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沁園春·情若連環

    [宋] 蘇軾
    情若連環,恨如流水,甚時是休。也不須驚怪,沈郎易瘦,也不須驚怪,潘鬢先愁。總是難禁,許多魔難,奈好事教人不自由。空追想,念前歡杳杳,后會悠悠。
    凝眸。悔上層樓。謾惹起、新愁壓舊愁。向彩箋寫遍,相思字了,重重封卷,密寄書郵。料到伊行,時時開看,一看一回和淚收。須知道,□這般病染,兩處心頭。
    這首詞托男女之情恨,抒極不平的心曲。正如《赤壁賦》中所言:“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引自"語文大觀園"http://www.qilunetschool.com.cn/yuwen/

    這首詞婉轉言情,以鋪敘手法寫相思。這是蘇東坡學柳永作詞的一個明征,當為作者早期作品。
    “情若連環,恨如流水”,起調是一組并列對句,以連環、流水為比,說此“情”、此“恨”不斷無休。
    接著以一組扇面對句,說相思的具體情狀。依律,這組扇面對句,當以一領格字提起,此處連用兩個“也”字,用以鋪排敘說 ,一曰瘦 ,有如宛約一般,腰圍減損,再曰鬢發斑白,有如潘岳一般,因見二毛而發愁。“總是 ”二句,卻以散句入詞,接下句,均為直說,點明上文所說“瘦”與“愁”的原因,是“好事教人不自由 ”。“好事”,當指男女間歡會等情事。因為時時刻刻惦記著這許多情事,無法自主,所以才有這無窮無盡的“情”與“恨”。最后,詞進一步點明,主人公所“追想”的“ 好事 ”就是“前歡”與“后會 ”,前歡已是杳無蹤跡,不可追尋,而后會又遙遙無期,難以預卜。“杳杳”、“悠悠”,與“連環”、“流水”相呼應,將所謂“情”與“恨”更加具體化。上片說的全是主人公一方面的相思情況。
    下片變換了角度與方位,既寫主人公一方,又寫對方,并將雙方合在一起寫 。“凝眸。悔上層樓。謾惹起新愁壓舊愁 。”是過片。一方面承接上片所說相思情景,謂怕上層樓,即害怕追想往事,惹起“舊愁”;一方面啟下,轉說當前的相思情景,新愁與舊愁交織在一起 。詞作說當前的相思情景,先說主人公一方,說主人公如何寫情書,寫好情書如何密封,封好以后如何秘密投寄 。“寫遍 ”、“字了”,謂其如何傾訴衷情,將天下所有用來訴說“相思”的字眼都用光了。
    “重重 ”,謂其密封程度,“密”,既有秘密之意,又表明數量之多,一封接一封,相距甚密。同時,詞作說相思,還兼顧對方,料想對方接到情書,當如何時時開看 ,“一看一回和淚收”。“料”字明謂假設。主人公從自身的相思,設想對方的相思,寫了對方的相思,反過來,更加增添了自身的相思。“這般病染,兩處心頭”說,這種相思要不得,兩處掛心,將更加難以開解 ,道出了雙方的共同心病。至此詞戛然而止,言已盡而味有余。
    這首詞善鋪敘,常常在有條理、有層次的鋪陳之后,突然插入一筆,由一方設想另一方,構成錯落多致之意韻,婉轉傳情。

    蘇軾

    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號鐵冠道人、東坡居士,世稱蘇東坡、蘇仙。漢族,眉州眉山(今屬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欒城,北宋文學家、書法家、畫家。

    嘉祐二年(1057年),蘇軾進士及第。宋神宗時曾在鳳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職。元豐三年(1080年),因“烏臺詩案”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宋哲宗即位后,曾任翰林學士、侍讀學士、禮部尚書等職,并出知杭州、潁州、揚州、定州等地,晚年因新黨執政被貶惠州、儋州。宋徽宗時獲大赦北還,途中于常州病逝。宋高宗時追贈太師,謚號“文忠”。

    蘇軾是北宋中期的文壇領袖,在詩、詞、散文、書、畫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其文縱橫恣肆;其詩題材廣闊,清新豪健,善用夸張比喻,獨具風格,與黃庭堅并稱“蘇黃”;其詞開豪放一派,與辛棄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稱“蘇辛”;其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與歐陽修并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蘇軾亦善書,為“宋四家”之一;工于畫,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有《東坡七集》、《東坡易傳》、《東坡樂府》等傳世。

