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終南望余雪

    [唐] 祖詠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
    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注解】:
    1、終南:山名,在陜西省西安市南面。
    2、林表:林梢。
    3、霽色:雨后的陽光。

    【韻譯】:
    終南山的北面,山色多么秀美;
    峰頂上的積雪,似乎浮在云端。
    雨雪晴后,樹林表面一片明亮;
    暮色漸生,城中覺得更冷更寒。

    【評析】:
    ??據《唐詩紀事》卷二十記載,這是作者在長安的應試詩。詩寫遙望積雪,頓覺雪
    霽之后,暮寒驟增;景色雖好,不知多少寒士受凍。詠物寄情,意在言外;清新明
    朗,樸實俏麗。
    --引自"超純齋詩詞"bookbest.163.net 翻譯、評析:劉建勛

    【簡析】:
    通過山與陽光的向背表現了各處不同的景象,又聯想到山頭的積雪消融后,叢林明亮,低處的城中反會增寒,使詩達到全新的境界。

    據《唐詩紀事》卷二十記載,這首詩是祖詠在長安應試時作的。按照規定,應該作成一首六韻十二句的五言排律,但他只寫了這四句就交卷。有人問他為什么,他說:“意思已經完滿了。”這真是無話即短,不必畫蛇添足。
      題意是望終南馀雪。從長安城中遙望終南山,所見的自然是它的“陰嶺”(山北叫“陰”);而且,惟其“陰”,才有“馀雪”。“陰”字下得很確切。“秀”是望中所得的印象,既贊頌了終南山,又引出下句。“積雪浮云端”,就是“終南陰嶺秀”的具體內容。這個“浮”字下得多生動!自然,積雪不可能浮在云端。這是說:終南山的陰嶺高出云端,積雪未化。云,總是流動的;而高出云端的積雪又在陽光照耀下寒光閃閃,不正給人以“浮”的感覺嗎?讀者也許要說:“這里并沒有提到陽光呀!”是的,這里是沒有提,但下句卻作了補充。“林表明霽色”中的“霽色”,指的就是雨雪初晴時的陽光給“林表”涂上的色彩。
      “明”字當然下得好,但“霽”字更重要。作者寫的是從長安遙望終南馀雪的情景。終南山距長安城南約六十華里,從長安城中遙望終南山,陰天固然看不清,就是在大晴天,一般看到的也是籠罩終南山的蒙蒙霧靄;只有在雨雪初晴之時,才能看清它的真面目。賈島的《望(終南)山》詩里是這樣寫的:“日日雨不斷,愁殺望山人。天事不可長,勁風來如奔。陰霾一似掃,浩翠瀉國門。長安百萬家,家家張屏新。”久雨新晴,終南山翠色欲流,長安百萬家,家家門前張開一面新嶄嶄的屏風,多好看!唐時如此,現在仍如此,久住西安的人,都有這樣的經驗。所以,如果寫從長安城中望終南馀雪而不用一個“霽”字,卻說望見終南陰嶺的馀雪如何如何,那就不是客觀真實了。
      祖詠不僅用了“霽”,而且選擇的是夕陽西下之時的“霽”。怎見得?他說“林表明霽色”,而不說山腳、山腰或林下“明霽色”,這是很費推敲的。“林表”承“終南陰嶺”而來,自然在終南高處。只有終南高處的林表才明霽色,表明西山已銜半邊日,落日的馀光平射過來,染紅了林表,不用說也照亮了浮在云端的積雪。而結句的“暮”字,也已經呼之欲出了。
      前三句,寫“望”中所見;末一句,寫“望”中所感。俗諺有云:“下雪不冷消雪冷”;又云:“日暮天寒”。一場雪后,只有終南陰嶺尚馀積雪,其他地方的雪正在消融,吸收了大量的熱,自然要寒一些;日暮之時,又比白天寒;望終南馀雪,寒光閃耀,就令人更增寒意。做望終南馀雪的題目,寫到因望馀雪而增加了寒冷的感覺,意思的確完滿了;何必死守清規戎律,再湊幾句呢?
      王士稹在《漁洋詩話》卷上里,把這首詩和陶潛的“傾耳無希聲,在目皓已潔”、王維的“灑空深巷靜,積素廣庭寬”等并列,稱為詠雪的“最佳”作,不算過譽。  
    (霍松林)

