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郊行即事

    [宋] 程顥
    芳原綠野恣行時,春入遙山碧四圍。
    興逐亂紅穿柳巷,困臨流水坐苔磯。
    莫辭盞酒十分勸,只恐風花一片飛。
    況是清明好天氣,不妨游衍莫忘歸。
    分類標簽: 清明節 人生
    [注釋](1)恣行:盡情6游賞。恣:任意放縱。(2)遙山:遠山。(3)興:乘興,隨興。亂紅:指落花。(4)游衍:是游玩溢出范圍的意思。

    [譯文]我在長滿芳草花卉的原野盡情地游玩,春色已到遠山,四周一片碧綠。乘著興致追逐隨風飄飛的紅色花瓣,穿過柳死飄搖的小巷;感到困倦時,對著溪邊流水,坐在長滿青苔的石頭上休息。休要推辭這杯酒,休要辜負十分誠摯勸酒的心意,只是怕風吹花落,一片片飛散了。況且今日是清明佳節,又遇著晴朗的好天氣,極宜游樂,但不可樂而忘返。

    程顥

    程顥(hào)(1032年—1085年7月9日)字伯淳,學者稱明道先生。世居中山(今保定定州),后從開封徙河南(今河南洛陽)。北宋哲學家、教育家、詩人,理學的奠基者,“洛學”代表人物。

    程顥為嘉祐年間進士,神宗朝任太子中允監察御史里行。反對王安石新政。在學術上,程顥提出“天者理也”和“只心便是天,盡之便知性”的命題,認為“仁者渾然與物同體,義禮知信皆仁也”,識得此理,便須“以誠敬存之”(同上)。倡導“傳心”說。承認“天地萬物之理,無獨必有對”。

    元豐八年(1085年),宋哲宗即位,召其為宗正丞,未行而卒,享年54歲。

    程顥曾和其弟程頤學于周敦頤,世稱“二程”,同為北宋理學的奠基者,其學說在理學發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后來為朱熹所繼承和發展,世稱“程朱學派”。其所親撰有《定性書》《識仁篇》等,后人集其言論所編的著述書籍《遺書》《文集》等,皆收入《二程全書》。

    推薦詩詞

    初秋雨晴(宋·朱淑真)

    雨后風涼暑氣收,庭梧葉葉報初秋。
    浮云盡逐黃昏去,樓角新蟾掛玉鉤。

    別舍弟宗一(唐·柳宗元)

    零落殘魂倍黯然,雙垂別淚越江邊。
    一身去國六千里,萬死投荒十二年。
    桂嶺瘴來云似墨,洞庭春盡水如天。
    欲知此后相思夢,長在荊門郢樹煙。

    謁金門 耽岡迓陸尉(宋·趙師俠)

    沙畔路。記得舊時行處。藹藹疏煙迷遠樹。野航橫不渡。竹里疏花梅吐。照眼一川鷗鷺。家在清江江上住。水流愁不去。

    黃鶴樓(唐·崔顥)

    昔人已乘白云去,此地空余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水調歌頭·細數十年事(宋·范成大)

    細數十年事,十處過中秋。今年新夢,忽到黃鶴舊山頭。老子個中不淺,此會天教重見,今古一南樓。星漢淡無色,玉鏡獨空浮。
    斂秦煙,收楚霧,熨江流。關河離合,南北依舊照清愁。想見姮娥冷眼,應笑歸來霜鬢,空敝黑貂裘。釃酒問蟾兔,肯去伴滄洲?

