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邊思

    [唐] 李益
    腰懸錦帶佩吳鉤,走馬曾防玉塞秋。
    莫笑關西將家子,只將詩思入涼州。
    【注釋】:
      這很象是一首自題小像贈友人詩。但并不單純描摹外在的形貌裝束,而是在瀟灑風流的語調中透露出理想與現實的矛盾,寄寓著蒼涼的時代和個人身世的感慨。

      首句寫自己的裝束。腰垂錦帶,顯示出衣飾的華美和身分的尊貴,與第三句“關西將家子”相應;佩吳鉤(一種吳地出產的彎刀),表現出意態的勇武英俊。杜詩有“少年別有贈,含笑看吳鉤”之句,可見佩帶吳鉤在當時是一種顯示少年英武風姿的時髦裝束。寥寥兩筆,就將一位華貴英武的“關西將家子”的形象生動地展現出來了。

      第二句“走馬曾防玉塞秋”,進一步交代自己的戰斗經歷。北方游牧民族每到秋高馬肥的季節,常進擾邊境,需要預加防衛,稱為“防秋”。玉塞,指玉門關。這句是說自己曾經參加過防秋玉塞、馳驅沙場的戰斗行動。和上句以“錦帶”、“吳鉤”顯示全體一樣,這里是舉玉塞防秋以概括豐富的戰斗經歷。

      不過,詩意的重點并不在圖形寫貌,自敘經歷,而是抒寫感慨。這正是三、四兩句所要表達的內容。“莫笑關西將家子,只將詩思入涼州。”關西,指函谷關以西。古代有“關西出將,關東出相”的說法,李益是姑臧(今甘肅武威,亦即涼州)人,所以自稱“關西將家子”。表面上看,這兩句詩語調輕松灑脫,似乎帶有一種風流自賞的意味。但如果深入一層,結合詩人所處的時代、詩人的理想抱負和其他作品來體味,就不難發現,在這瀟灑輕松的語調中正含有無可奈何的苦澀和深沉的感慨。

      寫慷慨悲涼的詩歌,決非李益這們“關西將家子”的本愿。他的《塞下曲》說:“伏波惟愿裹尸還,定遠何須生入關。莫遣只輪歸海窟,仍留一箭定天山。”象班超等人那樣,立功邊塞,這才是他平生的夙愿和人生理想。當立功獻捷的宏愿化為蒼涼悲慨的詩思,回到自己熟悉的涼州城時,作者心中翻動著的恐怕只能是壯志不遂的悲哀吧。如果說:“莫笑”二字當中還多少含有自我解嘲的意味,那么,“只將”二字便純然是壯志不遂的深沉感慨了。作為一首自題小像贈友人的小詩,三、四兩句所要表達的,正是一種“辜負胸中十萬兵,百無聊賴以詩鳴”式的感情。

      這當然不意味著李益不欣賞自己的邊塞之吟,也不排斥在“只將詩思入涼州”的詩句中多少含有自賞的意味。但那自賞之中分明蘊含著無可奈何的苦澀。瀟灑輕松與悲慨苦澀的矛盾統一,正是這首詩的一個突出特點,也是它耐人尋味的重要原因。

      (劉學鍇)

    李益

    李益(約750—約830),唐代詩人,字君虞,祖籍涼州姑臧(今甘肅武威市涼州區),后遷河南鄭州。大歷四年(769)進士,初任鄭縣尉,久不得升遷,建中四年(783)登書判拔萃科。因仕途失意,后棄官在燕趙一帶漫游。以邊塞詩作名世,擅長絕句,尤其工于七絕。

    推薦詩詞

    紅樓夢十二曲——恨無常(清·曹雪芹)

    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
    眼睜睜把萬事全拋,
    蕩悠悠芳魂銷耗。
    望家鄉路遠山高。
    故向爹娘夢里相尋告:
    兒命已入黃泉,
    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

    喜雨(唐·杜甫)

    南國旱無雨,今朝江出云。入空才漠漠,灑迥已紛紛。
    巢燕高飛盡,林花潤色分。晚來聲不絕,應得夜深聞。

    玉樓春(唐·李煜)

    晚妝初了明肌雪,
    春殿嬪娥魚貫列。
    笙簫吹斷水云開,
    重按霓裳歌遍徹。

    臨風誰更飄香屑,
    醉拍闌干情味切。
    歸時休放燭花紅,
    待踏馬蹄清夜月。

    載見(先秦·詩經)

    載見辟王,曰求厥章。
    龍旂陽陽,和鈴央央。
    鞗革有鸧,休有烈光。
    率見昭考,以孝以享,以介眉壽。
    永言保之,思皇多祜。
    烈文辟公,綏以多福,俾緝熙于純嘏。


    寄校書七兄(一作送韓校書)(唐·李冶)

    無事烏程縣,蹉跎歲月余。
    不知蕓閣吏,寂寞竟何如。
    遠水浮仙棹,寒星伴使車。
    因過大雷岸,莫忘八行書。

    山中(唐·王勃)

    長江悲已滯,萬里念將歸。況屬高風晚,山山黃葉飛。

    偶成(近代·蘇曼殊)

    人間花草太匆匆,春未殘時花已空。
    自是神仙淪小謫,不必惆悵憶芳容。 

    雜曲歌辭·古別離(唐·聶夷中)

    欲別牽郎衣,問郎游何處。不恨歸日遲,莫向臨邛去。

    贈湖南博物館(現代·老舍)

    國慶逢秋節,芙蓉映桂花。
    燈紅歌不歇,明月照長沙。

    紅樓夢曲(清·曹雪芹)

    開辟鴻蒙,
    誰為情種?
    都只為風月情濃。
    趁著這奈何天、
    傷懷日、
    寂寥時,
    試遣愚衷。
    因此上,
    演出這懷金悼玉的《紅樓夢》。

    相關作者
    成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