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卷三十九·本紀第三十九

          寧宗三

      嘉定元年春正月戊寅,右諫議大夫葉時等請梟韓侂胄首于兩淮以謝天下,不報。辛巳,下詔求言。壬午,王柟還自河南,持金人牒,求韓侂胄首。丙戌,葉時等復請梟侂胄首于兩淮。戊子,安定郡王伯栩薨。壬辰,以史彌遠知樞密院事,以許奕為金國通謝使。

      二月戊申,追復趙汝愚觀文殿大學士,謚忠定。詔史官改紹熙以來韓侂胄事跡。壬子,詔臨安府振給流民。戊午,責授程松果州團練副吏、賓州安置。是月,郴州黑風峒寇羅世傳作亂,招降之。

      三月癸酉,以毛自知首論用兵,奪進士第一人恩例。戊子,下詔戒飭內外群臣。復秦檜王爵、贈謚。己丑,王柟自軍前再還行在,議以韓侂胄函首易淮、陜侵地。辛卯,詔梟侂胄首于兩淮。是春,子垍生。

      夏四月丙辰,詔后省科別群臣奏疏可行者以聞。贈彭龜年寶謨閣直學士,落李沐寶文閣學士。戊午,再責授陳自強復州團練副使、雷州安置,仍籍其家。

      閏月辛未,置拘榷安邊錢物所。壬申,雨雹。癸未,子垍薨,追封肅王,謚沖靖。詔大理、三衙、臨安府及諸路闕雨州縣決系囚,釋杖以下。甲申,詔自今視事,令皇太子侍立。乙酉,以錢象祖兼太子少傅,衛涇、雷孝友、林大中并兼太子賓客。辛卯,以旱,禱于天地、宗廟、社稷。癸巳,減常膳。乙未,蠲兩浙闕雨州縣貧民逋賦。命大理、三衙、臨安府、兩浙州縣決系囚。丙申,幸太乙宮、明慶寺禱雨。丁酉,以旱,詔求言。

      五月辛酉,賜禮部進士鄭自成以下四百二十有六人及第、出身。甲子,太白經天。乙丑,以飛蝗為災,減常膳。丁卯,詔侍從、臺諫疏奏闕政,監司、守令條上民間利害。

      六月庚午,金人歸大散關。辛未,金人歸濠州。乙亥,衛涇罷。丙子,遣鄒應龍賀金主生辰。甲申,林大中薨。乙未,以蝗,禱于天地、社稷。丙戌,詔侍從、兩省、臺諫舉沿邊守臣。辛卯,以史彌遠兼參知政事。

      秋七月辛丑,詔呂祖泰特補上州文學。癸丑,以丘崈同知樞密院事。壬戌,以飛蝗為災,詔三省疏奏寬恤未盡之事。

      八月戊辰朔,發米振貧民。辛未,丘崈卒。甲戌,命侍從、臺諫、兩省詳議會子折閱利害。辛巳,以禮部尚書婁機同知樞密院事,吏部尚書樓鑰簽書樞密院事。丙戌,詔禮部侍郎許奕、起居舍人曾從龍考訂監司、守令所陳民間利害,擇可行者以聞,其未上者趣之。甲午,發米二十萬,振糶江、淮流民。

      九月辛丑,金使完顏侃、喬宇入見。壬子,出安邊所錢一百萬緡,命江、淮制置大使司糴米振饑民。己未,詔以和議成諭天下。甲子,遣曾從龍使金賀正旦。乙丑,大風。赦沿邊諸州。

      冬十月丙子,以錢象祖為左丞相,史彌遠為右丞相。雷孝友知樞密院事仍兼參知政事,婁機參知政事,樓鑰同知樞密院事。己卯,褒錄慶元上書楊宏中等六人。庚辰,封伯柷為安定郡王。辛巳,蔡璉除名,配贛州牢城。癸未,金遣使來賀瑞慶節。