    推薦詩詞

    憶江南·春去也(唐·劉禹錫)

    春去也,
    多謝洛城人。
    弱柳從風疑舉袂,
    叢蘭裛露似沾巾。
    獨坐亦含嚬。

    秋懷(唐·孟郊)

    孤骨夜難臥,吟蟲相唧唧。老泣無涕洟,秋露為滴瀝。
    去壯暫如翦,來衰紛似織。觸緒無新心,叢悲有馀憶。
    詎忍逐南帆,江山踐往昔。
    秋月顏色冰,老客志氣單。冷露滴夢破,峭風梳骨寒。
    席上印病文,腸中轉愁盤。疑懷無所憑,虛聽多無端。
    梧桐枯崢嶸,聲響如哀彈。
    一尺月透戶,仡栗如劍飛。老骨坐亦驚,病力所尚微。
    蟲苦貪剪色,鳥危巢焚輝。孀娥理故絲,孤哭抽余思。
    浮年不可追,衰步多夕歸。
    秋至老更貧,破屋無門扉。一片月落床,四壁風入衣。
    疏夢不復遠,弱心良易歸。商葩將去綠,繚繞爭馀輝。
    野步踏事少,病謀向物違。幽幽草根蟲,生意與我微。
    竹風相戛語,幽閨暗中聞。鬼神滿衰聽,恍惚難自分。
    商葉墮干雨,秋衣臥單云。病骨可剸物,酸呻亦成文。
    瘦攢如此枯,壯落隨西曛。褭褭一線命,徒言系絪缊。
    老骨懼秋月,秋月刀劍棱。纖輝不可干,冷魂坐自凝。
    羈雌巢空鏡,仙飆蕩浮冰。驚步恐自翻,病大不敢凌。
    單床寤皎皎,瘦臥心兢兢。洗河不見水,透濁為清澄。
    詩壯昔空說,詩衰今何憑。
    老病多異慮,朝夕非一心。商蟲哭衰運,繁響不可尋。
    秋草瘦如發,貞芳綴疏金。晚鮮詎幾時,馳景還易陰。
    弱習徒自恥,莫知欲何任。露才一見讒,潛智早已深。
    防深不防露,此意古所箴。
    歲暮景氣干,秋風兵甲聲。織織勞無衣,喓喓徒自鳴。
    商聲聳中夜,蹇支廢前行。青發如秋園,一剪不復生。
    少年如餓花,瞥見不復明。君子山岳定,小人絲毫爭。
    多爭多無壽,天道戒其盈。
    冷露多瘁索,枯風曉吹噓。秋深月清苦,蟲老聲粗疏。
    赪珠枝累累,芳金蔓舒舒。草木亦趣時,寒榮似春馀。
    悲彼零落生,與我心何如。
    老人朝夕異,生死每日中。坐隨一啜安,臥與萬景空。
    視短不到門,聽澀詎逐風。還如刻削形,免有纖悉聰。
    浪浪謝初始,皎皎幸歸終。孤隔文章友,親密蒿萊翁。
    歲綠閔以黃,秋節迸又窮。四時既相迫,萬慮自然叢。
    南逸浩淼際,北貧磽確中。曩懷沉遙江,衰思結秋嵩。
    鋤食難滿腹,葉衣多丑躬。塵縷不自整,古吟將誰通。
    幽竹嘯鬼神,楚鐵生虬龍。志士多異感,運郁由邪衷。
    常思書破衣,至死教初童。習樂莫習聲,習聲多頑聾。
    明明胸中言,愿寫為高崇。
    幽苦日日甚,老力步步微。常恐暫下床,至門不復歸。
    饑者重一食,寒者重一衣。泛廣豈無涘,恣行亦有隨。
    語中失次第,身外生瘡痍。桂蠹既潛朽,桂花損貞姿。
    詈言一失香,千古聞臭詞。將死始前悔,前悔不可追。
    哀哉輕薄行,終日與駟馳。
    流運閃欲盡,枯折皆相號。棘枝風哭酸,桐葉霜顏高。
    老蟲干鐵鳴,驚獸孤玉咆。商氣洗聲瘦,晚陰驅景勞。
    集耳不可遏,噎神不可逃。蹇行散馀郁,幽坐誰與曹。
    抽壯無一線,剪懷盈千刀。清詩既名脁,金菊亦姓陶。
    收拾昔所棄,咨嗟今比毛。幽幽歲晏言,零落不可操。
    霜氣入病骨,老人身生冰。衰毛暗相刺,冷痛不可勝。
    鷕鷕伸至明,強強攬所憑。瘦坐形欲折,腹饑心將崩。
    勸藥左右愚,言語如見憎。聳耳噎神開,始知功用能。
    日中視余瘡,暗隙聞繩蠅。彼嗅一何酷,此味半點凝。
    潛毒爾無厭,馀生我堪矜。凍飛幸不遠,冬令反心懲。
    出沒各有時,寒熱苦相凌。仰謝調運翁,請命愿有征。
    黃河倒上天,眾水有卻來。人心不及水,一直去不回。
    一直亦有巧,不肯至蓬萊。一直不知疲,唯聞至省臺。
    忍古不失古,失古志易摧。失古劍亦折,失古琴亦哀。
    夫子失古淚,當時落漼漼。詩老失古心,至今寒皚皚。
    古骨無濁肉,古衣如蘚苔。勸君勉忍古,忍古銷塵埃。
    詈言不見血,殺人何紛紛。聲如窮家犬,吠竇何誾誾。
    詈痛幽鬼哭,詈侵黃金貧。言詞豈用多,憔悴在一聞。
    古詈舌不死,至今書云云。今人詠古書,善惡宜自分。
    秦火不爇舌,秦火空爇文。所以詈更生,至今橫絪缊。

