二,御刀六,玄武幢一,絳麾二,叉、細槊十二,驍騎都指揮使一人,騎,大角四十。

      太常后部鼓吹。鼓吹丞二人,典吏四人,管轄指揮使一人,羽葆鼓六,歌工二十四,拱宸管十二,簫三十六,笳二十四,鐃鼓六,小橫吹六十,笛十二,觱栗十二,帥兵官十人。

      黃麾幡一,金輅、象輅、革輅、木輅各一,每輅誕馬各六在輅前,駕士各百五十四人。掩后隊。宣武都指揮使二人,大戟、刀盾、弓矢、槊各十五。

      金吾牙門第二門。牙門旗四,分左右,監門使臣六,分左右,騎。玄武隊。虎翼都指揮使一人,犦槊二,玄武旗一,槊、弓矢各十,弩五。外仗。清游隊。白澤旗二,捧日指揮使二,弩四,弓矢十,槊十六。左、右金吾十六,騎。天武都頭二人,弩八,弓矢十二,槊十二。佽飛隊。拱圣指揮使二,虞候佽飛二十,鐵甲佽飛十二。前隊殳仗。都頭六人,騎,殳、叉六十。后隊殳仗。都頭四人,騎,殳、叉四十。

      前部馬隊。第一隊,捧日都指揮使二人,角、斗、亢、牛旗各一,弩四,弓矢十,槊八;第二隊,捧日都指揮使二人,氐、女、房、虛旗各一,弩、弓矢、槊如第一隊;第三隊,天武都指揮使二人,心、危旗各一,弩、弓矢、槊如第二隊;第四隊,天武都指揮使二人,尾、室旗各一,弩、弓矢、槊如第三隊;第五隊,拱圣指揮使二人,箕、壁旗各一,弩、弓矢、槊如第四隊;第六隊,拱圣都指揮使二人,奎、井旗各一,弩、弓矢、槊如第五隊;第七隊,神勇都指揮使二人,婁、鬼旗各一,弩、弓矢、槊如第六隊;第八隊,神勇都指揮使二人,胃、柳旗各一,弩、弓矢、槊如第七隊;第九隊,驍騎都指揮使二人,昴、星旗各一,弩、弓矢、槊如第八隊;第十隊,宣武都指揮使二人,畢、張旗各一,弩、弓矢、槊如第九隊;第十一隊,虎翼都指揮使二人,觜、翼旗各一,弩、弓矢、槊如第十隊;第十二隊,廣勇都指揮使二人,參、軫旗各一,弩、弓矢、槊如第十一隊。

      步甲前隊。第一隊,捧日指揮使、都頭各二人,騎,鹖雞旗二,青鍪甲、刀盾二十;第二隊,捧日指揮使、都頭,貔旗,朱鍪甲、刀盾;第三隊,天武指揮使、都頭,萬年連理木旗,黃鍪甲、刀盾;第四隊,天武指揮使、都頭,芝禾并秀旗,白鍪甲、刀盾;第五隊,拱圣指揮使、都頭,祥鶴旗,黑鍪甲、刀盾;第六隊,拱圣指揮使、都頭,犀旗,黃鍪甲、刀盾。

      金吾左右道牙門第一門。牙門旗四,分左右。監門使臣八人,并騎。步甲前隊第七隊,神武指揮使、都頭,鹖雞旗,青鍪甲、刀盾;第八隊,神武指揮使、都頭,麟旗,朱鍪甲、刀盾;第九隊,驍騎指揮使、都頭,白狼旗,黃鍪甲、刀盾;第十隊,驍騎指揮使、都頭,蒼烏旗,次白鍪甲、刀盾;第十一隊,虎翼指揮使、都頭,鸚鵡旗,黑鍪甲、刀盾;第十二隊,廣勇指揮使、都頭,太平旗,黃鍪甲、刀盾。自二至十二隊,人、旗、刀盾,數列如第一隊。

