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清明

    [唐] 杜牧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分類標簽: 清明節 描寫雨
    注釋:
      1、清明:農歷二十四節氣之一,約在陽歷四月五日左右。
      2、欲斷魂:指心里憂郁愁苦,就像失魂落魄一樣。
      3、遙指:指向遠處。
      4、杏花村:杏花深處的村莊。
      賞析:清明節,傳統有與親友結伴踏青、祭祖掃墓的習俗。可是詩中的“行
    人”卻獨自在他鄉的旅途上,心中的感受是很孤獨、凄涼的,再加上春雨綿綿不
    絕,更增添了“行人”莫名的煩亂和惆悵,情緒低落到似乎不可支持。然而“行
    人”不甘沉湎在孤苦憂愁之中,趕快打聽哪兒有喝酒的地方,讓自己能置身于人
    和酒的熱流之中。于是,春雨中的牧童便指點出那遠處的一片杏花林。詩歌的結
    句使人感到悠遠而詩意又顯得非常清新、明快。

    (朱麗云)

      《人民日報海外版》  〔19990426№g〕
    ———————————————
    【新語絲電子文庫(www.xys.org)】

      這一天正是清明佳節。詩人小杜,在行路中間,可巧遇上了雨。清明,雖然是柳綠花紅、春光明媚的時節,可也是氣候容易發生變化的期間,甚至時有“疾風甚雨”。但這日的細雨紛紛,是那種“天街小雨潤如酥”樣的雨,—這也正是春雨的特色。這“雨紛紛”,傳達了那種“做冷欺花,將煙困柳”的凄迷而又美麗的境界。

      這“紛紛”在此自然毫無疑問是形容那春雨的意境的;可是它又不止是如此而已,它還有一層特殊的作用,那就是,它實際上還在形容著那位雨中行路者的心情。

      且看下面一句:“路上行人欲斷魂”。“行人”,是出門在外的行旅之人。那么什么是“斷魂”呢?在詩歌里,“魂”指的多半是精神、情緒方面的事情。“斷魂”,是竭力形容那種十分強烈、可是又并非明白表現在外面的很深隱的感情。在古代風俗中,清明節是個色彩情調都很濃郁的大節日,本該是家人團聚,或游玩觀賞,或上墳掃墓;而今行人孤身趕路,觸景傷懷,心頭的滋味是復雜的。偏偏又趕上細雨紛紛,春衫盡濕,這又平添了一層愁緒。因而詩人用了“斷魂”二字;否則,下了一點小雨,就值得“斷魂”,那不太沒來由了嗎?—這樣,我們就又可回到“紛紛”二字上來了。本來,佳節行路之人,已經有不少心事,再加上身在雨絲風片之中,紛紛灑灑,冒雨趲行,那心境更是加倍的凄迷紛亂了。所以說,紛紛是形容春雨,可也形容情緒,—甚至不妨說,形容春雨,也就是為了形容情緒。這正是我國古典詩歌里情在景中、景即是情的一種絕藝,一種勝境。

      前二句交代了情景,接著寫行人這時涌上心頭的一個想法:往哪里找個小酒店才好。事情很明白:尋到一個小酒店,一來歇歇腳,避避雨,二來小飲三杯,解解料峭中人的春寒,暖暖被雨淋濕的衣服,—最要緊的是,借此也就能散散心頭的愁緒。于是,向人問路了。

      是向誰問路的呢?詩人在第三句里并沒有告訴我們,妙莫妙于第四句:“牧童遙指杏花村”。在語法上講,“牧童”是這一句的主語,可它實在又是上句“借問”的賓詞—它補足了上句賓主問答的雙方。牧童答話了嗎?我們不得而知,但是以“行動”為答復,比答話還要鮮明有力。我們看《小放牛》這出戲,當有人向牧童哥問路時,他將手一指,說:“您順著我的手兒瞧!”是連答話帶行動—也就是連“音樂”帶“畫面”,兩者同時都使觀者獲得了美的享受;如今詩人手法卻更簡捷,更高超:他只將“畫面”給予讀者,而省去了“音樂”,—不,不如說是包括了“音樂”。讀者欣賞了那一指路的優美“畫面”,同時也就隱隱聽到了答話的“音樂”。

