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卷八十五·志第三十八·地理一

          ◎地理一

      ○京城 京畿路 京東路 京西路

      唐室既衰,五季迭興,五十余年,更易八姓,宇縣分裂,莫之能一。宋太祖受周禪,初有州百一十一,縣六百三十八,戶九十六萬七千三百五十三。建隆四年,取荊南,得州、府三,縣一十七,戶一十四萬二千三百。平湖南,得州一十五、監一,縣六十六,戶九萬七千三百八十八。乾德三年,平蜀,得州、府四十六,縣一百九十八,戶五十三萬四千三十九。開寶四年,平廣南,得州六十,縣二百一十四,戶一十七萬二百六十三。八年,平江南,得州一十九,軍三,縣一百八,戶六十五萬五千六十五。計其末年,凡有州二百九十七,縣一千八十六,戶三百九萬五百四。太宗太平興國三年,陳洪進獻地,得州二,漳、泉。縣十四,戶十五萬一千九百七十八。錢俶入朝,得州十三、軍一,縣八十六,戶五十五萬六百八十。四年,平太原,得州十、軍一,縣四十,戶三萬五千二百二十。七年,李繼捧來朝,得州四,縣八。。至是,天下既一,疆理幾復漢、唐之舊,其未入職方氏者,唯燕、云十六州而已。

      至道三年,分天下為十五路,天圣析為十八,元豐又析為二十三:曰京東東、西,曰京西南、北,曰河北東、西,曰永興,曰秦鳳,曰河東,曰淮南東、西,曰兩浙,曰江南東、西,曰荊湖南、北,曰成都,曰梓、利、夔、曰福建,曰廣南東、西。東南際海,西盡巴僰,北極三關,東西六千四百八十五里,南北萬一千六百二十里。崇寧四年,復置京畿路。大觀元年,別置黔南路。三年,并黔南入廣西,以廣西黔南為名。四年,仍舊為廣南西路。當是時,天下有戶二千八十八萬二千二百五十八,口四千六百七十三萬四千七百八十四,視西漢盛時蓋有加焉。隋、唐疆理雖廣,而戶口皆有所不及。迨宣和四年,又置燕山府及云中府路,天下分路二十六,京府四,府三十,州二百五十四,監六十三,縣一千二百三十四,可謂極盛矣。

      大抵宋有天下三百余年,繇建隆初訖治平末,一百四年,州郡沿革無大增損。熙寧始務辟土,而種諤先取綏州,韓絳繼取銀州,王韶取熙河,章惇取懿、洽,謝景溫取徽、誠,熊本取南平,郭逵取廣源,最后李憲取蘭州,沈括取葭蘆、米脂、浮圖、安疆等砦。雖嘗以河東邊界七百里地與遼人,當時王安石議,蓋曰:"吾將取之,寧姑與之也。"迨元祐更張,葭蘆等四砦給賜夏人,而分畫久不能定。紹圣遂罷分畫,督諸路各乘勢攻討進筑。自三年秋八月訖元符二年冬,凡陜西、河東建州一,軍二,關三,城九,砦二十八,堡十,又取青唐,邈川、寧塞、龍支等城。建中靖國悉還吐蕃故壤,稍紓民力。崇寧亟變前議,專以紹述為事,蔡京始任童貫、王厚,更取湟、鄯、廓三州二十余壘。陶節夫、鐘傳、刑恕、胡宗回、曾孝序之徒,又相與鑿空駕虛,馳騖于元符封域之表。訖于重和,既立靖夏、制戎、制羌三城,雖夏人浸衰,而民力亦弊。西事甫定,北釁旋起。蓋自崇寧以來,益、梓、夔、黔、廣西、荊湖南、北迭相視效,斥大土宇,靡有寧歲,凡所建州、軍、關、城、砦、堡,紛然莫可勝紀。厥后建燕山、云中兩路,粗閱三歲,禍變旋作,中原板蕩,故府淪沒,職方所記,漫不可考。

      高宗蒼黃渡江,駐蹕吳會,中原、陜右盡入于金,東畫長淮,西割商、秦之半,以散關為界,其所存者,兩浙、兩淮、江東西、湖南北、西蜀、福建、廣東、廣西十五路而已,有戶一千二百六十六萬九千六百八十四。建國江左又百五十年,迨德祐丙子,遂并歸于我皇元版圖,而天下始復合為一焉。