      金吾左右道牙門第二門。牙門旗四,分左右,監門使臣八人,并騎。

      前部黃麾仗。第一部,殿中侍御史二員,騎,絳引幡二十,犦槊二,捧日指揮使二,都頭五,并騎,黃氅五十,鼓四,斧十,戟、弓矢二十,槊三十,弩十;第二部,殿中侍御史,天武指揮使、都頭,青氅,鼓,斧,戟、弓矢,槊,弩;第三部,殿中御史,拱圣指揮使、都頭,緋氅,鼓,斧,戟、弓矢,槊,弩;第四部,殿中御史,神勇指揮使、都頭,黃氅,鼓,斧,戟、弓矢,槊,弩;第五部,殿中御史,驍騎指揮使、都頭,白氅,鼓,斧,戟,弓矢,槊,弩;第六部,殿中御史,廣勇指揮使、都頭,黑氅,鼓,斧,戟、弓矢,槊,弩。自二至六部,數列并如初部。

      青龍白虎隊。青龍旗一,白虎旗一,虎翼都指揮使二,弩四,弓矢十,槊八。

      班劍、儀刀隊。武衛將軍二人,捧日、天武、拱圣、神勇指揮使各二人,班劍六十,儀刀六十。次驍騎、驍勝、宣武、虎翼指揮使各二人,班劍六十,儀刀六十。

      親勛、散手、驍衛翊衛隊。并騎。中衛郎四人,翊衛郎二人,親衛郎二人,衛兵四十,甲騎四十在衛兵外。左右驍衛、翊衛三隊。并騎。第一隊,左右驍衛大將軍二人,雙蓮花旗二,弩四,弓矢十,槊十六;第二隊,廣勇指揮使二人,吉利旗,弩、弓矢、槊數如初隊。

      金吾左右道牙門第三門。牙門旗四,分左右,監門八人,并騎。捧日隊三十四隊。左右各十七隊,每隊引一人,押一人,旗三人,槍五人,弓箭二十人。

      后部黃麾仗。凡六部,第一部至六部,并同前部黃麾仗,惟無絳引幡、犦槊。絳引幡二十。

      金吾左右道牙門第四門。牙門旗四,監門八人,騎。

      步甲后隊。第一隊,捧日指揮使、都頭各二人,騎,鹍旗、鹖雞旗各二,青鍪甲、刀盾二十;第二隊,天武指揮使、都頭,芝禾并秀旗、萬年連理木旗,朱鍪甲、刀盾;第三隊,拱圣指揮使、都頭,犀旗、鶴旗,黃鍪甲、刀盾;第四隊,神武指揮使、都頭,蒼烏旗、白狼旗,白鍪甲、刀盾;第五隊,驍騎指揮使、都頭,天下太平旗、鸚鵡旗,黑鍪甲、刀盾;第六隊,虎翼指揮使、都頭,鹖雞旗、鹍旗,黃鍪甲、刀盾。自二至六隊,數列并如初隊。

      金吾左右道牙門第五門。牙門旗四,監門八人,騎。

      后部馬隊。第一隊,捧日都指揮使二,角端旗二,弩四,弓矢十,槊十六;第二隊,捧日都指揮使,赤熊旗,弩、弓矢、槊;第三隊,天武都指揮使,兕旗,弩、弓矢、槊;第四隊,天武指揮使,天下太平旗,弩、弓矢、槊;第五隊,拱圣都指揮使,犀旗,弩、弓矢、槊;第六隊,拱圣都指揮使,芝禾并秀旗,弩、弓矢、槊;第七隊,神勇都指揮使,萬年連理旗,弩、弓矢、槊;第八隊,神勇都指揮使,騶牙旗,弩、弓矢、槊;第九隊,驍騎都指揮使,蒼烏旗,弩、弓矢、槊;第十隊,宣武都指揮使,白狼旗,弩、弓矢、槊;第十一隊,虎翼都指揮使,龍馬旗,弩、弓矢、槊;第十二隊,廣勇都指揮使,金牛旗,弩、弓矢、槊。自二至十二隊,數列并如初隊。