    祖詠

    祖詠(699~746),字、號均不詳,唐代詩人,洛陽(今河南洛陽)人。少有文名,擅長詩歌創作。與王維友善。王維在濟州贈詩云:"結交二十載,不得一日展。貧病子既深,契闊余不淺。"(《贈祖三詠》)其流落不遇的情況可知。開元十二年(724),進士及第,長期未授官。后入仕,又遭遷謫,仕途落拓,后歸隱汝水一帶。

    推薦詩詞

    傷春(宋·何應龍)

    玉纖輕揭繡簾開,行到花前淚滿腮。
    正爾春心無處記,一雙蝴蝶忽飛來。

    敝笱(先秦·詩經)

    敝笱在梁,其魚魴鰥。齊子歸止,其從如云。

    敝笱在梁,其魚魴鱮[1]。齊子歸止,其從如雨。

    敝笱在梁,其魚唯唯。齊子歸止,其從如水。

    再答叔子(當代·錢鐘書)

    四劫三災次第過,華年英氣等銷磨。
    世途似砥難防阱,人海無風亦起波。
    不復小文供潤飾,倘能老學補蹉跎。
    鬢青頭白存詩句,卅載重拈為子哦。

    七月(先秦·詩經)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一之日觱發,二之日栗烈。
    無衣無褐,何以卒歲?
    三之日于耜,四之日舉趾。
    同我婦子,馌彼南畝,田畯至喜。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春日載陽,有鳴倉庚。
    女執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
    春日遲遲,采蘩祁祁。
    女心傷悲,殆及公子同歸。

    七月流火,八月萑葦。
    蠶月條桑,取彼斧斨。
    以伐遠揚,猗彼女桑。

    七月鳴鵙,八月載績。
    載玄載黃,我朱孔陽,為公子裳。
    四月秀葽,五月鳴蜩。

    八月其獲,十月隕萚。
    一之日于貉,取彼狐貍,為公子裘。
    二之日其同,載纘武功,言私其豵,獻豣于公。
    五月斯螽動股,六月莎雞振羽。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戶,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穹窒熏鼠,塞向墐戶。
    嗟我婦子,曰為改歲,入此室處。
    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菽。

    八月剝棗,十月獲稻。
    為此春酒,以介眉壽。
    七月食瓜,八月斷壺,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農夫。

    九月筑場圃,十月納禾稼。
    黍稷重穋,禾麻菽麥。
    嗟我農夫,我稼既同,上入執宮功。
    晝爾于茅,宵爾索绹。
    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

    二之日鑿冰沖沖,三之日納于凌陰。
    四之日其蚤,獻羔祭韭。
    九月肅霜,十月滌場。
    朋酒斯饗,曰殺羔羊,躋彼公堂,稱彼兕觥,萬壽無疆!

    寓目(唐·杜甫)

    一縣葡萄熟,秋山苜蓿多。關云常帶雨,塞水不成河。
    羌女輕烽燧,胡兒制駱駝。自傷遲暮眼,喪亂飽經過。

    普天樂·雨兒飄(元·張鳴善)

    雨兒飄,風兒揚。風吹回好夢,雨滴損柔腸。風蕭蕭梧葉中,寸點點芭蕉上。風雨相留添悲愴,雨和風卷起凄涼。風雨兒怎當,雨風兒定當,風雨兒難當。

    賀新郎 懷辛幼安,用前韻(宋·陳亮)

    話殺渾閑說。不成教、齊民也解,為伊為葛。樽酒相逢成二老,卻憶去年風雪。新著了、幾莖華發。百世尋人猶接踵,嘆只今兩地三人月。寫舊恨,向誰瑟。男兒何用傷離別。況古來、幾番際會,風從云合。千里情親長晤對,妙體本心次骨。臥百尺、高樓斗絕。天下適安耕且老,看買犁賣劍平家鐵。壯士淚,肺肝裂。

    普天樂 詠世(元·張鳴善)

    洛陽花,梁園月,好花須買,皓月須賒。花倚欄干看爛熳開,月曾把酒問團圓夜。月有盈虧花有開謝,想人生最苦離別。花謝了三春近也,月缺了中秋到也,人去了何日來也?

    寄人(唐·張泌)

    別夢依依到謝家,小廊回合曲闌斜。
    多情只有春庭月,猶為離人照落花。

    后宮詞(唐·白居易)

    淚濕羅巾夢不成,夜深前殿按歌聲。
    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薰籠坐到明。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