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春寒

    [清] 厲鶚

    漫脫春衣浣酒紅,江南二月最多風。
    梨花雪后酴醾雪,人在重簾淺夢中。

    1、這詩是雍正元年(1723)作者家居時作,以白花比雪,以淺夢刻畫春寒,用筆幽細。
    2、漫脫春衣,酒后燥熱,暫脫春衣。
    3、"梨花"二句:梨花和酴醿花色白似雪。酴醿開花在暮春,見出是年春寒的反常。重簾淺夢,簾暮重重,但魂夢輕淺,指天寒睡夢不穩。

    厲鶚

    厲鶚(1692-1752),字太鴻,又字雄飛,號樊榭、南湖花隱等,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清代著名詩人、學者,浙西詞派中堅人物。

    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李紱在浙江主持鄉試時,看到厲鶚的試卷,大為欣賞。厲鶚于該年考中舉人。進京以后,以詩為湯右曾所賞識,但未能考中進士。乾隆元年(1736年),為浙江巡撫程元章推薦,參加“博學鴻詞”考試。由于考試過程中,誤將《論》置于《詩》前,以不合程式再次名落孫山。此后,終身未仕。

    厲鶚在詞方面具有極高的造詣,為浙西詞派中期的代表。在詞派問題上,他推崇姜夔張炎等人為首的宋詞南宗,貶低辛棄疾等人的北宗。厲鶚以“清”與“雅”作為詞好壞的標準。他主張在藝術特點上,詞應該是幽雋清綺,婉約淡冷;作品蘊意上,詞要適度表達作者純正的情感,寄以不含俗態的清高志性。他與查為仁合編的《絕妙好詞箋》成為繼朱彝尊《詞綜》之后推崇南宋詞方面最有影響的著作。另外,厲鶚也長于寫詩,特別是五言詩。他與杭世駿齊名,《清代學者象傳》中稱其:“為詩精深峭潔,截斷眾流,于新城(王士禎)、秀水(朱彝尊)外自樹一幟。”厲鶚讀書搜奇嗜博,鉤深摘異,尤熟于宋元以后的掌故。

    著有《樊榭山房集》、《宋詩紀事》、《遼史拾遺》、《東城雜記》、《南宋雜事詩》等書。其中《南宋雜事詩》一書,采諸書為之注,征引浩博,為考史事者所重。

    推薦詩詞

    狐綏綏(明·史鑒)

    狐綏綏,鬼為侶。
    夜嘯叢祠作神語,戲舞跳梁從社鼠。
    云凝月黑天昏昏,尾搖陰火光如炬。
    興妖作孽天不知,指顧氵虢氵虢雷風隨。
    社公土伯望塵拜,白望橫行九州界。
    萬民皇皇訛且驚,市肆晝閉空其城。
    群巫四出假神命,搜括逮捕何縱橫。
    巫言神君去天咫,民命由來主張是。
    神今下界來求珍,敢有不共隨殛死。
    明月珠,夜光璧,瑪瑙之盤大逾尺。
    婆律旃檀蘇合香,珊瑚瑯玕亞姑石。
    此物何由在山澤,巫傳神言許輸直。
    厚估高評動千萬,破產傾家責難塞。
    黃龍大舶行迷津,柜帛囊金無紀極。
    江南真宰哀民窮,封章上奏天皇宮。
    天教六丁攝狐鼠,貫以大索囚鐵籠。
    斷狐頭,斮狐趾,磔鼠之皮肆諸市。
    妖巫殄滅厲鬼亡,四海清寧萬邦喜。
    真宰之功一言耳,回格天心正人紀。

    讀語孟(宋·辛棄疾)

    道言不死真成妄,佛語無生更轉誣。
    要識死生真道理,須憑鄒魯圣人儒。

    玉蝴蝶·喚起一襟涼思(宋·高觀國)

    喚起一襟涼思,未成晚雨,先做秋陰。楚客悲殘,誰解此意登臨。古臺荒、斷霞斜照,新夢黯、微月疏砧。總難禁。盡將幽恨,分付孤斟。從今。倦看青鏡,既遲勛業,可負煙林。斷梗無憑,歲華搖落又驚心。想莼汀、水云愁凝,閑蕙帳、猿鶴悲吟。信沈沈。故園歸計,休更侵尋。

    游嵬石山寺(宋·岳飛)

    嵬石山前寺,林泉勝景幽。
    紫金諸佛相,白雪老僧頭。
    潭水寒生月,松風夜帶秋。
    我來屬龍語,為雨濟民憂。

    有木詩八首(唐·白居易)

    有木名弱柳,結根近清池。風煙借顏色,雨露助華滋。
    峨峨白雪花,裊裊青絲枝。漸密陰自庇,轉高梢四垂。
    截枝扶為杖,軟弱不自持。折條用樊圃,柔脆非其宜。
    為樹信可玩,論材何所施。可惜金堤地,栽之徒爾為。

    有木名櫻桃,得地早滋茂。葉密獨承日,花繁偏受露。
    迎風闇搖動,引鳥潛來去。鳥啄子難成,風來枝莫住。
    低軟易攀玩,佳人屢回顧。色求桃李饒,心向松筠妒。
    好是映墻花,本非當軒樹。所以姓蕭人,曾為伐櫻賦。