      今據元豐所定,并京畿為二十四路,首之以京師,重帝都也。終之以燕、云,以其既得而旋失,故附見于后。而凡四京之城闕宮室,及南渡行在之所,其可考者冠乎篇首,為《地理志》云。

      東京,汴之開封也。梁為東都,后唐罷,晉復為東京,宋因周之舊為都,建隆三年,廣皇城東北隅,命有司畫洛陽宮殿,按圖修之,皇居始壯麗矣。雍熙三年,欲廣宮城,詔殿前指揮使劉延翰等經度之,以居民多不欲徙,遂罷。宮城周回五里。

      南三門:中曰乾元,東曰左掖,西曰右掖。東西面門曰東華、西華,北一門曰拱宸。乾元門內正南門曰大慶,東、西橫門曰左、右升龍。左右北門內各二門,曰左、右長慶,左、右銀臺。東華門內一門曰左承天祥符。西華門內一門曰右承天。左承天門內道北門曰宣祐。

      正南門內正殿曰大慶,東、西門曰左、右太和。正衙殿曰文德。兩掖門曰東、西上閣,東、西門曰左、右嘉福。大慶殿。北有紫宸殿,視朝之前殿也。西有垂拱殿常日視朝之所也。次西有皇儀殿,又次西有集英殿宴殿也。殿后有需云殿東有升平樓宮中觀宴之所也。宮后有崇政殿閱事之所也。殿后有景福殿,殿西有殿北向,曰延和,便坐殿也凡殿有門者,皆隨殿名。

      宮中又有延慶、安福、觀文、清景、慶云、玉京等殿,壽寧堂延春閣。福寧殿東西有門曰左、右昭慶。觀文殿西門曰延真,其東真君殿曰積慶,前建感真閣。又有龍圖閣,下有資政、崇和、宣德、述古殿。天章閣下有群玉、蕊珠二殿,后有寶文閣,閣東西有嘉德、延康二殿,前有景輝門。后苑東門曰寧陽,苑內有崇圣殿、太清樓,其西又有宜圣、化成、金華、西涼、清心等殿,翔鸞、儀鳳二閣,華景、翠芳、瑤津三亭。延福宮有穆清殿,延慶殿北有柔儀殿,崇徽殿北有欽明殿。延福宮北有廣圣宮,景祐二年改。內有太清、玉清、沖和、集福、會祥五殿,建流杯殿于后苑。

      又有慈德殿,觀稼殿,延義閣,邇英閣,隆儒殿,慈壽殿,慶壽宮,保慈宮,玉華殿,基春殿,睿思殿,承極殿,崇慶、隆祐二宮,睿成宮,宣和殿,圣瑞宮,顯謨閣,玉虛殿,玉華閣,親蠶宮,燕寧殿,延福宮,保和殿,玉清神霄宮,上清寶陰宮,萬歲山艮岳。

      舊城周回二十里一百五十五步。東二門:北曰望春,南曰麗景。南面三門:中曰朱雀,東曰保康,西曰崇明。西二門:南曰宜秋,北曰閶闔。北三門:中曰景龍,東曰安遠,西曰天波。

      新城周回五十里百六十五步。南三門:中曰南薰,東曰宣化,西曰安上。東二門:南曰朝陽,北曰含輝。西二門:南曰順天,北曰金耀。北四門:中曰通天,東曰長景,次東曰永泰,西曰安肅。汴河上水門,南曰大通,北曰宣澤。汴河下,南曰上善,北曰通津。惠民河,上曰普濟,下曰廣利。廣濟河,上曰咸豐,下曰善利,上南門曰永順。其后又于金耀門南置開遠門。

      西京。唐顯慶間為東都,開元改河南府,宋為西京,山陵在焉。宮城周回九里三百步。城南三門:中曰五鳳樓,東曰興教,西曰光政。東一門,曰蒼龍。西一門,曰金虎。北一門,曰拱宸。五鳳樓內,東西門曰左、右永泰,門外道北有鸞和門,右永泰門西有永福門。興教、光政門內各三門,曰:左、右安禮,左、右興善,左、右銀臺。蒼龍、金虎門內第二隔門曰膺福、千秋。膺福門內道北門曰建禮。