      十一月丙辰,金主璟殂。戊午,史彌遠以母憂去位。十二月戊辰,錢象祖罷。庚午,四川初行當五大錢。升嘉興府為嘉興軍。再奪李沐三官、信州居住。戊寅,改命曾從龍使金吊祭。己卯,黎州蠻畜卜寇邊。己丑,遣宇文紹彭使金賀即位。辛卯,蠲兩淮州軍二稅一年。是歲,江、淮制置司汰雄淮軍歸農,淮東揀刺八千余人以補鎮江大軍及武鋒軍之闕,淮西揀刺二萬六千余人以為御前定武軍。

      二年春正月庚子,詔內外有司疏陳節用之事。辛丑,金遣裴滿正來告哀。丁己,以樓鑰參知政事,御史中丞章良能知樞同密院事,吏部尚書宇文紹節簽書樞密院事。庚申,金遣蒲察知剛來獻遺留物。詔侍從、兩省、臺諫各舉監司、郡守治行尤異者二三人。

      二月己巳,金遣使來告即位。庚午,黎州蠻寇邊。壬午,以會子折閱日甚,詔侍從、兩省以下各疏奏所見。丁亥,罷法科試經義,復六場舊法。戊子,大風。

      三月丙申,雨雹。巳酉,詔民以減會子之直籍沒家財者,有司立還之。戊午,禁兩淮官吏私買民田。庚申,命浙西及沿江諸州給流民病者藥。辛酉,罷漳、泉、福三州、興化軍賣廢寺田。壬戌,出內庫錢十萬緡為臨安貧民棺槥費。

      夏四月乙丑,詔諸路監司督州縣捕蝗。戊辰,江、淮制置司言,放廬、濠二州忠義軍歸農。甲申,賜臨安諸軍死者棺錢。戊子,賜楊震仲謚曰節毅。

      五月丙申,史彌遠起復。丁酉,以旱,詔諸路監司決系囚,劾守令之貪殘者,戊戌,借補訓武郎羅日愿謀為變,伏誅。庚子,詔侍從、兩省、臺諫各舉監司、郡守有政績才望者二人,以補郎官之闕。辛丑,申命州縣捕蝗。癸卯,詔兩淮、荊襄守令以戶口多寡為殿最。乙卯,釋大理、三衙、臨安府、兩浙州縣杖以下囚。除茶鹽賞錢。己未,以旱,詔群臣上封事。庚申,禱于天地、宗廟、社稷。

      六月癸亥朔,命浙西諸州諭民種麻豆,毋督其租。詔臺省及諸路監司速決滯獄。戊辰,奉安成肅皇后神御于景靈宮。己巳,遣俞應符賀金主生辰。乙酉,復禱雨于天地、宗廟、社稷。己丑,命江西、福建、二廣豐稔諸州糴運以給臨安,仍償其費。辛卯,京湖制置司言,放諸州新軍及忠義人歸農。

      秋七月癸巳,命有司舉行寬恤之政五條。乙未,詔荒歉州縣七歲以下男女聽異姓收養,著為令。己亥,蠲信陽、荊門、漢陽軍民賦。壬寅,命兩淮轉運司給諸州民麥種。癸卯,募民以振饑免役。

      八月甲子,聽兩淮諸州民行鐵錢于沿江八州。乙丑,以安丙為四川制置大使,罷宣撫司。甲戌,冊皇太子。丁丑,皇太子謁于太廟。戊寅,詔皇太子更名詢。己卯,黎州蠻復寇邊。丙戌,發米十萬石振兩淮饑民。

      九月己亥,朝獻于景靈宮。庚子,朝享于太廟。辛丑,合祭天地于明堂,大赦。丙午,增太學內舍生十員。癸丑,命吏部郎官劉爚等審定中外所陳會子利害,上于朝。己未,遣費培使金賀正旦。

      冬十月丁卯,命京湖制置司募逃卒及放散忠義以補廂、禁軍闕。丁丑,金遣使來賀瑞慶節。己丑,命兩淮轉運司給諸州民稻種。減公私房廊白地錢什之三。

      十一月辛卯朔,沔州統制張林等謀作亂,事覺,貸死除名、廣南羈管。甲午,詔浙西監司募饑民修水利。乙未,以歲饑罷雪宴。是月,郴州黑風峒寇李元礪作亂,眾數萬,連破吉、郴諸縣,詔遣荊、鄂、江、池四州軍討之。十二月甲子,四川制置大使司調官軍討黎州蠻,敗績。己巳,賜朱熹謚曰文。乙亥,詔諸州毋糴職田租。丙戌,金遣使來賀明年正旦。是歲,諸路旱蝗,揚、楚、衡、郴、吉五州、南安軍盜起。

