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南鄉子·妙手寫徽真

    [宋] 秦觀
    妙手寫徽真,水剪雙眸點絳唇。疑是昔年窺宋玉,東鄰,只露墻頭一半身。
    往事已酸辛,誰記當年翠黛顰?盡道有些堪恨處,無情,任是無情也動人。
    【注釋】:
    首句為“妙手寫徽真 ”,點出所題者即是高明肖像畫師手畫的崔徽像 。“徽真”即崔徽的寫真像。崔徽真的來歷,據元稹《 崔徽歌 》題下注云:“崔徽,河中府娼也。裴敬中以興元幕使蒲州,與徽相從累月。敬中使還,崔以不得從為恨,因而成疾。有丘夏善寫人形 ,徽托寫真寄敬中曰 :‘崔徽一旦不及畫中人,且為郎死。’發狂卒 。”《歌》中云 :“有客有客重丘夏,善寫儀容得恣把。”此即“妙手寫徽真”所指。
    蘇東坡曾有題為《章質夫寄崔徽真》的詩,詩中寫畫中崔徽形象是“玉釵半脫云(發)垂耳,亭亭芙蓉在秋水 ”,十四個字只作大略形容。對此,少游僅在這首詞的第二句用“水剪雙眸點絳唇”七個字概括,寫她的眼睛和嘴唇,給人的印象便自不同,如工筆畫之于剪影,精細得多了。由此可見,詩詞在表達上的不同。李賀《唐兒歌》“一雙瞳人剪秋水”,江淹《詠美人春游》詩“明珠點絳唇”,是其用語所本 。眼睛和嘴唇是最能顯示美人神采和情韻的部位。
    “疑是昔年窺宋玉 ,東鄰 ;只露墻頭一半身”,繼續實現這幅寫真的畫面 ,透露出所畫的是半身像,借宋玉《登徒子好色賦》的一段文字來增加情趣。《賦》中說,宋玉東鄰的女子私慕他,登墻偷望他有三年之久。這個情節自然與崔徽本事無關,不過是由于畫像是半身的而想到鄰女窺宋,墻頭半遮玉體的形象。“疑是”者 ,非是而似是也 。“似是”言二美姿色之近。
    《賦》中如“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 ;眉如翠羽,肌如白雪”云云,宋玉所借以盛稱鄰女之美色者,也不妨加之于崔徽,以補充上句的不足。
    “誰記當年翠顰”,顰眉承上“酸辛”,絕非寫美人的套語,而是反映了畫面上的真實。崔徽畫像上的神態可不是如宋玉東鄰女那樣的巧笑迷人,而是眉黛含顰。這是由于崔徽請畫師丘夏寫真時正懷著悲苦的心事,畫師又作了精確的反映。“往事已酸辛”一句,與東坡《章質夫寄惠崔徽真》詩中的“當時薄命一酸辛 ”,辭意皆合。這兩句詞把崔徽的身世遭逢作一提挈。她的一段辛酸史既成往事,誰復省記,唯有這一幅寫真留下,言下之意,感慨無窮盡。
    最后詞人筆鋒一轉,寫賞鑒了畫像后的感受:“盡道有些堪恨處,無情” 。面對如此美艷絕倫的人物,如此高妙傳神的畫筆 ,觀賞之后還有什么“堪恨處”呢?“無情”云者,蓋即是如東坡前題詩中所謂“丹青不解語”,謂畫上美人 ,雖是極妍盡態,可惜不是真人,不通情愫吧。緊接著,詞人以拗折之筆挽轉一句,說“任是無情也動人”!全用晚唐羅隱《牡丹花》詩句“ 若教解語應傾國 ,任是無情也動人”。“不解語 ”的牡丹花,“少口氣兒”的美人圖,都是“無情也動人”。
    全詞以“妙手寫徽真”破題,以下都是從畫上真容著筆。詞中借用前人詩句,抒自己的感受,點化之妙,是見詞人功力。