      正殿曰太極,殿前有日、月樓、日華、月華門,又有三門,曰太極殿門。后有殿曰天興,次北殿曰武德。西有門三重,曰:應天、乾元、敷政。內有文明殿,旁有東上閣門、西上閣門,前有左、右延福門。后又有殿曰垂拱,殿北有通天門,柱廊北有明福門,門內有天福殿,殿北有寢殿曰太清,第二殿曰思政,第三殿曰延春。東又有廣壽殿,視朝之所也。北第二殿曰明德,第三殿曰天和,第四殿曰崇徽。天福殿西有金鸞殿,對殿南廊有彰善門。殿北第二殿曰壽昌,第三殿曰玉華,第四殿曰長壽,第五殿曰甘露,第六殿曰乾陽,第七殿曰善興。西有射弓殿。千秋門內有含光殿。拱宸門內西偏有保寧門,門內有講武殿,北又有殿相對。內園有長春殿、淑景亭、十字亭、九江池、砌臺、娑羅亭。宮城東西有夾城,各三里余。東二門:南曰賓曜,北曰啟明。西二門:南曰金曜,北曰乾通。宮室合九千九百九十余區。

      皇城周回十八里二百五十八步。南面三門:中曰端門,東西曰左、右掖門。東一門,曰宣仁。西三門:南曰麗景,與金曜相直,中曰開化,與乾通相直;北曰應福。內皆諸司處之。

      京城周五十二里九十六步。南三門:中曰定鼎,東曰長夏,西曰厚載。東三門:中曰羅門,南曰建春,北曰上東。西一門,曰關門。北二門:東曰安喜,西曰徽安。

      南京。大中祥符七年,建應天府為南京。宮城周二里三百一十六步。門曰重熙、頒慶。殿曰歸德。京城周回一十五里四十步。東二門:南曰延和,北曰昭仁。西二門:南曰順成,北曰回鑾。南一門,曰崇禮。北一門,曰靜安。中有隔城,又有門二:東曰承慶,西曰祥輝。其東又有關城,南北各一門。

      北京。慶歷二年,建大名府為北京。宮城周三里一百九十八步,即真宗駐蹕行宮。城南三門:中曰順豫,東曰省風,西曰展義。東一門,曰東安。西一門,曰西安。順豫門內東西各一門,曰左、右保成。次北班瑞殿,殿前東西門二:東曰凝祥,西曰麗澤。殿東南時巡殿門,次北時巡殿,次靖方殿,次慶寧殿。時巡殿前東西門二:東曰景清,西曰景和。京城周四十八里二百六步,門一十七。

      行在所。建炎三年閏八月,高宗自建康如臨安,以州治為行宮。宮室制度皆從簡省,不尚華飾。垂拱、大慶、文德、紫宸、祥曦、集英六殿,隨事易名,實一殿。重華、慈福、壽慈、壽康四宮,重壽、寧福二殿,隨時異額,實德壽一宮。延和、崇政、復古、選德四殿,本射殿也。慈寧殿,欽先孝思殿,翠寒堂,損齋,東宮,講筵所,資善堂。天章、龍圖、寶文、顯猷、徽猷、敷文、煥章、華文、寶謨九閣,實天章一閣。

      京畿路。皇祐五年,以京東之曹州,京西之陳、許、鄭、滑州為輔郡,隸畿內,并開封府,合四十二縣,置京畿路轉運使及提點刑獄總之。至和二年,罷京畿路轉運使、提點刑獄。其曹、陳、許、鄭、滑各隸本路,為輔郡如故。崇寧四年,京畿路復置轉運使及提點刑獄。先是,改開封府界為京畿路,是年,又于京畿四面置四輔郡:潁昌府為南輔,鄭州為西輔,澶州為北輔,建拱州于開封襄邑縣為東輔,并屬京畿。大觀四年,罷四輔,許、鄭、澶州還隸京西及河北路,廢拱州,復以襄邑縣隸開封府。政和四年,襄邑縣復為拱州,后與潁昌府、鄭州、開德府復為東、南、西、北輔。宣和二年,罷四輔,潁昌府、鄭州、開德府各還舊隸,拱州隸京東西路,舊開封府界依舊為京畿。

      開封府。崇寧戶二十六萬一千一百一十七,口四十四萬二千九百四十。貢方紋綾、方紋紗、藨席、麻黃、酸棗仁。縣十六:開封,祥符,尉氏,陳留,雍丘,封丘,中牟,陽武,延津,長垣,東明,扶溝,鄢陵,考城,太康,咸平。

