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霜葉飛 重九

    [宋] 吳文英
    斷煙離緒。關心事,斜陽紅隱霜樹。
    半壺秋水薦黃花,香噀[1]西風雨。
    縱玉勒,輕飛迅羽。
    凄涼誰吊荒臺古?
    記醉踏南屏,彩扇咽、
    寒蟬倦夢,不知蠻素。

    聊對舊節傳杯,
    塵箋蠹管,斷闋經歲慵賦。
    小蟾斜影轉東籬,夜冷殘蛩語。
    早白發、緣愁萬縷。驚飆從烏紗去。
    漫細將、茱萸看,
    但約明年,翠微高處。
    分類標簽: 宋詞三百首
    【注釋】:

    注一:噴水也。

    這是一首悼念亡姬的作品。“斷煙離緒”,起句四字情景交融,精煉而形象,統貫全篇。“斷煙”寫景,“離緒”寫情。“斜陽紅隱霜樹”是寫重九煙雨濛濛,故傍晚還不見斜陽 ,隱沒于霜樹之中。凄涼的心境,又逢凄涼的時節,烘托出抑郁的情緒。重陽佳節,正是菊花盛開之際,詞人在風雨中折來黃花數枝,插在壺中 ,花的香氣含著雨氣噴出。在此凄風冷雨之中,誰還會有心情驟馬去登上荒臺吊古呢?“吊古”一詞隱含了多少傷逝之痛。作者又不禁回憶起當年與伊人重九登高時的情景。當時伊人執扇清歌,扇底歌聲與寒蟬共咽(意謂其聲悲涼 ),作者則酒酣倦夢,幾乎忘卻伊人在旁。上片憶念雙雙登高的情景。
    下片轉入今情。如今斯人逝矣,往事如煙,對此佳節,還有什么心情“傳杯”飲酒?但無“傳杯”的心情而仍復“傳杯”者 ,無聊之極也。(參見陳匪石《宋詞舉》)“沉飲聊自遣 ,放歌破愁絕”(杜甫《詠懷》五百字),飲酒可以忘憂 ,寫詞可以抒悶,但心灰意懶至此 ,連未寫完的歌詞(斷闋)都封塵已久,更何況重寫新詞呢 !天氣入夜轉晴,月影斜照東籬,寒蛩宵語,似亦向人訴說心事。“早白發、緣愁萬縷,驚飆從卷烏紗去。”這是從杜甫《九日藍田崔氏莊》”羞將短發還吹帽 ,笑倩旁人為正冠”二句轉用來的。重九日晉人孟嘉落帽的故事,后世傳為美談。杜甫這兩句的意思是:如果登高時風吹帽落,露出了滿頭白發,我就含笑把帽子重新戴上,并且還會請旁人為我整理一下。這兩句詩表現杜甫的灑脫曠達的心態。但是夢窗這兩句詞意與杜甫不同。夢窗已經不以風吹帽落、露出滿頭白發羞愧了;他這兩句的意思是,反正人亡身頹,無復歡顏,一切都隨它去吧!這表現了詞人極端沉痛絕望的心情。結語“謾細將、茱萸看,但約明年,翠微高處”三句也化自杜詩(同上):“明年此會知誰健 ,笑把茱萸仔細看。”杜詩之意謂今年重九,姑且強樂自寬,但不知明年此時會何如耳。夢窗今年未能登高,但遙想明年能有機會。老杜細看茱萸,夢窗雖也看茱萸,著一“漫”字,就自覺無味。那么明年翠微高處之約,也不過說說而已。杜甫逢佳節而強作歡笑,夢窗則欲強作歡顏而不能,其無聊、沉痛更倍于少陵,實在是時代、身世使然。
    吳梅《蔡嵩云〈樂府指迷箋釋〉序》:“吳詞潛氣內轉 ,上下映帶,有天梯石棧之妙。”夢窗詞脈絡貫通,形象完整。上下映帶尚是為形象的表面,潛氣內轉則是其內質;“天梯石棧”,則說的是夢窗詞的大起大落 ,突接突轉 ,也有潛在的氣韻溝通 。“霜樹”、“萸花 ”、“傳杯”等皆為實寫;“斜陽”、“翠微”等為虛寫,虛實結合,線索明晰。說明夢窗詞氣韻貫通
    的特點。
    西方文論說“美是雜多和整一的結合 ”,于夢窗詞亦可得到印證 。夢窗不但煉字、煉句,而且煉意,詞藻華麗,同時又極富內在的神韻。讀夢窗詞,不可不注意這些藝術特質。

    吳文英

    吳文英(約1200~1260),字君特,號夢窗,晚年又號覺翁,四明(今浙江寧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吳氏。《宋史》無傳。一生未第,游幕終身。于蘇、杭、越三地居留最久。并以蘇州為中心,北上到過淮安、鎮江,蘇杭道中又歷經吳江垂虹亭、無錫惠山,及茹霅二溪。游蹤所至,每有題詠。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為浙東安撫使吳潛及嗣榮王趙與芮門下客,后“困躓以死”。

    有《夢窗詞集》一部,存詞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與一卷本。其詞作數量豐沃,風格雅致,多酬答、傷時與憶悼之作,號“詞中李商隱”。而后世品評卻甚有爭論。

    推薦詩詞

    憶江南·江南好(唐·白居易)

    江南好,
    風景舊曾諳。[1]
    日出江花紅勝火,
    春來江水綠如藍,[2]
    能不憶江南。

    眼兒媚·楊柳絲絲弄輕柔(宋·無名氏)

    楊柳絲絲弄輕柔。煙縷織成愁。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而今往事難重省,歸夢繞秦樓。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頭。

    采蘋(先秦·詩經)

    于以采蘋[1]?南澗之濱;
    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維筐及筥[2];
    于以湘之?維锜[3]及釜。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
    誰其尸之?有齊季女。

    浣溪沙(宋·賀鑄)

    樓角初消一縷霞,淡黃楊柳暗棲鴉。
    玉人和月摘梅花。

    笑捻粉香歸洞戶,更垂簾幕護窗紗。
    東風寒似夜來些。

    責子(魏晉·陶淵明)

    白發被兩鬢,肌膚不復實。
    雖有五男兒,總不好紙筆。
    阿舒已二八,懶惰故無匹。
    阿宣行志學,而不愛文術。
    雍端年十三,不識六與七。
    通子垂九齡,但覓梨與栗。
    天運茍如此,且進杯中物。

    之零陵郡次新亭(南北朝·范云)

    江干遠樹浮,天末孤煙起。
    江天自如合,煙樹還相似。
    滄流未可源,高帆去何已。

    碙洲吊古二首(明·吳國倫)

    一旅南巡瘴海邊,孤洲叢樾系樓船。
    從容卷土天難定,急難防胡地屢遷。
    丹鳳未傳行在所,黃龍虛兆改元年。
    當時血戰潮痕在,常使英雄涕泫然。¤

    題情盡橋(唐·雍陶)

    從來只有情難盡,何事名為情盡橋。
    自此改名為折柳,任他離恨一條條。

    潼關吏(唐·杜甫)

    士卒何草草,筑城潼關道。
    大城鐵不如,小城萬丈馀。
    借問潼關吏,修關還備胡。
    要我下馬行,為我指山隅。
    連云列戰格,飛鳥不能逾。
    胡來但自守,豈復憂西都。
    丈人視要處,窄狹容單車。
    艱難奮長戟,萬古用一夫。
    哀哉桃林戰,百萬化為魚。
    請囑防關將,慎勿學哥舒。

    送柴侍御(唐·王昌齡)

    流水通波接武岡,送君不覺有離傷。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