      三年春正月甲辰,下詔招諭群盜。又詔戒飭監司、郡守。丙午,雨土。

      二月辛酉,黎州蠻復寇邊。庚午,詔楚州武鋒軍歲給累重錢,如大軍例。壬午,以工部侍郎王居安知隆興府,督捕峒寇。

      三月丁酉,蠲都城及荒歉諸州民間逋負。己亥,以湖南轉運判官曹彥約知潭州,督捕峒寇。庚子,賜彭龜年謚曰忠肅。甲寅,誅楚州渠賊胡海。丙辰,以久雨,釋兩浙州縣系囚。

      夏四月癸亥,李元礪犯南雄州,官軍大敗。乙丑,決臨安系囚,釋杖以下。丙寅,詔監司、守臣安集泰、吉二州民經賊蹂踐者。戊辰,出內庫錢二十三萬緡賜臨安軍民。己巳,詔臨安府給細民病死者棺櫬。

      五月乙未,淮東賊悉平,詔寬恤殘破州縣。甲辰,以去歲旱蝗,百官應詔封事,命兩省擇可行者以聞。乙巳,命沿海諸州督捕海寇。戊申,經理兩淮屯田。庚戌,以江陵忠勇軍為御前忠勇軍。癸丑,以久雨,發米振貧民。

      六月丁己朔,日有食之。壬戌,命有司舉行寬恤之政十有九條。癸亥,遣黃中賀金主生辰。己卯,加楊次山少保,封永陽郡王。詔三衙、江上、四川諸軍主帥核實軍籍,期冒者以贓論。是月,池州副都統許俊、江州副都統劉元鼎與李元礪戰于江西,皆不利。知潭州曹彥約又與賊戰,亦為所敗,賊勢愈熾。

      秋七月辛卯,申嚴圍田增廣之禁。癸卯,定南班為三十員。

      八月乙亥,大風拔木。是月,臨安府蝗。

      九月丙戌朔,詔三衙、江上諸軍,升差將校必以材藝年勞,其徇私者,臺諫及制置、總領劾之。癸丑,遣錢仲彪使金賀正旦。

      冬十月壬申,雷。金遣使來賀瑞慶節。丁丑,推南雄州戰歿將士恩。

      十一月癸巳,賞楚州平賊功。乙巳,遣朝臣二人往兩浙路與提舉官議收浮鹽。是月,李元礪迫贛州、南安軍,詔以重賞募人討之。十二月丙辰,詔江、淮諸司嚴飭守令安集流民。戊午,婁機罷。丙寅,湖南賊羅世傳縛李元礪以降,峒寇悉平。辛巳,金遣使來賀明年正旦。黎州蠻請降。是歲,臨安、紹興二府、嚴、衢二州大水,振之,仍蠲其賦。

      四年春正月己丑,敘州蠻攻嘉定府利店砦,陷之。甲辰,以四川鹽擔錢對減激賞絹一年。丙午,詔湖南、江西諸州經賊蹂踐者,監司、守臣考縣令安集之實,第其能否以聞。

      二月乙卯,李元礪伏誅。壬戌,羅世傳補官,尋復叛。辛巳,罷廣西諸州牛稅。

      閏月丁未,大風。辛亥,詔諸路帥臣、監司、守令格朝廷振恤之令及盜發不即捕者,重罪之。

      三月己未,臨安府振給病民,死者賜棺錢。丙子,沔州將劉世雄等謀據仙人原作亂,伏誅。夏四月甲申,禁兩浙、福建州縣科折鹽酒。己丑,以吳曦沒官田租代輸關外四州旱傷秋稅。丙午,賜黑風峒名曰效忠。戊申,出內庫錢瘞疫死者貧民。是月,四川制置大使司置安邊司以經制蠻事,命成都路提刑李{直土}、潼川路安撫許奕共領之。