      皇太后、皇后鹵簿,皆如禮令。徽宗政和元年,詔皇后受冊排黃麾仗及重翟車,陳小駕鹵簿。后謙避,于是詔延福宮受冊仍舊;而小駕鹵簿、端禮門外黃麾仗、紫宸殿臣僚稱賀上禮,并罷。其景靈宮朝謁,則依近例。三年,議禮局上皇后鹵簿之制。

      清游隊。旗一。金吾衛折沖都尉一員,騎,領四十騎,執槊二十人,弩四人,橫刀一十六人。次虞候佽飛二十八,騎。次內仆、內仆丞各一員。

      次正道黃麾一。次左右廂黃麾仗,廂各三行,行一百人:第一行,短戟、五色氅;第二行,戈、五色氅;第三行,儀锽、五色幡。

      左右領軍衛、左右威衛、左右武衛、左右驍衛、左右衛等各三行,行二十人,各帥兵官六人領,內左右領軍衛帥兵官各三人,各果毅都尉一員檢校,左右領軍衛絳引旗,引前、掩后各六。

      次內謁者監四人,給事、內常侍、內侍各二人,并騎。次內給使一百二十人。次偏扇、團扇、方扇各二十四。次香鐙一。次執擎內給使四人。

      次重翟車。駕青馬六,駕士二十四人,行障六、坐障三,夾車,并宮人執。次內寺伯二人,騎,領寺人六人,分左右夾重翟車。

      次腰輿一,團雉尾扇二,夾輿。次大傘四,大雉尾扇八,錦花蓋二,小雉尾扇、朱畫團扇各十二,錦曲蓋二十,錦六柱八扇。次宮人車。次絳麾二。

      次正道后黃麾一。次供奉宮人。次厭翟車駕赤騮,翟車駕黃騮,安車駕赤騮,各四,駕士各二十四人。四望車、金根車、各駕牛三,駕士各一十二人。

      次左右廂各置牙門二。次左右領軍衛,每廂各一百五十人執殳,帥兵官四人檢校。次左右領軍衛折沖都尉各一員,檢校殳仗。

      次后殳仗。內正道置牙門一。每門監門校尉二人,騎;每廂各巡檢校尉一員,騎,來往檢校。

      前后部鼓吹。金鉦、掆鼓、大鼓、長鳴、中鳴、鐃吹、羽葆、鼓吹、節鼓、御馬,并減大駕之半。

      皇太子鹵簿。禮令,三師、詹事、率更令、家令各用本品鹵簿前導。太宗至道中,真宗升儲,事多謙抑,謁廟日止用東宮鹵簿,六引官,但乘車而不設儀仗。天禧二年,仁宗為皇太子,亦依此制。政和三年,議禮局上皇太子鹵簿之制。

      家令、率更令、詹事各乘輅車,太保、太傅、太師乘輅,各正道,威儀、鹵簿依本品。次清游隊旗,并正道。清道率府折沖都尉一員,領二十騎,執槊一十八人,弓矢九人,弩三人,二人騎從折沖。次左、右清道率府率各一員,領清道直蕩及檢校清游隊龍旗等,執犦槊各二人。次外清道直蕩二十四人,騎。

      次正道龍旗各六,副竿二。次正道細仗引。為六重,每重二人,自龍旗后均布至細仗,槊與弓箭相間,并騎;每廂各果毅都尉一員領。次率更丞一員。

      次正道前部鼓吹。府史二人領鼓吹,并騎。掆鼓、金鉦各二,帥兵官二人;次大鼓三十六,橫行,帥兵官八人;長鳴三十六,帥兵官二人;鐃吹一部,鐃鼓二,簫、笳各六,帥兵官二人;掆鼓、金鉦各二,帥兵官二人;次小鼓三十六,帥兵官四人;中鳴三十六,帥兵官二人。以上并騎。

      次誕馬十,廄牧令、丞各一員。次左、右翊府郎將各一員,領班劍,左右翊衛執班劍二十四人,通事舍人四人,司直二人,文學四人,洗馬、司議郎、太子舍人、中允、中舍、左右諭德各二人,左、右庶子四人,并騎。

