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鷓鴣天·小令尊前風玉簫

    [宋] 晏幾道
    小令尊前風玉簫,
    銀燈一曲太妖嬈。
    歌中醉倒誰能恨,
    唱罷歸來酒未消。

    春悄悄,夜迢迢,
    碧云天共楚宮遙。
    夢魂慣得無拘檢,
    又踏楊花過謝橋。
    【注釋】:

    這首詞記述的是詞人在一次春夜宴會上驚艷的情事。
    起筆“小令”二句,寫兩人初逢的情境。“尊前”,點酒筵;“銀燈”,點夜晚;“玉簫”,指在筵席上侑酒的歌女 ,典出唐范攄《云溪友議》,韋皋與姜輔家侍婢玉簫有情,韋歸,一別七年,玉簫遂絕食死,后再世,為韋侍妾。詞中以玉簫指稱,當意味著兩人在筵前目成心許。在華燈下清歌一曲,醉頰微酡,“嬌嬈”前著一“太”字,表露了詞人傾慕之情。
    接下來“歌中”二句,從“一曲”生出。在她優美的歌聲中痛飲至醉,誰又能感到遺恨啊!在她唱完之后,余音在耳,筵散歸來,酒意依然未消 。“歌中醉倒”四字統攝全篇 :表面看來,這是說一邊聽歌,一邊舉杯酣飲,不覺便酩酊大醉了;實際上是暗示自己被美妙的歌聲陶醉,被美艷的歌者迷醉了。一“醉”字,點明命意,情韻悠長,并提引下片寫的春夜夢尋。
    “醉倒”,是心甘情愿的。“誰能恨”即無人能恨,與柳永《鳳棲梧》詞“衣帶漸寬終不悔”的“終不悔”,有異曲同工之妙。詞人醉得實在是太深太沉了,以至宴會歸來 ,仍酒意未消,而“未消”的不僅是酒意,更有見玉簫而產生的綿綿情意。兩句實中有虛,沉著深婉。
    過片后,緊接寫“歸來”的情事。小晏尚有《鷓鴣天》詞云 :“歸來獨臥逍遙夜,夢里相逢酩酊天”,可作本詞下片的概括。“春悄悄 ,夜迢迢”意謂,春意悄悄地潛進了心中 ,春夜又是漫無際涯。“悄悄”二字,寫春夜的寂靜,也暗示詞人獨處時的心境。久不成寐,更覺春夜迢迢,與上片短暫的歡娛恰成強烈對照。“碧云”句,以天設喻,慨嘆由于人為的間阻,使兩人不能互通心愫,侯門如海,要想重見就更是困難了 。一“遙”字,與《詩·鄭風·東門之墠》“其室則邇,其人甚遠”的“遠”字用意略同,并不是說兩人在空間上相隔很遠,而是說在時間上的長別的深意了。“楚宮”,楚王之宮,指代玉簫的居處,亦暗示女主人公“巫山神女”的身分。這三句寫宴罷歸來的刻骨相思,婉妙動人。
    “夢魂”二語,是全詞中警策之語。今夜里,詞人的夢魂,在迷蒙的夜色中,又踏著滿地楊花,悄悄地走過謝橋 ,去重會意中人了。“慣”,即慣常之意。
    “謝橋 ”,謝娘家的橋。唐代有名妓謝秋娘。詞中以謝橋指女子所居之地。張泌《寄人》詩 :“別夢依依到謝家,小廓回合曲闌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猶為離人照落花 。”晏詞暗用詩意。兩句宕開一筆,意味更深,以縹緲迷離的夢境反襯歌酒相歡的現實,以夢魂的無拘無束反襯生活中的迢遙間阻 。末句“又”字,用意尤深,赴宴時踏楊花過謝橋的是現實生活中的人,再來卻是虛幻飄忽的夢魂了。這一結能生能新,情韻佳絕。據邵博《邵氏聞見后錄》載,與小晏同時的學者程頤,每聽到人誦“夢魂”兩句時,必笑曰 :“鬼語也!”意甚賞之。

    晏幾道

    晏幾道(1038年5月29日—1110年),北宋著名詞人。字叔原,號小山,撫州臨川文港沙河(今屬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人。晏殊第七子。

    歷任潁昌府許田鎮監、乾寧軍通判、開封府判官等。性孤傲,中年家境中落。與其父晏殊合稱“二晏”。詞風似父而造詣過之。工于言情,其小令語言清麗,感情深摯,尤負盛名。表達情感直率。多寫愛情生活,是婉約派的重要作家。有《小山詞》留世。

    推薦詩詞

    五律·看山(現代·毛澤東)

    三上北高峰,
    杭州一望空。
    飛鳳亭邊樹,
    桃花嶺上風。
    熱來尋扇子,
    冷去對美人。
    一片飄飄下,
    歡迎有曉鶯。

    臨江仙·贈丁玲(現代·毛澤東)

    壁上紅旗飄落照,
    西風漫卷孤城。
    保安人物一時新。
    洞中開宴會,
    招待出牢人。

    纖筆一枝誰與似?
    三千毛瑟精兵。
    陣圖開向隴山東。
    昨日文小姐,
    今日武將軍。

    二郎神·炎光謝(宋·柳永)

    炎光謝。過暮雨、芳塵輕灑。乍露冷風清庭戶,爽天如水
    ,玉鉤遙掛。應是星娥嗟
    久阻,敘舊約、飆輪欲駕。極目處、微云暗度,耿耿銀河
    高瀉。

    閑雅。須知此景,古今無價。運巧思、穿針樓上女,抬粉
    面、云鬟相亞。鈿合金釵
    私語處,算誰在、回廊影下。愿天上人間,占得歡娛,年
    年今夜。

    寄杜位(唐·杜甫)

    近聞寬法離新州,想見懷歸尚百憂。
    逐客雖皆萬里去,悲君已是十年流。
    干戈況復塵隨眼,鬢發還應雪滿頭。
    玉壘題書心緒亂,何時更得曲江游。

    贈虞十五司馬(唐·杜甫)

    遠師虞秘監,今喜識玄孫。形像丹青逼,家聲器宇存。
    凄涼憐筆勢,浩蕩問詞源。爽氣金天豁,清談玉露繁。
    佇鳴南岳鳳,欲化北溟鯤。交態知浮俗,儒流不異門。
    過逢聯客位,日夜倒芳尊。沙岸風吹葉,云江月上軒。
    百年嗟已半,四座敢辭喧。書籍終相與,青山隔故園。

    軍城早秋(唐·嚴武)

    昨夜秋風入漢關,朔云邊月滿西山。
    更催飛將追驕虜,莫遣沙場匹馬還。

    登總持閣(唐·岑參)

    高閣逼諸天,登臨近日邊。
    晴開萬井樹,愁看五陵煙。
    檻外低秦嶺,窗中小渭川。
    早知清凈理,常愿奉金仙。

    泂酌(先秦·詩經)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餴饎。
    豈弟君子,民之父母。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濯罍。
    豈弟君子,民之攸歸。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茲,可以濯溉。
    豈弟君子,民之攸塈。


    攤聲浣溪沙/浣溪沙(宋·毛滂)

    日照門前千萬峰。晴飆先掃凍云空。誰作素濤翻玉手,小團龍。定國精明過少壯,次公煩碎本雍容。聽訟陰中苔自綠,舞衣紅。

    人欲(唐·李商隱)

    人欲天從竟不疑,莫言圓蓋便無私。
    秦中已久烏頭白,卻是君王未備知。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