      “遙”,字面意義是遠。然而這里不可拘守此義。這一指,已經使我們如同看到,隱約紅杏梢頭,分明挑出一個酒簾—“酒望子”來了。若真的距離遙遠,就難以發生藝術聯系,若真的就在眼前,那又失去了含蓄無盡的興味:妙就妙在不遠不近之間。《紅樓夢》里大觀園中有一處景子題作“杏簾在望”,那“在望”的神情,正是由這里體會脫化而來,正好為杜郎此句作注腳。“杏花村”不一定是真村名,也不一定即指酒家。這只需要說明指往這個美麗的杏花深處的村莊就夠了,不言而喻,那里是有一家小小的酒店在等候接待雨中行路的客人的。

      詩只寫到“遙指杏花村”就戛然而止,再不多費一句話。剩下的,行人怎樣的聞訊而喜,怎樣的加把勁兒趲上前去,怎樣的興奮地找著了酒店,怎樣的欣慰地獲得了避雨、消愁兩方面的滿足和快意……,這些,詩人就能“不管”了。他把這些都付與讀者的想象,為讀者開拓了一處遠比詩篇語文字句所顯示的更為廣闊得多的想象余地。這就是藝術的“有余不盡”。

      這首小詩,一個難字也沒有,一個典故也不用,整篇是十分通俗的語言,寫得自如之極,毫無經營造作之痕。音節十分和諧圓滿,景象非常清新、生動,而又境界優美、興味隱躍。詩由篇法講也很自然,是順序的寫法。第一句交代情景、環境、氣氛,是“起”;第二句是“承”,寫出了人物,顯示了人物的凄迷紛亂的心境;第三句是一“轉”,然而也就提出了如何擺脫這種心境的辦法;而這就直接逼出了第四句,成為整篇的精彩所在—“合”。在藝術上,這是由低而高、逐步上升、高潮頂點放在最后的手法。所謂高潮頂點,卻又不是一覽無余,索然興盡,而是余韻邈然,耐人尋味。這些,都是詩人的高明之處,也就是值得我們學習繼承的地方吧!

      (周汝昌)

    杜牧

    杜牧(803年-約852年),字牧之,號樊川居士,漢族,京兆萬年(今陜西西安)人。杜牧是唐代杰出的詩人、散文家,是宰相杜佑之孫,杜從郁之子。唐文宗大和二年26歲中進士,授弘文館校書郎。后赴江西觀察使幕,轉淮南節度使幕,又入觀察使幕,理人國史館修撰,膳部、比部、司勛員外郎,黃州、池州、睦州刺史等職。

    因晚年居長安南樊川別墅,故后世稱“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杜牧的詩歌以七言絕句著稱,內容以詠史抒懷為主,其詩英發俊爽,多切經世之物,在晚唐成就頗高。杜牧人稱“小杜”,以別于杜甫,"大杜“。與李商隱并稱“小李杜”。

    推薦詩詞

    赤壁(唐·杜牧)

    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關雎(先秦·詩經)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1]之。
    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浣溪沙(宋·蘇軾)

    萬頃風濤不記蘇。雪晴江上麥千車。但令人飽我愁無。翠袖倚風縈柳絮,絳唇得酒爛櫻珠。尊前呵手鑷霜須。

    示兒(宋·陸游)

    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題臨安邸(宋·林升)

    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
    暖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過故人莊(唐·孟浩然)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積雪為小山(唐·劉昚虛)

    飛雪伴春還,春庭曉自閑。虛心應任道,遇賞遂成山。
    峰小形全秀,巖虛勢莫攀。以幽能皎潔,謂近可循環。
    孤影臨冰鏡,寒光對玉顏。不隨遲日盡,留顧歲華間。

    蒹葭(先秦·詩經)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1]。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2]。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3]。

    七步詩(魏晉·曹植)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版本2)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題李凝幽居(唐·賈島)

    閑居少鄰并,草徑入荒園。
    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
    過橋分野色,移石動云根。
    暫去還來此,幽期不負言。

    相關作者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