      次左、右衛率府副率各一員,步從,親、勛、翊衛每廂各中郎將、郎將一員,并領六行儀刀:第一行,親衛二十三人,曲折三人;第二行,親衛二十五人,曲折四人;第三行,勛衛二十七人,曲折五人;第四行,勛衛二十九人,曲折六人;第五行,翊衛三十一人,曲折七人;第六行,翊衛三十三人,曲折八人。以上三衛并騎。

      次三衛一十八人,騎;中郎將二人夾輅,在六行儀刀仗內。金輅,駕馬四,仆寺仆馭,左右率府率一員,駕士二十二人。夾輅左、右衛率府率各一員。

      次左、右內率府率各一員,副率各一員,并騎。次千牛騎,執細刀、弓矢,三衛儀刀仗,后開牙門。次左右監門率府直長各六人,監后門。次左右衛率府每廂各翊衛二隊。次厭角隊各三十人,執旗一人。執槊一十五人,弓矢七人,弩三人,每隊各郎將一員領。

      次正道傘二,雉尾扇四,夾傘。次腰輿一,輿士八人,團雉尾扇二、小方雉尾扇八夾。次內直郎、令史各二人騎從檢校。次誕馬十,典乘二人,府史二人騎從。

      次左右司御率府校尉各一人,領團扇、曲蓋。次朱團扇、紫曲蓋各六。次諸司供奉官人。

      次左右清道率府校尉各一人,領大角三十六。鐃鼓二,簫、笳各六,帥兵官二人;橫吹十,節鼓一,笛、簫、觱栗五,帥兵官二人。次管轄指揮使二人檢校。

      次副輅,駕四馬,駕士二十人。軺車,駕一馬,駕士十四人。四望車,駕一馬,駕士一十人。

      次左右廂步隊凡十六,每隊各果毅都尉一人領,隊三十人,執旗一人,步二十五人。前一隊執槊,一隊帶弓矢,以次相間。次左右司御率府副率各一員檢校,步隊各二人,執犦槊騎從。

      次儀仗。左右廂各六色,色九行,行六人。前第一行,戟、赤氅;第二行,弓矢;第三行,儀鋋并毦;第四行,刀盾;第五行,儀锽、五色幡;第六行,油戟。次前仗首左右廂各六色,色三行,行六人。左右司御率府各一員,果毅都尉各一員,帥兵官各六人領。次左右廂各六色,色三行,行六人。左、右衛率府副率各一員,果毅都尉各一員,帥兵官各六人領。次盡后鹵簿左右廂各六色,色三行,行六人,左右司御率府副率各一員,果毅都尉各一人,帥兵官各六人領,左右司御率府率兵官各六人護后,并騎。每廂各絳引幡十二,揭鼓十二。

      次左右廂殳。各一百五十人,并分前后,在步隊儀仗外、馬隊內,前接六旗,后盡鹵簿,曲折至門,每廂各司御率府果毅都尉一員檢校,各一人從,每廂各帥兵官七人。

      次馬隊。左右廂各十隊,每隊帥兵官以下三十一人,旗一,執槊十六人,弓矢七人,弩三人。前第一隊,左右清道率府果毅都尉各一員領;第二、第三、第四隊,左右司御率府果毅都尉各一員領;第五、第六、第七隊,左右衛率府果毅都尉各一員領;第八、第九、第十隊,左右司御率府果毅都尉各一員領。次后拒隊。清道率府果毅都尉一員領四十騎,執槊二十人,弓矢十六人,弩四人。叉二人,騎從。

      次后拒隊前當正道殳仗行內開牙門。次左右廂各開牙門三:前第一門,左右司御率府步隊后,左右率府步隊前;第二門,左右衛率府步隊后,司御率府儀仗前;第三門,左右司御率府儀仗后,左右衛率府步隊前。