      五月乙亥,賜禮部進士趙建大以下四百六十有五人及第、出身。

      六月丁亥,遣余嶸賀金主生辰,會金國有難,不至而還。減京畿囚罪一等,釋杖以下。辛丑,更定四川諸軍軍額。

      秋七月壬戌,太白晝見。丙寅,詔四川官吏嘗受偽命者,自今毋得敘用。丁丑,詔軍興以來爵賞冒濫者聽自陳,除其罪。

      九月辛酉,敘州蠻寇邊。乙亥,羅世傳為其黨所殺。丁丑,遣程卓使金賀正旦。詔附會開邊得罪之人,自今毋得敘用。

      冬十月甲辰,以金國有難,命江淮、京湖、四川制置司謹邊備。

      十一月己酉朔,日有食之。癸丑,賞平峒寇功。甲戌,申嚴諸軍升差之制。十二月辛巳,奉議郎張鎡坐扇搖國本除名、象州羈管。癸未,以會子折閱不行,遣官體訪江、浙諸州。乙巳,金遣使來賀明年正旦。是歲,金國有難,賀生辰使不至。

      五年春正月己巳,詔諸路通行兩浙倍役法,著為令。壬申,賜李好義謚曰忠壯。

      二月壬午,罷兩淮軍興以來借補官。

      三月庚戌,四川制置司遣兵分道討敘州蠻,其酋米在請降。戊辰,以久雨,詔大理、三衙、臨安府、兩浙州縣決系囚。甲戌,以廣東、湖南、京西盜平,監司、帥臣進職有差。夏五月癸酉,安南國王李龍〈翰中"羽改日"〉卒,以其子昊旵為安南國王。詔州縣見役人毋納免役錢,役滿復輸。

      六月癸未,遣傅誠賀金主生辰。乙酉,禁銅錢過江。

      秋七月庚申,賞降敘州蠻功。戊辰,以雷雨毀太廟屋,避正殿減膳。

      八月甲戌朔,御后殿,復膳。

      九月丙午,太白晝見。己酉,有司上《續編中興禮書》。庚戌,遵義砦夷楊煥來獻馬。辛未,罷沿海諸州海船錢。遣應武使金賀正旦。

      冬十月辛巳,詔諸路總領官歲舉堪將帥者二三人,安撫、提刑舉可備將材者各二人。戊子,金遣使來賀瑞慶節。戊戌,雷。遣使吊祭安南。

      十一月庚申,朝獻于景靈宮。辛酉,朝饗于太廟。壬戌,祀天地于圜丘,大赦。十二月丁丑,再蠲濠州租稅一年。壬午,詔蠲州縣橫增稅額。己亥,金遣使來賀明年正旦。

      六年春正月庚申,宇文紹節卒。詔侍從、臺諫、兩省官、帥守、監司各舉實才二三人。

      二月丁丑,太白晝見。丙戌,有司上《嘉定編修吏部條法總類》。乙未,詔宗室毋與胥吏通姻,著為令。

      三月癸亥,樓鑰罷。

      夏四月丙子,以章良能參知政事。甲午,復法科試經義法,雜流進納人不預。

      五月丁卯,以旱,命大理、三衙、臨安府決系囚。戊辰,修慶元六年以來寬恤詔令。

      六月乙亥,詔刑部歲終上諸州未決之獄于尚書省,擇其最久者罪之。丁丑,遣董居誼賀金主生辰,會金國亂,不至而還。丁亥,復監司臧否守令及監司、郡守舉廉吏所知法。丙申,詔三衙、江上諸軍主帥各舉堪將帥者二三人。

      八月己巳朔,詔諸路監司、帥臣舉所部官吏之才行卓絕、績用章著者。庚午,知思州田宗范謀作亂,夔州路安撫司遣兵討平之。是月,金人弒其主允濟。

      九月甲辰,蠲京、湖諸州逋負二十八萬余緡。

      閏月戊辰朔,詔御史臺置考課監司簿。丙戌,以金主新立,命四川謹邊備。己丑,詔湖北監司、守令振恤旱傷。癸巳,雷。甲午,史彌遠等上《三祖下七世仙源類譜》、《高宗寶訓》、《皇帝玉牒》、《會要》。乙未,大雷。丙申,以雷發非時,下罪己詔。

