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虞美人·廉纖小雨池塘遍

    [宋] 周邦彥
    廉纖小雨池塘遍。細點看萍面。一雙燕子守朱門。比似尋常時候、易黃昏。宜城酒泛浮香絮。細作更闌語。相將羈思亂如云。又是一窗燈影、兩愁人。
    【注釋】:
    愛情與離愁是詞常寫的兩個主旨。周邦彥的這首詞就是兩大主旨交織鋪陳,極盡其妙。
    上片從白天寫到黃昏,空間是戶外 。“廉纖小雨池塘遍 ”,落筆便是一番凄凄雨景。廉纖,是疊韻連綿辭,形容小雨連綿不斷的樣子。此句暗用韓愈《晚雨 》“廉纖小雨不能晴”詩意 。小雨灑遍池塘,“細點看萍面 ”。本來,池塘的水面生滿了浮萍,故稱萍面。現在,詞人看那雨中池塘,則是萬千雨點,點破了萍面 。看細雨點打在萍面上 ,分明暗示出點開萍面,又自有一番含蘊。尤其下一“看”字,恰好體出體現了詞人此時此境一種無可奈何的情狀。那雨點打破萍面 ,也點點打在愁人的心頭上。“一雙燕子守朱門 。比似尋常時候易黃昏。”雨,連綿不斷,故一雙燕子守住朱門不飛 。燕子不飛 ,其苦悶情狀可想而知。這意象 ,極富于象征意味 。它與下片的“一窗燈影兩愁人”遙相疊印。歇拍又與起句遙相呼應,小雨連綿已久,天昏地暗,所以比起天晴日子就更容易黃昏。言外之意是只覺得光陰比起尋常時候過得特別快,很快就進入了黃昏。
    下片轉寫室內。“宜城酒泛浮香絮。”宜城酒,是漢代的一種美酒 ,以產于宜城(今屬湖北)而得名。詞句化用《 周禮·天官·酒正》“泛齊”語及鄭玄注文 。鄭注:“泛者,成(指釀酒成熟)而滓浮,泛泛然 ,如今宜成(城)醪矣。”《周禮》“泛齊”為酒的“ 五齊”(泛齊、醴齊、盎齊、緹齊、沈齊)之一,鄭玄注又謂醴以上尤濁,盎以下差清,則“泛齊”是濁酒了 。“泛 ”即酒面的浮沫,詩詞中常說的浮蟻。曹植(酒賦)提到“ 宜成醪醴 ”之后又說“素蟻如萍 ”,晉張載《酃酒賦》更形容它“縹蟻萍布,芬香酷烈”,則此酒又是極香的,即詞所謂“浮香絮”。此時酌此美灑竟為的是“ 細作更闌語”。更闌,即夜盡時分。詞境至此,已從黃昏綿延將至天明。詞情也大抵揭開了內蘊。詞中的一對主人公,相對美酒,情語綿綿,直至夜盡,這番極隆重極沉摯的情景,正言話別場面。那美酒,正是情人為餞行而設。打從黃昏之前,直到夜盡時分,情話絮絮猶未能已,時間不可謂不久矣,兩情不可謂不深。然天快亮了,如此“相將羈思亂如云,又是一窗燈影兩愁人 。”相將,是宋時口語,這里意為相共。羈思,即離愁別緒(羈指作客異鄉 。思這里念去聲 ,作名詞用)。原來天將拂曉,男主人公就要啟程了。此刻,他們共同感到的離愁別恨,已撩亂如云,將不可頓脫。油燈下,窗戶上,映著兩個愁人的影子。這意象,正與上片那一雙苦悶的燕子的意象,遙相挽合。即將到來的寂寞漸已爬下心頭,不僅離愁別緒撩亂如云而已。如此結句,尤可玩味 。“又是 ”,則兩人已不止一度嘗過離別的苦味可知;“一窗燈影兩愁人”,挽合從黃昏前到更闌后的廉纖小雨,此情此景格外凄惻哀感。
    這首詞 ,感人處在于情感的樸實沉摯 ,與之相應,詞人并未使用他所嫻熟的一些技巧。他只是以直筆將兩個有情人臨別前夕的綿綿話別一往平鋪,既樸實,又深沉,別具一種極厚重的感人力量。