    秦觀

    秦觀(1049年—1100年9月17日),江蘇高郵人(現高郵市三垛鎮武寧秦家垛),字少游,一字太虛。被尊為婉約派一代詞宗,別號邗溝居士,學者稱其淮海居士。蘇軾曾戲呼其為“山抹微云君”。

    秦觀是北宋文學史上的一位重要作家,但在秦觀現存的所有作品中,詞只有三卷100多首,而詩有十四卷430多首,文則達三十卷共250多篇,詩文相加,其篇幅遠遠超過詞若干倍。

    推薦詩詞

    鴛鴦湖棹歌 之四十二(清·朱彝尊)

    繡線圖存陸晃遙,唐家花鳥棘針描。
    只愁玉面無入畫,須是傳神盛子昭。

    子夜四時歌·夏歌(南北朝·民歌)

    田蠶事已畢,思婦猶苦身。
    當暑理絺服,持寄與行人。

    山中問答(唐·李白)

    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
    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

    蔡葉行(元·楊維楨)

    君不見偽吳兄弟四六七,十年強兵富金谷。
    大兄垂旒不下堂,小弟秉鈞獨當國。
    山陰蔡藥師,云陽葉星卜,朝坐白玉堂,暮宿黃金屋。
    文不談周召,武不論頗牧。
    機務托腹心,邊策憑耳目。
    弄臣什什引膝前,骨鯁孤孤內囚牿。
    去年東臺殺普化,今年南垣殺鐵木。
    鳳陵剖棺取含珠,鯨海刮商劫沉玉。
    粥官隨地進妖艷,籠貨無時滿坑谷。
    西風卷地來六郡,下披竹朽索不御。
    六馬奔腐木,郍支五樓覆。
    大越先罪魁,余殃盡孥戮。
    寄謝悠悠佞幸兒,福不盈眥禍連族。
    何如吳門市賣藥賣卜,餓死亦足。

    羅浮山人與葛篇(唐·李賀)

    依依宜織江雨空,雨中六月蘭臺風。
    博羅老仙時出洞,千歲石床啼鬼工。
    蛇毒濃凝洞堂濕,江魚不食銜沙立。
    欲剪湘中一尺天,吳娥莫道吳刀澀。

    猗嗟(先秦·詩經)

    猗嗟昌兮,頎而長兮。抑若揚兮,美目揚兮。
    巧趨蹌兮,射則臧兮。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儀既成兮。
    終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猗嗟孌兮,清揚婉兮。舞則選兮,射則貫兮。
    四矢反兮,以御亂。

    登樓(唐·杜甫)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
    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云變古今。
    北極朝廷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
    可憐后主還祠廟,日暮聊為梁甫吟。

    御街行·街南綠樹春饒絮(宋·晏幾道)

    街南綠樹春饒絮
    雪滿游春路
    樹頭花艷雜嬌云
    樹底人家朱戶
    北樓閑上
    疏簾高卷
    直見街南樹

    欄干倚盡猶慵去
    幾度黃昏雨
    晚春盤馬踏青苔
    曾傍綠陰深駐
    落花猶在
    香屏空掩
    人面知何處

    詠懷(魏晉·阮籍)

    二妃游江濱,逍遙順風翔。
    交甫懷環佩,婉孌有芬芳。
    猗靡情歡愛,千載不相忘。
    傾城迷下蔡,容好結中腸。
    感激生憂思,萱草樹蘭房。
    膏沐為誰施,其雨怨朝陽。
    如何金石交,一旦更離傷!

     

    觀朝雨詩(南北朝·謝朓)

    朔風吹飛雨。蕭條江上來。
    既灑百常觀。復集九成臺。
    空蒙如薄霧。散漫似輕埃。
    平明振衣坐。重門猶未開。
    耳目暫無擾。懷古信悠哉。
    戢翼希驤首。乘流畏曝鰓。
    動息無兼遂。歧路多徘徊。
    方同戰勝者。去翦北山萊。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