      冬十月丁酉朔,申嚴互送之禁。戊申,遣真德秀賀金主即位,會金國亂,不至而還。庚戌,遣李{直土}使金賀正旦,亦不至而還。甲子,金遣使來告即位。

      十一月癸未,虛恨蠻寇嘉定府之中鎮砦。十二月壬寅,蠲瓊州丁鹽錢。癸亥,金遣使來賀明年正旦。是歲,兩浙諸州大水,振之。

      七年春正月丁卯朔,四川制置司遣提舉皂郊博馬務何九齡率諸將及金人戰于秦州城下,敗還。丁丑,章良能薨。壬午,沔州都統王大才斬何九齡,梟首境上,以其事聞。

      三月丁卯,以安丙同知樞密院事,成都府路安撫使董居誼為四川制置使。庚辰,金國來督二年歲幣。戊子,金人來止賀正旦使。

      夏四月癸卯,蠲福建沿海諸州貧民納鹽。

      五月丁丑,太白經天。乙酉,賜禮部進士袁甫以下五百四人及第、出身。

      六月辛丑,以旱,命諸路州軍禱雨。甲辰,詔諸路監司、守臣速決滯訟。丙午,蠲兩浙路諸州贓賞錢。壬子,釋大理、三衙及兩浙路杖以下囚。丁巳,置嘉定府邊丁二千人以備蠻。

      秋七月甲子朔,以左諫議大夫鄭昭先簽書樞密院事兼權參知政事。戊辰,詔省吏毋授參議官。乙亥,金人來告遷于南京。庚寅,以起居舍人真德秀奏,罷金國歲幣。是月,夏人以書來四川,議夾攻金人,不報。

      八月癸巳朔,罷關外四州所增方田稅。乙未,罷四川宣制司所補官。癸卯,復建宗學。置博士、諭各一人,弟子員百人。金國復來督歲幣。乙巳,太白經天。禁州縣沮壞義役。戊申,詔以安丙為觀文殿學士、知潭州。

      九月壬戌朔,日有食之,太白晝見。乙丑,史彌遠等上《高宗中興經武要略》。戊寅,調殿前司兵增戍天長縣。丙戌,以久雨,釋大理、三衙、臨安府杖以下囚。庚寅,釋兩浙路杖以下囚。除茶鹽賞錢。

      冬十月壬辰朔,出內帑錢振臨安府貧民。

      十一月辛酉朔,遣聶子述使金賀正旦,刑部侍郎劉爚等及太學諸生上章言其不可,不報。丙戌,命浙東監司發常平米振災傷州縣。罷四川制置大使司所開鹽井。十二月甲午,復罷同安監鑄錢。丁巳,金遣使來賀明年正旦。是歲,黎州蠻畜卜始降。

      八年春正月辛未,命師禹嗣秀王。詔侍從、兩省、臺諫各舉將材三人。己卯,遣丁焴賀金主生辰。戊子,申嚴銷金鋪翠之禁。

      二月丙午,雷孝友罷。壬子,蠲平江等五郡逋負米,釋其系囚。己未,雨土。

      三月辛酉,詔大郡歲舉廉吏二人,小郡一人。乙亥,以旱,命諸路州縣禱雨。丙子,蠲臨安府茶鹽賞錢。釋兩浙諸州系囚。辛巳,應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科何致坐妄造事端、營惑眾聽,配廣西牢城。癸未,安定郡王伯柷薨。丙戌,釋江、淮闕雨州郡杖以下囚。