      京東路。至道三年,以應天、兗徐曹青鄆密齊濟沂登萊單濮濰淄、淮陽軍廣濟軍清平軍宣化軍、萊蕪監利國監為京東路。熙寧七年,分為東、西兩路:以青淄濰萊登密沂徐州、淮陽軍為東路;鄆兗齊濮曹濟單州、南京為西路。元豐元年,割西路齊州屬東路,割東路徐州屬西路。元祐元年,諸提點刑獄不分路,京東東路、京東西路并為京東路,京西南路、京西北路并為京西路,秦鳳等路、永興軍等路并為陜府西路,河北西路、河北東路并為河北路,淮南西路、淮南東路并為淮南路,其后仍分為兩路。

      東路。府一,濟南。州七:青,密,沂,登,萊,濰,淄。軍一,淮陽。縣三十八。

      青州,望。北海郡,鎮海軍節度。建隆三年以北海縣置軍。淳化五年,改軍名。慶歷二年,初置京東東路安撫使。崇寧戶九萬五千一百五十八,口一十六萬二千八百三十七。貢仙紋綾、梨、棗。縣六:益都,壽光,臨朐,博興,千乘,臨淄。

      密州,上。本防御州。建隆元年,復為防御。開寶五年,升為安化軍節度。后降防御。六年,復為節度。崇寧戶一十四萬四千五百六十七,口三十二萬七千三百四十。貢絹、牛黃。縣五:諸城,安丘,莒,高密,膠西。

      濟南府,上,濟南郡,興德軍節度。本齊州。先屬京東路。咸平四年,廢臨濟縣。元豐元年,割屬京東東路。政和六年,升為府。崇寧戶一十三萬三千三百二十一,口二十一萬四千六十七。貢綿、絹、陽起石、防風。縣五:歷城,禹城,章丘,長清、臨邑。

      沂州,上,瑯琊郡,防御。崇寧戶八萬二千八百九十三,口一十六萬五千二百三十。貢仙靈脾、紫石英、茯苓、鐘乳石。縣五:臨沂,承,沂水,費,新泰。

      登州,上,東牟郡,防御。崇寧戶八萬一千二百七十三,口一十七萬三千四百八十四。貢金、牛黃、石器。縣四:蓬萊,文登,黃,牟平。

      萊州,中,東萊郡,防御。崇寧戶九萬七千四百二十七,口一十九萬八千九百八。貢牛黃、海藻、牡礪、石器。縣四:掖,萊陽,膠水,即墨。

      濰州,上,團練。建隆三年,以青州北海縣建為北海軍,置昌邑縣隸之。乾德三年,升為州,又增昌樂縣。崇寧戶四萬四千六百七十七,口一十萬九千五百四十九。貢綜絲素絁。縣三:北海,昌邑,昌樂。

      淄州,上,淄川郡,軍事。崇寧戶六萬一千一百五十二,口九萬八千六百一十。貢綾、防風、長理石。縣四:淄川,長山,鄒平,高苑。

      淮陽軍,同下州。太平興國七年,以徐州下邳縣建為軍,并以宿遷來屬。崇寧戶七萬六千八百八十七,口一十五萬四千一百三十。貢絹。縣二:下邳,宿遷。

      西路。府四:應天,襲慶,興仁,東平。州五:徐,濟,單,濮,拱。軍一,廣濟。縣四十三。

      應天府,河南郡,歸德軍節度。本唐宋州。至道中,為京東路。景德三年,升為應天府。大中祥符七年,建為南京。熙寧五年,分屬西路。崇寧戶七萬九千七百四十一,口一十五萬七千四百四。貢絹。縣六:寧陵,宋城,谷熟,下邑,虞城,楚丘。

      襲慶府,魯郡,泰寧軍節度。本兗州。大中祥符元年,升為大都督。政和八年,升為府。崇寧戶七萬一千七百七十七,口二十一萬七千七百三十四。貢大花綾、墨、云母、紫石英、防風、茯苓。縣七:瑕,奉符,泗水,龔,仙源,萊蕪,鄒。監一,萊蕪。

      徐州,大都督,彭城郡,武寧軍節度。本屬京東路,元豐元年,割屬京東西路。崇寧戶六萬四千四百三十,口一十五萬二千二百三十七。貢雙絲綾、、絹。縣五:彭城,沛,蕭,滕,豐。監二:寶豐,利國。