      監門率府直長各二人,并騎;次左右監門率府副率各一員,騎;來往檢校諸門,各一人騎從。次左右清道率府副率各三人,仗內檢校并糾察,各一人騎從。次少師、少傅、少保,正道乘輅,威儀、鹵簿各依本品,次文武官以次陪從。

      皇太子妃鹵簿之制。政和三年,議禮局上。清道率府校尉六人,騎。次青衣十人。次導客舍人四人,內給使六十人,偏扇、團扇、方扇各十八,行障四,坐障二,夾車,典內二人,騎,厭翟車,駕三馬,駕士十四人。次閣帥二人,領內給使十八人,夾車,六柱二扇,內給使執。次供奉內人,乘犢車。次傘一,正道。雉尾扇二,團扇四,曲蓋二。次戟九十。

      宋制,臣子無鹵簿名,遇升儲則草具儀注。《政和禮》雖創具鹵簿,然未及行也。南渡后,雖嘗討論,然皇太子皆沖挹不受,朝謁宮廟及陪祀及常朝,皆乘馬,止以宮僚導從,有傘、扇而無圍子。用三接青羅傘一,紫羅障扇四人從,指使二人,直省官二人,客司四人,親事官二十人,輦官二十人,翰林司四人,儀鸞司四人,廚子六人,教駿四人,背印二人,步軍司宣效一十人,步司兵級七十八人,防警兵士四人。朝位在三公上,扈從在駕后方圍子內。

      皇太子妃,政和亦有鹵簿,南渡后亦省之。妃出入惟乘檐子,三接青羅傘一,黃紅羅障扇四人從。以皇太子府親事官充輦官,前執從物,檐子前小殿侍一人,抱涂金香球。先驅,則教駿兵士呵止。

      王公以下鹵簿。凡大駕六引,用本品鹵簿,奉冊、充使及詔葬皆給之。親王用一品之制,加告止幡、傳教幡、信幡各二,其葬日,用六引內儀仗。真宗咸平二年,王承衍出葬日,在禁樂,禮官請鹵簿鼓吹備而不作,從之。景德二年,南郊鹵簿使王欽若言:"鄆王欑日所給鹵簿,與南郊儀仗吉兇相參。望依令別制王公車輅,所有鼓吹、儀仗,亦請增置,以備拜官、朝會、婚葬之用。"從之。于是儀服悉以畫,其葬日在途,以革車代輅。

      徽宗政和三年,議禮局上王公鹵簿之制:中道清道六人。次幰弩一騎。次大晟府前部鼓吹。令及職掌、局長、院官各一人,掆鼓、金鉦各一,大鼓、長鳴各一十八,掆鼓、金鉦各一。次引樂官二人,小鼓、中鳴各一十。次麾、幢各一,節一,夾槊二,誕馬八,革車一乘,駕赤馬四,駕士二十五人,散扇十,方傘二,朱團扇四夾方傘,曲蓋二。次大角八。次后部鼓吹,丞一員,錄事一人。次鐃鼓一,簫四,笳四,大橫吹六,節鼓一,夾色二,笛、簫、觱栗、笳各四。次外仗。青衣十二,車輻棒十二,戟九十,絳引幡六,刀盾、槊、弓矢各八十,儀刀十八,信幡八,告止幡、傳教幡各四,儀鋋二,儀锽斧掛五色幡六,油戟十八,儀槊十二,細槊十二。次左右衛尉寺押當職掌一十一人,騎;部轄步兵、部轄騎兵、太仆寺部押人員各一人,教馬官一人。押當職掌四人,騎。