      夏四月乙未,幸太一宮、明慶寺禱雨。辛丑,避正殿,減膳。壬寅,禱雨于天地、宗廟、社稷。癸卯,詔中外臣民直言時政得失。乙巳,減臨安及諸路雜犯死罪以下囚,釋杖以下。

      五月辛未,雨。己卯,命利州路安撫司招刺忠義人。辛巳,御正殿,復膳。癸未,復命有司禱雨。甲申,詔贓吏毋得減年參選,著為令。乙酉,發米振糶臨安府貧民。

      六月丙辰,詔兩浙、江、淮路諭民雜種粟麥麻豆,有司毋收其賦,田主毋責其租。

      秋七月辛酉,以鄭昭先參知政事,禮部尚書曾從龍簽書樞密院事。壬戌,詔四川立楊巨源廟,名曰褒忠。戊辰,蠲兩淮諸州今年秋稅并極邊五州明年夏稅。癸酉,蠲臨安、紹興二府貧民夏稅。丙子,發米三十萬石振糶江東饑民。庚辰,詔弟搢更名思正,侄均更名貴和。甲申,詔職田蠲放如民田,違者坐之。

      八月己丑,賜張栻謚曰宣。庚子,申嚴宗子訓名法。丁未,權罷旱傷州縣比較賞罰。己酉,禁州縣遏糴。是月,蘭州盜程彥暉求內附,四川制置使董居誼卻之。

      九月己巳,朝獻于景靈宮。庚午,朝饗于太廟。辛未,合祭天地于明堂,大赦。乙亥,申嚴兩浙圍田之禁。甲申,罷四川法科試。

      冬十月乙未,命六部各類赦書寬恤事,下諸路監司推行。壬寅,金遣使來賀瑞慶節。

      十一月丙辰朔,封伯澤為安定郡王。癸亥,遣施累使金賀正旦。十二月己丑,詔楊巨源、李好義子孫各進一官。辛亥,金遣使來賀明年正旦。是歲,兩浙、江東西路旱蝗。

      九年春正月乙丑,賜呂祖謙謚曰成。置馬軍司水軍。乙亥,遣留筠賀金主生辰。丙子,命諸州招填軍籍。辛巳,罷諸路旱蝗州縣和糴及四川關外科糴。

      二月甲申朔,日有食之。辛亥,東西兩川地大震。

      三月乙卯,又震。甲子,又震,馬湖夷界山崩八十里,江水不通。丁卯,又震。壬申,又震。丁丑,詔侍從、臺諫、兩省舉堪監司者各二人。

      夏四月戊戌,秦州人唐進與其徒何進等引眾十萬來歸,四川制置使董居誼拒卻之。

      五月癸酉,太白晝見。

      六月辛卯,西川地震。壬辰,又震。乙未,又震,黎州山崩。戊申,振恤浙西被水州縣,寬其租稅。

      秋七月戊辰,詔邊縣擇才不拘常法,其余并遵三年之制。

      九月甲申,詔兩浙、江東監司核州縣被水最甚者,蠲其租。

      冬十月癸亥,西川地震。甲子,又震。丙寅,金遣使來賀瑞慶節。

      十一月庚寅,遣陳伯震使金賀正旦。癸卯,以程彥暉攻圍鞏州,迫及川界,命利州副都統劉昌祖移駐西和州以備之。十二月丁巳,再給諸軍雪寒錢。乙亥,金遣使來賀明年正旦。

      《宋史》 元·脫脫等

    推薦詩詞

    賈生(唐·李商隱)

    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
    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

    探春(宋·鄭獬)

    雪后清風特地斜,柳條疏瘦未藏鴉。
    與君試去探春信,看到梅花第幾花。

    遣憂(唐·杜甫)

    亂離知又甚,消息苦難真。受諫無今日,臨危憶古人。
    紛紛乘白馬,攘攘著黃巾。隋氏留宮室,焚燒何太頻。

    哭張六(宋·徐積)

    欲視目已瞑,欲語口已噤。
    欲動肉已寒,欲書手已硬。
    惟有心上熱,惟有心上悲。
    此熱須臾間,此悲無休時。
    所悲孤兒寒,所悲孤兒饑。
    苦苦復苦苦,此悲遂入土。

    絕句四首(唐·杜甫)