    雙雙燕 詠燕(宋·史達祖)

    過春社了,度簾幕中間,去年塵冷。差池欲住,試入舊巢相并。還相雕梁藻井。又軟語、商量不定。飄然快拂花梢,翠尾分開紅影。
    芳徑。芹泥雨潤。愛貼地爭飛,競夸輕俊。紅樓歸晚,看足柳昏花暝。應自棲香正穩。便忘了、天涯芳信。愁損翠黛雙蛾,日日畫闌獨憑。

    古鼎歌(并序)(元·謝應芳)

    碧云師著金伽黎,空王殿前龍象隨。
    當階一卒送古鼎,狀若獻寶波斯兒。
    群緇聚觀方丈室,中有老僧前致詞。
    云是山中舊時物,立誦款識能無遺。
    文詞詰屈錯盤誥,字體隱伏蟠蛟螭。
    蒼姬訖錄世屢改,不知何代來于斯。
    謝家寶樹修佛剎,巨構賈與秦城齊。
    鼎兮鼎兮什襲去,歲經六紀今來歸。
    師聞此語重嘆息,兵火連年炎九域。
    金鐘大鏞棄道旁,總若沈沙銷折戟。
    鼎歸禪月獨無恙,護持信有天龍力。
    摩挲兩鉉濕煙霧,錯落丹砂映金碧。
    光如摩尼含五色,高比珊瑚長一尺。
    嗚呼!羲軒之鼎莫可求,禹鼎亦已淪東周。
    世所用者非爾儔,或膨豕腹徒包羞。
    調羹爾無與,覆餗爾不憂。
    歸來兮歸來,北山兮菟裘。
    汾陰自有為時出,切莫放光驚斗牛。

    客堂(唐·杜甫)

    憶昨離少城,而今異楚蜀。舍舟復深山,窅窕一林麓。
    棲泊云安縣,消中內相毒。舊疾甘載來,衰年得無足。
    死為殊方鬼,頭白免短促。老馬終望云,南雁意在北。
    別家長兒女,欲起慚筋力。客堂序節改,具物對羈束。
    石暄蕨芽紫,渚秀蘆筍綠。巴鶯紛未稀,徼麥早向熟。
    悠悠日動江,漠漠春辭木。臺郎選才俊,自顧亦已極。
    前輩聲名人,埋沒何所得。居然綰章紱,受性本幽獨。
    平生憩息地,必種數竿竹。事業只濁醪,營葺但草屋。
    上公有記者,累奏資薄祿。主憂豈濟時,身遠彌曠職。
    循文廟算正,獻可天衢直。尚想趨朝廷,毫發裨社稷。
    形骸今若是,進退委行色。

    雜詩 其三(魏晉·陶淵明)

    榮華難久居,盛衰不可量。
    昔為三春蕖,今作秋蓮房。
    嚴霜結野草,枯悴未遽央。
    日月還復周,我去不再陽。
    眷眷往昔時,憶此斷人腸。

    菩薩蠻·舞裙香暖金泥鳳(唐·牛嶠)

    舞裙香暖金泥鳳,畫梁語燕驚殘夢。門外柳花飛,
    玉郎猶未歸。
    愁勻紅粉淚,眉剪春山翠。何處是遼陽,錦屏春晝長。
    柳花飛處鶯聲急,晴街春色香車立。金鳳小簾開,
    臉波和恨來。
    今宵求夢想,難到青樓上。贏得一場愁,鴛衾誰并頭。
    玉釵風動春幡急,交枝紅杏籠煙泣。樓上望卿卿,
    窗寒新雨晴。
    熏爐蒙翠被,繡帳鴛鴦睡。何處有相知,羨他初畫眉。
    畫屏重疊巫陽翠,楚神尚有行云意。朝暮幾般心,
    向他情謾深。
    風流今古隔,虛作瞿塘客。山月照山花,夢回燈影斜。
    風簾燕舞鶯啼柳,妝臺約鬢低纖手。釵重髻盤珊,
    一枝紅牡丹。
    門前行樂客,白馬嘶春色。故故墜金鞭,回頭應眼穿。
    綠云鬢上飛金雀,愁眉斂翠春煙薄。香閣掩芙蓉,
    畫屏山幾重。
    窗寒天欲曙,猶結同心苣。啼粉涴羅衣,問郎何日歸。
    玉爐冰簟鴛鴦錦,粉融香汗流山枕。簾外轆轤聲,
    斂眉含笑驚。
    柳陰煙漠漠,低鬢蟬釵落。須作一生拌,盡君今日歡。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