      公主鹵簿。惟葬日給之。秦國成圣繼明夫人葬日,亦給外命婦一品鹵簿,自余未嘗用。

      一品鹵簿。中道清道四人。幰弩一,騎。大晟府前部鼓吹。令一,職掌一人,局長、院官各一人。掆鼓、金鉦各一,大鼓、長鳴各一十六,麾、幢、節各一,槊二,誕馬六。次革車一乘,駕赤馬四,駕士二十五人。散扇八,方傘二,朱團扇四,曲蓋二,大角八。次后部鼓吹。丞一員,錄事一人,引樂官二員。鐃鼓一,簫、笳、大橫吹各四,節鼓一,笛、簫、觱栗、笳各四。外仗。青衣十人,車輻棒十,戟九十,刀盾、槊各八十,弓矢六十,儀刀三十,信幡八,告止幡、傳教幡、儀锽斧掛五色幡各四。次衛尉寺排列、押當職掌一十一人,部轄人員、太仆寺部押人員、教馬官各一人。押當職掌四人。

      二品鹵簿。中道清道二人。幰弩一。大晟府前部鼓吹。令一,及職掌、局長、院官各一人。掆鼓、金鉦各一,大鼓十四,麾、幢、節各一,夾槊二,誕馬四。次革車一乘,駕赤馬四,駕士二十五人。散扇四,方傘、朱團扇、曲蓋各二。次大角八。次后部鼓吹。丞一,錄事、引樂官各一人。鐃鼓一,簫、笳各二,大橫吹四,笛、簫、觱栗、笳各二。外仗。青衣八人,車輻棒八,戟七十,刀盾、槊、弓矢各六十,儀刀十四,信幡四,告止、傳教幡各二。次衛尉排列、押當職掌九人,部轄人員、太仆寺部押人員、教馬官各一人。押當職掌四人。

      三品鹵簿。中道清道二。幰弩一。麾、幢各一,節一,夾槊二,誕馬四。次革車一乘,駕赤馬四,駕士二十五人。散扇二,方傘二,曲蓋一,大角四。外仗。青衣八人,車輻棒六,戟六十,刀盾、槊、弓矢各五十,儀刀十二,信幡四,告止、傳教幡各二。次衛尉排列、押當職掌七人,部轄人員、太仆寺部押人員、教馬官各一人。押當職掌四人。

      以上皆政和所定也。

      《宋史》 元·脫脫等

    推薦詩詞

    長安古意(唐·盧照鄰)

    長安大道連狹斜,青牛白馬七香車。
    玉輦縱橫過主第,金鞭絡繹向侯家。
    龍銜寶蓋承朝日,鳳吐流蘇帶晚霞。
    百丈游絲爭繞樹,一群嬌鳥共啼花。
    啼花戲蝶千門側,碧樹銀臺萬種色。
    復道交窗作合歡,雙闕連甍垂鳳翼。
    梁家畫閣天中起,漢帝金莖云外直。
    樓前相望不相知,陌上相逢詎相識。
    借問吹簫向紫煙,曾經學舞度芳年。
    得成比目何辭死,愿作鴛鴦不羨仙。
    比目鴛鴦真可羨,雙去雙來君不見。
    生憎帳額繡孤鸞,好取門簾帖雙燕。
    雙燕雙飛繞畫梁,羅緯翠被郁金香。
    片片行云著蟬鬢,纖纖初月上鴉黃。
    鴉黃粉白車中出,含嬌含態情非一。
    妖童寶馬鐵連錢,娼婦盤龍金屈膝。
    御史府中烏夜啼,廷尉門前雀欲棲。
    隱隱朱城臨玉道,遙遙翠幰沒金堤。
    挾彈飛鷹杜陵北,探丸借客渭橋西。
    俱邀俠客芙蓉劍,共宿娼家桃李蹊。
    娼家日暮紫羅裙,清歌一囀口氛氳。
    北堂夜夜人如月,南陌朝朝騎似云。
    南陌北堂連北里,五劇三條控三市。
    弱柳青槐拂地垂,佳氣紅塵暗天起。
    漢代金吾千騎來,翡翠屠蘇鸚鵡杯。
    羅襦寶帶為君解,燕歌趙舞為君開。
    別有豪華稱將相,轉日回天不相讓。
    意氣由來排灌夫,專權判不容蕭相。
    專權意氣本豪雄,青虬紫燕坐春風。
    自言歌舞長千載,自謂驕奢凌五公。
    節物風光不相待,桑田碧海須臾改。
    昔時金階白玉堂,即今唯見青松在。
    寂寂寥寥揚子居,年年歲歲一床書。
    獨有南山桂花發,飛來飛去襲人裾。