      興仁府,輔,濟陰郡,彰信軍節度。本曹州。建中靖國元年,改賜軍額曰興仁。崇寧元年,升曹州為興仁府,復還舊節。大觀二年,以拱州為東輔,升督府。政和元年,罷督府,復為輔郡。崇寧戶三萬五千九百八十,口六萬六千九百三十一。貢絹、葶藶子。縣四:濟陰,望宛亭,乘氏,南華。

      東平府,東平郡,天平軍節度。本鄆州。慶歷二年,初置京東西路安撫使。大觀元年,升大都督府。政和四年,移安撫使于應天府。宣和元年,改為東平府。崇寧戶一十三萬三百五,口三十九萬六千六十三。貢絹、阿膠。縣六:須城,陽谷,中都,壽張,東阿,平陰。監一,東平。

      濟州,上,濟陽郡,防御。戶五萬七百一十八,口一十五萬九千一百三十七。貢阿膠。縣四:鉅野,任城,金鄉,鄆城,

      單州,上,碭郡,建隆元年,升為團練,崇寧戶六萬一千四百九,口一十一萬六千九百六十九。貢蛇床、防風。縣四:單父,碭山,成武,魚臺。

      濮州,上,濮陽郡,團練。崇寧戶三萬一千七百四十七,口五萬二千六百八十一。貢絹。縣四:鄄城,雷澤,臨濮,范。

      拱州,保慶軍節度。本開封府襄邑縣。崇寧四年建為州,賜軍額,為東輔。以開封之考城、太康,南京之寧陵、楚丘、柘城來隸。大觀四年,廢拱州,復為襄邑縣,還隸開封。政和四年,復為州,又復為輔郡。宣和二年,罷輔郡,仍隸京東西路,以襄邑、太康、寧陵為屬縣,余歸舊隸。六年,又以寧陵歸南京,太康歸開封,復割柘城來隸。縣二:襄邑柘城。

      廣濟軍。乾德元年,置發運務。開寶九年,改轉運司。太平興國二年,建為軍。四年,割曹、澶、濮、濟四州地,復置縣以隸焉。熙寧四年廢軍,以定陶縣隸曹州。元祐元年,復為軍。縣一,定陶。

      開封府,京東路,分為東西兩路,得兗、豫、青、徐之域,當虛、危、房、心、奎、婁之分,西抵大梁,南極淮、泗,東北至于海,有鹽鐵絲石之饒。其俗重禮義,勤耕纴,浚郊處四達之會,故建為都。政教所出,五方雜居。睢陽當漕舟之路,定陶乃東運之沖,其后河截清水,頗涉艱阻。兗、濟山澤險迥,盜或隱聚。營丘東道之雄,號稱富衍,物產尤盛。登、萊、高密負海之北,楚商兼湊,民性愎戾而好訟斗。大率東人皆樸魯純直,甚者失之滯固,然專經之士為多。下邳俗尚頗類淮楚焉。

      京西路。舊分南、北兩路,后并為一路。熙寧五年,復分南、北兩路。

      南路。府一,襄陽。州七:鄧,隨,金,房,均,郢,唐。軍一,光化。縣三十一。

      襄陽府,望,襄陽郡,山南東道節度。本襄州。宣和元年,升為府。崇寧戶八萬七千三百七,口一十九萬二千六百五。貢麝香、白谷、漆器。縣六:襄陽,鄧城,谷城,宜城,中盧,南漳。

      鄧州,望,南陽郡,武勝軍節度。舊為上郡。政和二年,升為望郡。建隆初,廢臨瀨縣。崇寧戶一十一萬四千一百二十七,口二十九萬七千五百五十。貢白菊花。縣五:穰,南陽,內鄉,順陽。淅川。

      隨州,上,漢東郡,崇信軍節度。乾德五年,升為崇義軍節度。太平興國元年,改今名。崇寧戶三萬八百四,口六萬七千二十一。貢絹、綾、葛、覆盆子。縣三:隨,唐城,棗陽。

      金州,上,安康郡,乾德五年,改昭化軍節度。崇寧戶三萬九千六百三十六,口六萬五千六百七十四。貢麩金、麝香、枳殼實、杜仲、白膠香、黃檗。縣五:西城,洵陽,漢陰,石泉,平利,