    昌谷讀書示巴童(唐·李賀)

    蟲響燈光薄,宵寒藥氣濃。
    君憐垂翅客,辛苦尚相從。

    秋夜寄丘員外(唐·韋應物)

    懷君屬秋夜,散步詠涼天。
    山空松子落,幽人應未眠。

    戲贈閿鄉秦少公短歌(唐·杜甫)

    去年行宮當太白,朝回君是同舍客。
    同心不減骨肉親,每語見許文章伯。
    今日時清兩京道,相逢苦覺人情好。
    昨夜邀歡樂更無,多才依舊能潦倒。

    楊柳枝(唐·劉禹錫)

    塞北梅花羌笛吹,
    淮南桂樹小山詞。
    請君莫奏前朝曲,
    聽唱新翻楊柳枝。

    種萵苣(唐·杜甫)

    陰陽一錯亂,驕蹇不復理。枯旱于其中,炎方慘如毀。
    植物半蹉跎,嘉生將已矣。云雷欻奔命,師伯集所使。
    指麾赤白日,澒洞青光起。雨聲先已風,散足盡西靡。
    山泉落滄江,霹靂猶在耳。終朝紆颯沓,信宿罷瀟灑。
    堂下可以畦,呼童對經始。苣兮蔬之常,隨事藝其子。
    破塊數席間,荷鋤功易止。兩旬不甲坼,空惜埋泥滓。
    野莧迷汝來,宗生實于此。此輩豈無秋,亦蒙寒露委。
    翻然出地速,滋蔓戶庭毀。因知邪干正,掩抑至沒齒。
    賢良雖得祿,守道不封己。擁塞敗芝蘭,眾多盛荊杞。
    中園陷蕭艾,老圃永為恥。登于白玉盤,藉以如霞綺。
    莧也無所施,胡顏入筐篚。

    水調歌頭 送鄭厚卿赴衡州(宋·辛棄疾)

    寒食不小住,千騎擁春衫。衡陽石鼓城下,記我舊停驂。襟似瀟湘桂嶺,帶似洞庭春草,紫蓋屹東南。文字起騷雅,刀劍化耕蠶。
    看使君,於此事,定不凡。奮髯抵幾堂上,尊俎自高談。莫信君門萬里,但使民歌五袴,歸詔鳳凰銜。君去我誰飲,明月影成三。

    太液池(明·馬汝驥)

    碧苑西連闕,瑤池北映空。
    象垂河漢表,氣與斗牛通。
    鯨躍如翻石,鰲行不斷虹。
    蒼茫觀海日,朝會百川同。

    寒夜次潘岷原韻(清·查慎行)

    一片西風作楚聲,臥聞落葉打窗鳴。
    不知十月江寒重,陡覺三更布被輕。
    霜壓啼烏驚月上,夜驕饑鼠闞燈明。
    還家夢繞江湖闊,薄醉醒來句忽成。


    相關作者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