    周邦彥

    周邦彥(1057—1121),北宋著名詞人。字美成,號清真居士,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少年時期個性比較疏散,但相當喜歡讀書。

    神宗趙頊元豐初,在汴京作太學生,寫了一篇《汴都賦》,描述當時汴京盛況,歌頌了新法,受到趙頊的賞識,被提拔為太學正。以后十馀年間,在外飄流,作過廬州(今安徽合肥市)教授、溧水(在今江蘇省)縣令等。哲宗趙煦紹圣三年(1096)以后,又回到汴京,作過國子監主簿、校書郎等官。徽宗趙佶時,提舉大晟府(最高音樂機關),負責譜制詞曲,供奉朝廷。又外調順昌府、處州等地。后死于南京(今河南商丘市南)。

    周邦彥精通音律,曾創作不少新詞調。作品多寫閨情、羈旅,也有詠物之作。格律謹嚴,語言曲麗精雅,長調尤善鋪敘。為后來格律詞派詞人所宗。作品在婉約詞人中長期被尊為“正宗”。舊時詞論稱他為“詞家之冠”或“詞中老杜”,是公認“負一代詞名”的詞人,在宋代影響甚大。有《清真居士集》,已佚,今存《片玉集》。

    推薦詩詞

    懷舊詩 傷謝朓(南北朝·沈約)

    吏部信才杰。文鋒振奇響。
    調與金石諧。思逐風云上。
    豈言陵霜質。忽隨人事往。
    尺璧爾何寃。一旦同丘壤。

    點絳唇 春日風雨有感(明·陳子龍)

    滿眼韶華,東風慣是吹紅去。幾番煙霧,只有花難護。
    夢里相思,故國王孫路。春無主!杜鵑啼處,淚灑胭脂雨。

    湖亭望水(唐·白居易)

    久雨南湖漲,新晴北客過。
    日沉紅有影,風定綠無波。
    岸沒閭閻少,灘平船舫多。
    可憐心賞處,其奈獨游何?

    楊朱歌(先秦·先秦無名)

    天其弗識。人胡能覺。
    匪佑自天。弗孽由人。
    我乎汝乎。其弗知呼。
    醫乎巫乎。其知之乎。

    書文山卷后(宋·謝翱)

    魂飛萬里程,天地隔幽明。
    死不從公死,生如無此生。
    丹心渾未化,碧血已先成。
    無處堪揮淚,吾今變姓名。

    蝶戀花·小雨初晴回晚照(宋·王詵)

    小雨初晴回晚照。金翠樓臺,倒影芙蓉沼。楊柳垂垂風裊裊。嫩荷無數青鈿小。似此園林無限好。流落歸來,到了心情少。坐到黃昏人悄悄。更應添得朱顏老。

    葛覃(先秦·詩經)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萋萋。
    黃鳥于飛,集于灌木,其鳴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莫莫。
    是刈是濩[1],為絺[2]為绤[3],服之無斁[4]。

    言告師氏,言告言歸。
    薄污我私,薄浣我衣。
    害浣害否?歸寧父母。

    歲暮海上作(唐·孟浩然)

    仲尼既已沒,余亦浮于海。①
    昏見斗柄回,方知歲星改。②
    虛舟任所適,垂釣非有待。③
    為問乘槎人,滄洲復何在。④

    菩薩蠻 金陵賞心亭為葉丞相賦(宋·辛棄疾)

    青山欲共高人語,聯翩萬馬來無數。
    煙雨卻低回,望來終不來。

    人言頭上發,總向愁中白。
    拍手笑沙鷗,一身都是愁。

    宮詞(明·朱權)

    閶闔云深鎖建章,曈昽旭日射神光。
    紫宸肅肅開黃道,萬歲聲聲拜玉皇。

    相關作者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