      房州,下,房陵郡,保康軍節度。開寶中,廢上庸、永清二縣。雍熙三年并為軍。崇寧戶三萬三千一百五十一,口四萬七千九百四十一。貢麝香、纻布、鐘乳石、筍。縣二:房陵,竹山。

      均州,上,武當郡,武當軍節度。本防御。乾德六年,移入上州防御。宣和元年,賜軍額。崇寧戶三萬一百七,口四萬四千七百九十六。貢麝香。縣二:武當,鄖鄉。

      郢州,上,富水郡,防御。崇寧戶四萬七千二百八十一,口七萬八千七百二十七。貢白纻。縣二:長壽,京山。

      唐州,上,淮安郡,建隆元年,升為團練。開寶五年,廢平氏縣。崇寧戶八萬九千九百五十五,口二十萬二千一百七十二。貢絹。縣五:泌陽,湖陽,比陽,桐柏,方城。

      光化軍,同下州。乾德二年,以襄州陰城鎮建為軍,析谷城縣三鄉,置乾德縣隸焉。熙寧五年廢軍,改乾德為光化縣,隸襄州。元祐初,復為軍。縣一,乾德。

      北路。府四:河南,潁昌,淮寧,順昌。州五:鄭,滑,孟,蔡,汝。軍一,信陽。縣六十三。

      河南府,洛陽郡,因梁、晉之舊為西京。熙寧五年,分隸京西北路。崇寧戶一十二萬七千七百六十七,口二十三萬三千二百八十。貢蜜、蠟、瓷器。縣十六:河南,洛陽,永安,偃師,潁陽,鞏,密,新安,福昌,伊陽,澠池,永寧,長水。壽安,河清,登封。監一,阜財。

      潁昌府,次府,許昌郡,忠武軍節度。本許州。元豐三年,升為府。崇寧四年,為南輔,隸京畿。大觀四年,罷輔郡。政和四年,復為輔郡,隸京畿。宣和二年,復罷輔郡,依舊隸京西北路。崇寧戶六萬六千四十一,口一十六萬一百九十三。貢絹、藨席。縣七:長社,郾城,陽翟,長葛,臨潁,舞陽,郟。

      鄭州,輔,滎陽郡,奉寧軍節度。熙寧五年,廢州,以管城、新鄭隸開封府;省滎陽、滎澤縣為鎮入管城,原武縣為鎮入陽武。元豐八年,復州。元祐元年,還舊節;復以滎陽、滎澤、原武為縣,與滑州并隸京西路。崇寧四年,建為西輔。大觀四年,罷輔郡。政和四年,又復。宣和二年,又罷。崇寧戶三萬九百七十六,口四萬一千八百四十八。貢絹、麻黃。縣五:管城,滎澤,原武,新鄭,滎陽。

      滑州,輔,靈河郡,太平興國初,改武成軍節度。熙寧五年,廢州,縣并隸開封府。元豐四年,復舊,縣復來隸。元祐元年,還舊節度。崇寧戶二萬六千五百二十二,口八萬一千九百八十八。貢絹。縣三:白馬,韋城,胙城。

      孟州,望。河陽三城節度。政和二年,改濟源郡。崇寧戶三萬三千四百八十一,口七萬一百六十九。貢梁米。縣六:河陽,濟源,溫,汜水,河陰,王屋。

      蔡州,緊,汝南郡,淮康軍節度。崇寧戶九萬八千五百二,口十八萬五千一十三。貢綾。縣十:汝陽,上蔡,新蔡,褒信,遂平,新息,確山,真陽,西平,平輿。

      淮寧府,輔,淮陽郡,鎮安軍節度。本陳州。政和三年,改輔為上。宣和元年,升為府。崇寧戶三萬二千九十四,口一十五萬九千六百一十七。貢、絹。縣五:宛丘,項城,商水,西華,南頓。

      順昌府,上,汝陰郡,舊防御,后為團練。開寶六年,復為防御。元豐二年,升順昌軍節度。舊潁州,政和六年,改為府。崇寧戶七萬八千一百七十四,口一十六萬六百二十八。貢、絁、綿。縣四:汝陰,泰和,潁上,沈丘。