    堂西長筍別開門,塹北行椒卻背村。
    梅熟許同朱老吃,松高擬對阮生論。

    欲作魚梁云復湍,因驚四月雨聲寒。
    青溪先有蛟龍窟,竹石如山不敢安。

    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

    藥條藥甲潤青青,色過棕亭入草亭。
    苗滿空山慚取譽,根居隙地怯成形。

    九章之六 思美人(先秦·屈原)

    思美人兮,攬涕而竚眙。
    媒絕路阻兮,言不可結而詒。
    蹇蹇之煩冤兮,陷滯而不發。
    申旦以舒中情兮,志沉菀而莫達。
    愿寄言于浮云兮,遇豐隆而不將。
    因歸鳥而致辭兮,羌迅高而難當。
    高辛之靈盛兮,遭玄鳥而致詒。
    欲變節以從俗兮,媿易初而屈志。
    獨歷年而離愍兮,羌憑心猶未化。
    寧隱閔而壽考兮,何變易之可為!
    知前轍之不遂兮,未改此度。
    車既覆而馬顛兮,蹇獨懷此異路。
    勒騏驥而更駕兮,造父為我操之,
    遷逡次而勿驅兮,聊假日以須是時。
    指嶓冢之西隈兮,與纁黃以為期。
    開春發歲兮,白日出之悠悠。
    吾將蕩志而愉樂兮,遵江夏以娛憂。
    攬大薄之芳茝兮,搴長洲之宿莽。
    惜吾不及古人兮,吾誰與玩此芳草?
    解萹薄與雜菜兮,備以為交佩。
    佩繽紛以繚轉兮,遂萎絕而離異。
    吾且儃徊以娛憂兮,觀南人之變態。
    竊快在中心兮,揚厥憑而不竢。
    芳與澤其雜糅兮,羌芳華自中出。
    紛郁郁其遠蒸兮,滿內而外揚。
    情與質信可保兮,羌居蔽而聞章。
    令薜荔以為理兮,憚舉趾而緣木。
    因芙蓉而為媒兮,憚褰裳而濡足。
    登高吾不說兮,入下吾不能。
    固朕形之不服兮,然容與而狐疑。
    廣遂前畫兮,未改此度也。
    命則處幽吾將罷兮,愿及白日之未暮也。
    獨煢煢而南行兮,思彭咸之故也。

    帝臺春(宋·李甲)

    芳草碧色,萋萋遍南陌。暖絮亂紅,也知人、春愁無力。憶得盈盈拾翠侶,共攜賞、鳳城寒食。到今來,海角逢春,天涯為客。
    愁旋釋。還似織。淚暗拭。又偷滴。謾佇立、遍倚危闌,盡黃昏,也只是、暮云凝碧。拚則而今已拚了,忘則怎生便忘得。又還問鱗鴻,試重尋消息。

    苦雨奉寄隴西公兼呈王征士(唐·杜甫)

    今秋乃淫雨,仲月來寒風。群木水光下,萬象云氣中。
    所思礙行潦,九里信不通。悄悄素浐路,迢迢天漢東。
    愿騰六尺馬,背若孤征鴻。劃見公子面,超然歡笑同。
    奮飛既胡越,局促傷樊籠。一飯四五起,憑軒心力窮。
    嘉蔬沒混濁,時菊碎榛叢。鷹隼亦屈猛,烏鳶何所蒙。
    式瞻北鄰居,取適南巷翁。掛席釣川漲,焉知清興終。

    古風其四十一(唐·李白)

    朝弄紫泥海。
    夕披丹霞裳。
    揮手折若木。
    拂此西日光。
    云臥游八極。
    玉顏已千霜。
    飄飄入無倪。
    稽首祈上皇。
    呼我游太素。
    玉杯賜瓊漿。
    一餐歷萬歲。
    何用還故鄉。
    永隨長風去。
    天外恣飄揚。
    (一本無此二句)

    和賈舍人早朝(唐·杜甫)

    五夜漏聲催曉箭,九重春色醉仙桃。
    旌旗日暖龍蛇動,宮殿風微燕雀高。
    朝罷香煙攜滿袖,詩成珠玉在揮毫。
    欲知世掌絲綸美,池上于今有鳳毛。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