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optgroup id="6br00"><em id="6br00"><pre id="6br00"></pre></em></optgroup><span id="6br00"><output id="6br00"></output></span>

  1. <span id="6br00"><sup id="6br00"></sup></span>

  2. 蘇辛

    蘇辛是北宋的蘇軾與南宋辛棄疾的并稱,二人同為豪放詞派的代表,高佑釲《陳其年湖海樓詞序》引顧咸三語曰:“宋各家詞最盛,體非一格,蘇、辛之雄放豪宕,秦、柳之嫵媚風流,判然分途,各極其妙。” 自晚唐“花間派”以來,詞以婉約為正宗,詩莊詞媚,幾成定格。到了蘇軾,才以豪健縱放之筆,創豪放一派,擴大了詞的題材范圍,開拓了詞的表現領域,打破了詞為艷科的藩籬,使詞體獲得了解放。

    1、[宋] 蘇軾

    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號鐵冠道人、東坡居士,世稱蘇東坡...

    2、[宋] 辛棄疾

    辛棄疾(1140年5月28日-1207年10月3日),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號稼軒,山東東路濟南府歷...

    推薦詩詞

    漁家傲·天接云濤連曉霧(宋·李清照)

    天接云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仿佛夢魂歸帝所。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
    我報路長嗟日暮。學詩謾有驚人句。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清平樂·風光緊急(宋·朱淑真)

    風光緊急,三月俄三十。
    擬欲留連計無及,綠野煙愁露泣。

    倩誰寄語春宵,城頭畫鼓輕敲。
    繾綣臨歧囑付,來年早到梅梢。

    聽流人水調子(唐·王昌齡)

    孤舟微月對楓林,分付鳴箏與客心。
    嶺色千重萬重雨,斷弦收與淚痕深。

    揚旗(唐·杜甫)

    江雨颯長夏,府中有馀清。我公會賓客,肅肅有異聲。
    初筵閱軍裝,羅列照廣庭。庭空六馬入,駊騀揚旗旌。
    回回偃飛蓋,熠熠迸流星。來纏風飆急,去擘山岳傾。
    材歸俯身盡,妙取略地平。虹霓就掌握,舒卷隨人輕。
    三州陷犬戎,但見西嶺青。公來練猛士,欲奪天邊城。
    此堂不易升,庸蜀日已寧。吾徒且加餐,休適蠻與荊。

    題《吶喊》 (近代·魯迅)

    弄文罹文網,抗世違世情。
    積毀可銷骨,空留紙上聲。

    醉太平 西湖尋夢(清·王蘊章)

    爐煙一窗,瓶花一床,更添十里湖光,對南屏晚妝。
    藕風氣香,竹風韻涼,等他月照回廊,浴鴛鴦一雙。

    橋陵詩三十韻因呈縣內諸官(唐·杜甫)

    先帝昔晏駕,茲山朝百靈。崇岡擁象設,沃野開天庭。
    即事壯重險,論功超五丁。坡陀因厚地,卻略羅峻屏。
    云闕虛冉冉,風松肅泠泠。石門霜露白,玉殿莓苔青。
    宮女晚知曙,祠官朝見星。空梁簇畫戟,陰井敲銅瓶。
    中使日夜繼,惟王心不寧。豈徒恤備享,尚謂求無形。
    孝理敦國政,神凝推道經。瑞芝產廟柱,好鳥鳴巖扃。
    高岳前嵂崒,洪河左瀅濙。金城蓄峻址,沙苑交回汀。
    永與奧區固,川原紛眇冥。居然赤縣立,臺榭爭岧亭。
    官屬果稱是,聲華真可聽。王劉美竹潤,裴李春蘭馨。
    鄭氏才振古,啖侯筆不停。遣辭必中律,利物常發硎。
    綺繡相展轉,琳瑯愈青熒。側聞魯恭化,秉德崔瑗銘。
    太史候鳧影,王喬隨鶴翎。朝儀限霄漢,容思回林坰。
    坎軻辭下杜,飄飖陵濁涇。諸生舊短褐,旅泛一浮萍。
    荒歲兒女瘦,暮途涕泗零。主人念老馬,廨署容秋螢。
    流寓理豈愜,窮愁醉未醒。何當擺俗累,浩蕩乘滄溟。

    代妻答詩(一作女郎葛鴉兒作)(唐·河北士人)

    蓬鬢荊釵世所稀,布裙猶是嫁時衣。
    胡麻好種無人種,合是歸時底不歸?

    龍池春游曲(明·張含)

    紅心草茁紅桃開,龍池淼淼春水來。
    春鳥啼不歇,春燕語更切。
    少婦踏春游,傷春無限愁。
    紅蕖蹀躞曳羅襪,羅襪塵生暗香發。
    密意難傳陌上郎,含羞折花空斷腸,跢佇路側盼斜陽。

    新臺(先秦·詩經)

    新臺有泚[1],河水渳渳[2]。
    嬿婉之求,籧篨[3]不鮮。

    新臺有灑,河水浼浼。
    嬿婉之求,籧篨[3]不殄。

    魚網之設,鴻則離之。
    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成人教育