    菊(唐·鄭谷)

    王孫莫把比荊蒿,九日枝枝近鬢毛。
    露濕秋香滿池岸,由來不羨瓦松高。

    采桑子·寶釵樓上妝梳晚(宋·陸游)

    寶釵樓上妝梳晚,懶上秋千。閑撥沈煙。金縷衣寬睡髻偏。鱗鴻不寄遼東信,又是經年。彈淚花前。愁入春風十四弦。

    劍器近·夜來雨(宋·袁去華)

    夜來雨。賴倩得、東風吹住。海棠正妖嬈處。且留取。
    悄庭戶。試細聽、鶯啼燕語。分明共人愁緒。怕春去。
    佳樹。翠陰初轉午。重簾卷,乍睡起、寂寞看風絮。偷彈清淚寄煙波,見江頭故人,為言憔悴如許。彩箋無數。去卻寒暄,到了渾無定據。斷腸落日千山暮。

    歸鳥(魏晉·陶淵明)

    其一
    翼翼歸鳥,晨去于林;
    遠之八表,近憩云岑。
    和風不洽,翻翮求心。
    顧儔相鳴,景庇清陰。
    其二
    翼翼歸鳥,載翔載飛。
    雖不懷游,見林情依。
    遇云頡頏,相鳴而歸。
    遐路誠悠,性愛無遺。
    其三
    翼翼歸鳥,相林徘徊。
    豈思失路,欣及舊棲。
    雖無昔侶,眾聲每諧。
    日夕氣清,悠然其懷。
    其四
    翼翼歸鳥,戢羽寒條。
    游不曠林,宿則森標。
    晨風清興,好音時交。
    矰繳奚施,已卷安勞!

    慶清朝慢/慶清朝 踏青(宋·王觀)

    調雨為酥,催冰做水,東君分付春還。何人便將輕暖,點破殘寒。結伴踏青去好,平頭鞋子小雙鸞。煙效外,望中秀色,如有無間。晴則個,陰則個,饾饤得天氣,有許多般。須教鏤花撥柳,爭要先看。不道吳綾繡襪,香泥斜沁幾行斑。東風巧,盡收翠綠,吹在眉山。

    愁倚闌/春光好(宋·程垓)

    春猶淺,柳初芽。杏初花。楊柳杏花交影處,有人家。玉窗明暖烘霞。小屏上、水遠山斜。昨夜酒多春睡重,莫驚他。

    代趙儀可挽劉叔丙(宋·蔡戡)

    此士不可得,鄉人今始思。
    迎賓多事日,教子廢科時。
    望屋訟自止,弄丸爭者誰。
    京華攜手處,憶著最傷悲。

    和侃法師(南北朝·庾信)

    秦關望楚路,
    灞岸想江潭。
    幾人應落淚,
    看君馬向南。

    長恨歌(唐·白居易)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
    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
    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云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宴無閑暇,春從春游夜專夜。
    后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憐光采生門戶。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驪宮高處入青云,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
    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
    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余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
    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翅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
    黃埃散漫風蕭索,云棧縈紆登劍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斷腸聲。
    天旋地轉回龍馭,至此躊躇不能去。
    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
    君臣相顧盡沾衣,東望都門信馬歸。
    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
    西宮南內多秋草,落葉滿階紅不掃。
    梨園弟子白發新,椒房阿監青娥老。
    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
    遲遲鐘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寒誰與共。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
    排空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
    樓閣玲瓏五云起,其中綽約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
    金闕西廂叩玉扇,轉教小玉報雙成。
    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里夢魂驚。
    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銀屏迤邐開。
    云髻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
    風吹仙袂飄飖舉,猶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含情凝睇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
    昭陽殿里恩愛絕,蓬萊宮中日月長。
    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
    唯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
    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
    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