    有木秋不凋,青青在江北。謂為洞庭橘,美人自移植。
    上受顧盼恩,下勤澆溉力。實成乃是枳,臭苦不堪食。
    物有似是者,真偽何由識。美人默無言,對之長嘆息。
    中含害物意,外矯凌霜色。仍向枝葉間,潛生刺如棘。

    有木名杜梨,陰森覆丘壑。心蠹已空朽,根深尚盤薄。
    狐媚言語巧,鳥妖聲音惡。憑此為巢穴,往來互棲托。
    四傍五六本,葉枝相交錯。借問因何生,秋風吹子落。
    為長社壇下,無人敢芟斫。幾度野火來,風回燒不著。

    有木香苒苒,山頭生一蕟。主人不知名,移種近軒闥。
    愛其有芳味,因以調麹糵。前后曾飲者,十人無一活。
    豈徒悔封植,兼亦誤采掇。試問識藥人,始知名野葛。
    年深已滋蔓,刀斧不可伐。何時猛風來,為我連根拔。

    有木名水檉,遠望青童童。根株非勁挺,柯葉多蒙籠。
    彩翠色如柏,鱗皴皮似松。為同松柏類,得列嘉樹中。
    枝弱不勝雪,勢高常懼風。雪壓低還舉,風吹西復東。
    柔芳甚楊柳,早落先梧桐。惟有一堪賞,中心無蠹蟲。

    有木名凌霄,擢秀非孤標。偶依一株樹,遂抽百尺條。
    托根附樹身,開花寄樹梢。自謂得其勢,無因有動搖。
    一旦樹摧倒,獨立暫飄飖。疾風從東起,吹折不終朝。
    朝為拂云花,暮為委地樵。寄言立身者,勿學柔弱苗。

    有木名丹桂,四時香馥馥。花團夜雪明,葉翦春云綠。
    風影清似水,霜枝冷如玉。獨占小山幽,不容凡鳥宿。
    匠人愛芳直,裁截為廈屋。干細力未成,用之君自速。
    重任雖大過,直心終不曲。縱非梁棟材,猶勝尋常木。

    客堂(唐·杜甫)

    憶昨離少城,而今異楚蜀。舍舟復深山,窅窕一林麓。
    棲泊云安縣,消中內相毒。舊疾甘載來,衰年得無足。
    死為殊方鬼,頭白免短促。老馬終望云,南雁意在北。
    別家長兒女,欲起慚筋力。客堂序節改,具物對羈束。
    石暄蕨芽紫,渚秀蘆筍綠。巴鶯紛未稀,徼麥早向熟。
    悠悠日動江,漠漠春辭木。臺郎選才俊,自顧亦已極。
    前輩聲名人,埋沒何所得。居然綰章紱,受性本幽獨。
    平生憩息地,必種數竿竹。事業只濁醪,營葺但草屋。
    上公有記者,累奏資薄祿。主憂豈濟時,身遠彌曠職。
    循文廟算正,獻可天衢直。尚想趨朝廷,毫發裨社稷。
    形骸今若是,進退委行色。

    百煉鏡-辨皇王鑒也(唐·白居易)

    百煉鏡,镕范非常規,日辰處所靈且祇。江心波上舟中鑄,
    五月五日日午時。瓊粉金膏磨瑩已,化為一片秋潭水。
    鏡成將獻蓬萊宮,揚州長吏手自封。人間臣妾不合照,
    背有九五飛天龍。人人呼為天子鏡,我有一言聞太宗。
    太宗常以人為鏡,鑒古鑒今不鑒容。四海安危居掌內,
    百王治亂懸心中。乃知天子別有鏡,不是揚州百煉銅。

    與黃侍御北津泛舟(唐·王昌齡)

    津無蛟龍患,日夕常安流。本欲避驄馬,何如同鹢舟。
    豈伊今日幸,曾是昔年游。莫奏琴中鶴,且隨波上鷗。
    堤緣九里郭,山面百城樓。自顧躬耕者,才非管樂儔。
    聞君薦草澤,從此泛滄洲。

    和劉柴桑(魏晉·陶淵明)

    山澤久見招,胡事乃躊躇?
    直為親舊故,未忍言索居。
    良辰入奇懷,挈杖還西廬。
    荒塗無歸人,時時見廢墟。
    茅茨已就治,新疇復應畬。
    谷風轉凄薄,春醪解饑劬。
    弱女雖非男,慰情良勝無。
    棲棲世中事,歲月共相疏。
    耕織稱其用,過此奚所須!
    去去百年外,身名同翳如。

    水調歌頭 再用韻答李子永提干(宋·辛棄疾)

    君莫賦幽憤,一語試相開。長安車馬道上,平地起崔嵬。我愧淵明久矣,獨借此翁湔洗,素壁寫歸來。斜日透虛隙,一線萬飛埃。
    斷吾生,左持蟹,右持杯。買山自種云樹,山下劚煙萊。百煉都成繞指,萬事直須稱好,人世幾輿臺。劉郎更堪笑,剛賦看花回。

    相關作者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