      汝州,輔,臨汝郡,陸海軍節度。本防御州。政和四年,賜軍額。崇寧戶四萬一千五百八十七,口一十四萬一千四百九十五。貢絁、絹。縣五:梁,襄城,葉,魯山,寶豐。

      信陽軍,同下州。開寶九年,降為義陽軍,廢鐘山縣。太平興國元年,改為信陽軍。崇寧戶九千九百五十四,口二萬五十,貢纻布。縣二:信陽,羅山。

      京西南、北路,本京西路,蓋《禹貢》冀、豫、荊、兗、梁五州之域,而豫州之壤為多,當井、柳、星、張、角、亢、氐之分。東暨汝、潁,西被陜服,南略鄢、郢,北抵河津。絲、枲、漆、纊之所出。而洛邑為天地之中,民性安舒,而多衣冠舊族。然土地褊薄,迫于營養。盟津、滎陽、滑臺、宛丘、汝陰、潁川、臨汝在二京之交,其俗頗同。唐、鄧、汝、蔡率多曠田,蓋自唐季之亂,土著者寡。太宗遷晉、云、朔之民于京、洛、鄭、汝之地,墾田頗廣,民多致富,亦由儉嗇而然乎!襄陽為汴南巨鎮,淮安、隨、棗陽、西城、武當、上庸、東梁、信陽,其習俗近荊楚。

      《宋史》 元·脫脫等

    推薦詩詞

    詠史(唐·李商隱)

    歷覽前賢國與家,成由勤儉破由奢。
    何須琥珀方為枕,豈得真珠始是車。
    運去不逢青海馬,力窮難拔蜀山蛇。
    幾人曾預南薰曲,終古蒼梧哭翠華。

    別韋參軍(唐·高適)

    二十解書劍,西游長安城。
    舉頭望君門,屈指取公卿。
    國風沖融邁三五,朝廷歡樂彌寰宇。
    白璧皆言賜近臣,布衣不得干明主。
    歸來洛陽無負郭,東過梁宋非吾土。
    兔苑為農歲不登,雁池垂釣心長苦。
    世人遇我同眾人,唯君于我最相親。
    且喜百年有交態,未嘗一日辭家貧。
    彈棋擊筑白日晚,縱酒高歌楊柳春。
    歡娛未盡分散去,使我惆悵驚心神。
    丈夫不作兒女別,臨歧涕淚沾衣巾。

    古意呈補闕喬知之(唐·沈佺期)

    盧家少婦郁金香,海燕雙棲玳瑁梁。
    九月寒砧催木葉,十年征戍憶遼陽。
    白狼河北音書斷,丹鳳城南秋夜長。
    誰為含愁獨不見,更教明月照流黃?

    塞上曲(唐·王昌齡)

    蟬鳴空桑林,八月蕭關道。
    出塞入塞寒,處處黃蘆草。
    從來幽并客,皆共塵沙老。
    莫學游俠兒,矜夸紫騮好。

    贈日本歌人 (近代·魯迅)

    春江好景依然在,遠國征人此際行。
    莫向遙天望歌舞,西游演了是封神。

    從軍行(唐·王昌齡)

    青海長云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宿香山寺酬廣陵牛相公見寄(唐·白居易)

    手札八行詩一篇,無由相見但依然。君匡圣主方行道,
    我事空王正坐禪。支許徒思游白月,夔龍未放下青天。
    應須且為蒼生住,猶去懸車十四年。

    重簡王明府(唐·杜甫)

    甲子西南異,冬來只薄寒。江云何夜盡,蜀雨幾時干。
    行李須相問,窮愁豈有寬。君聽鴻雁響,恐致稻粱難。

    減字木蘭花·獨行獨坐(宋·朱淑真)

    獨行獨坐。獨倡獨酬還獨臥。
    佇立傷神。無奈輕寒著摸人。
    此情誰見。淚洗殘妝無一半。
    愁病相仍。剔盡寒燈夢不成。

    瑞鶴仙·臉霞紅印枕(宋·陸淞)

    臉霞紅印枕。睡覺來、冠兒還是不整。屏間麝煤冷。但眉峰壓翠,淚珠彈粉。堂深晝永。燕交飛、風簾露井。恨無人,與說相思,近日帶圍寬盡。重省。殘燈朱幌,淡月紗窗,那時風景。陽臺路迥。云雨夢,便無準。待歸來,先指花梢教看,卻把心期細問。問因循、過了青春,怎生意穩。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